• 第十三章

  我不想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随便敷衍了两下,就没管陈婷婷,径自向嫂子走去了。

  虽然嫂子出现得挺突然,但我还是很开心,能够一放学就看到她,让我有一种被在乎的感觉,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要来接我。

  我走了过去,嫂子灿烂地笑了起来,我也被她的笑感染到了,也跟着她笑了起来,一边问她,“你怎么来了?”

  嫂子撩了一下头发,皱了皱鼻子,妩媚之中又带着一点可爱,让我望得几乎挪不开眼睛。在此刻,我本能地忘记了她是一个为人妇为人母的女人了,给我感觉,嫂子反而更像是青春少女,给人一种很干净很单纯的感觉。

  嫂子给我打开车门,一边说,“我闲在家里没事做,就过来接你呗。怎么,你嫌我多事,不喜欢我接你吗?”

  我脸有点红,心跳也加快了一些,竟然隐隐有一种谈恋爱的刺激!

  我赶紧说,“当然不是,你来接我,我求之不得呢,最好每天都来接,那就更加好了。

  说完之后,我也紧张起来,期待地望着嫂子,嫂子笑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啊,以后我有空就过来接你。”

  只是嫂子这话刚说话,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她微微蹙了一下眉头,望着我身后说,“正京,这位是你同学?”

  我赶紧回头一看,原来竟然是陈婷婷跟了上来,就在我身后,而且她还轻轻地扯住了我的衣服,和我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不等我说话,陈婷婷就大方地从我身后站了出来,走到嫂子面前,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陈婷婷,是正京的同学。”

  嫂子愣了一下,然后也伸出手,和陈婷婷握手,也笑道,“你好,我叫吴梅,是正京的嫂子。”

  不知道为什么,嫂子在外人面前说出她是我嫂子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不怎么舒服。

  我憋不住气,对我陈婷婷说,“你先回家吧,我有人来接了,自己路上小心。”

  最后一句说出来,我又有点后悔,我这样说,岂不是显得和陈婷婷关系很暧昧?回头望了一下嫂子,嫂子好像是没什么反应,反而一直在微笑,我心里有点淡淡的失落。

  陈婷婷皱了一下眉头,她先望了嫂子一眼,然后又望着我,有点质问语气地说道,“她是你嫂子?”

  我不耐烦,嗯了一声,就不管她,直接就钻进车里面,把门都关上了。我这样做法挺不礼貌的,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在乎嫂子的看法而已,陈婷婷爱怎么想,那不管我的事。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嫂子对陈婷婷说,“婷婷是吧,你家在哪里,方便的话,我顺便送你回去吧?”

  “嫂子!”我当下就喊了出来,但是嫂子瞪了一眼,意思叫我不要说话,我悻悻然,亲眼看着陈婷婷点头,很高兴地钻进来。而且这还不止,嫂子还对我说,“你坐后面去。”

  我不爽地说,“为什么。”

  嫂子说,“因为礼貌。你同学在后面,你得去陪她。”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算是哪门子的礼貌,下意识想反驳,但是看到嫂子的眼神,我看得出来她是认真的,我也只好悻悻然地坐到后面去了。

  陈婷婷很开心,一路上一直主动和我主动聊天,我碍于嫂子在这里,我也不好表现得太冷淡,就有一句没一句地附和着。

  我第一次感觉回家的路是这么地长,好像是度日如年似的,而且我也一直在暗中偷看嫂子的脸色,每次发现她都是表现得很淡定,我就会很失落。

  陈婷婷的家比较近,她下车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嫂子顿了一会,笑着对我说,“正京,看不出来你挺有手段的啊,刚才那个陈婷婷长得挺不错啊。”

  嫂子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都很暧昧,不是对我暧昧,而是笑我和陈婷婷之间的暧昧。

  我当然是反驳,“哪有,我和她只是一般的同学而已,她漂亮不漂亮关我什么事,嫂子你不要想歪了!”

  然而嫂子的表情明显是没有相信,她笑了一下,下一句话直接就让我跳起来,“她喜欢你吧?”

  “哪有!”我激动起来,“我,她,她……”我很想说点什么,但是词穷,想不出能表达的词。

  望着嫂子暧昧的脸,忽然我心冷起来,冷的同时,也感觉到疼痛,紧接着,就是一种心灰意冷。是啊,她是我的嫂子,她这样想肯定是正常的,难不成她还会吃醋不成?

  我沉默了,心揪成了一团。

  嫂子好像忽然变得很八卦起来,老问她成绩怎么样,她是怎么认识我的,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我不想回答她,但我还是昧着良心回答了,而且还是近乎撒谎地回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嫂子的表情始终都是有点怪,我看不透。

  时间有时候过得很快,转眼的功夫,就是好几天过去,平淡的生活,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不知不觉到人都意识不到时间的悄悄流逝。

  我和嫂子之间,越来古怪起来,在这三个月里,我每天都和嫂子朝夕相对,每天都能触碰到她,但是我却触碰不到她的心,好像是,她一直都在开小差,人在眼前,心在天边。我不是傻瓜,其实我也感觉得出来,嫂子一直都是在想着表哥,她的心一直都是系在表哥身上的。

  我记得很清楚,在知道表哥出事的一个礼拜前,我差点上了嫂子的床!

  三个月的同居,血气方刚的小叔子和年轻性感的嫂子,到底会发生多少摩擦,多少暧昧?如果你没有经历过,那么你就永远都不知道。

  这三个月来,我梦遗次数,比我过去三年还多,我受到诱惑的次数,恐怕比我的指纹还多。比如说好经常嫂子在家里打扫卫生,她穿着单薄的衣服,我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弯腰在我面前拖地,我眼睛一伸就能看到她的衣服里面的风光,那一抹刺眼的雪白,都让我挪不开眼睛。

  还有一次,嫂子洗澡,忘记了拿衣服,她隔着一道磨砂玻璃门叫我帮她拿衣服,她不知道她贴着磨砂玻璃门,其实全身差不多被我看光了。那次我流了鼻血。

  d酷匠网Z-正74版●m首vI发n{

  怎么说我差点上了嫂子的床呢,我慢慢说来。

  是这样的,那天我在房间里做作业,嫂子回来得比较晚,我戴着耳机听歌,就没有听到嫂子回来的声音。

  大概是十点钟的时候,我口渴了,就出去大厅喝茶,我喝完茶之后,特意去嫂子的房间看了一下,晚上十点了,她竟然都还没有回来,我实在是有些担心。

  然而我准备打电话给嫂子的时候,忽然就有人敲门了,有点突然,把我吓了一跳。

  我走过去门眼上一看,赶紧把门打开,赫然就是嫂子,还有她的朋友

  嫂子这个朋友我认识,是嫂子的一个同事,姓刘,平时我都叫她刘姐,她现在就扛着嫂子,看到我开门,松了一口气,发牢骚地说道,“哎,终于到了,累死我了。正京你别傻站着了,快来扶你嫂子进去吧,重死了,我快坚持不住了。”

  我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刘姐手上接过嫂子,才凑上去,马上就闻到了一阵扑鼻的酒味!

  嫂子喝酒了,而且还喝得不少,烂醉如泥的状态。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喝酒呢?我不禁这样想。

  我接过了嫂子,把她扶到沙发上,她喝得挺醉,都有点不省人事了,在不断地呻吟着,酒,我要酒。

  刘姐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和嫂子关系挺好,她也软绵绵地坐在沙发上,在大口大口地喘气了。我给她倒了一杯水,问道,“刘姐,我嫂子她怎么喝得这么醉?”

  看刘姐样子真的挺累的,两三口就把一大杯水给喝得干干净净,想想也是,她一个弱女子,把烂醉如泥的嫂子送回家,不累死她才怪呢。

  她喘了一口气,慢慢地平静下来,才说,“公司聚会,你嫂子刚开始还没啥,后面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和人拼酒,越喝越多,喝醉了还在哭,我没有办法,才把她送回来。”

  我有点懵,嫂子这么文静的一个人,怎么会和人拼酒呢,刚想问,刘姐就站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很晚了,我先回家了,你好好照顾你嫂子吧。”

  可是她走到门口,忽然回头,脸色有些古怪地望着我,“对了,你表哥走了后,就你和你嫂子一起住?”

  我心里咯噔一声,最怕有人问到这个,误会我和嫂子的关系了。

  不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我只好努力让自己自然一点地说,“是啊,我在附近的一中上学,就寄住在表哥家了。”

  刘姐的表情还是有点古怪,甚至可以说的上是一种暧昧,小叔子和嫂子孤男寡女同居,怎么说都是容易令人想歪的。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哦了一声,叫我照顾好嫂子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7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