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我竟然被嫂子强吻了,而且竟然还是在我表哥面前!不只是在我表哥面前,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我整个人都被雷劈了!

  我对天发誓,我这是第一次接吻,这是我的初吻,我死都没有想到,我的初吻会给了我的嫂子,而且还是在表哥的面前!

  我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连呼吸都变得紧促起来,全身心注意力,都放在嘴巴上了,嫂子的热吻,让我渐渐地迷失。

  我也看到了表哥那阴沉到像碳一样黑的脸,表哥咬紧了牙关,握紧拳头,眼珠子要瞪出来了一样!

  嫂子足足吻了我有差不多一分钟!吻得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她才放开我,这时候她本来苍白的脸,染上了一点红润。她握住我的手,十指紧扣,望着表哥,那表情分明就是在示威。

  表哥咬牙启齿,死死地瞪着嫂子,他脸色从黑转红,胸口激烈地起伏着,分明就是愤怒到了极点的那种。

  我看表哥的这样子有点害怕,他好像要打人了。

  果然,表哥走前一步,举起了巴掌,就要打嫂子。

  嫂子丝毫不怕,她挺胸抬头,甚至还把脸凑了上去,意思是你有本事就打。

  我紧张极了,想反抗,可是我天生对害怕表哥,只能窝囊地缩着,心里还贱贱地回忆着刚才嫂子嘴巴的味道。

  表哥的样子真的是很可怕,我都以为他真要打嫂子了,但是他手举了好一会,表情一变再变,最后他深呼吸了一口,彻底地平静下来,重重地哼了一声,很不屑地瞪了嫂子一眼,竟然说出一句令我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话,“你有本事就和我弟上床!贱人!”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那个死狐狸精还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那眼神,说不出地贱!

  他们走了之后,嫂子站在原地摇摇欲坠,过了一会,她就蹲下来抱着膝盖在哭,那样子,心疼死我了。

  我和嫂子没买成菜,这样的情况下,我估计是任谁都没心思再买菜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嫂子很明显是魂不守舍,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的脑子一直都是乱糟糟的。我一时会想刚才菜市场发生的事情,一时又会想嫂子和表哥会不会离婚,更多的,却是想我和嫂子未来会怎么样,而且我也会总时不时地回味刚才被嫂子强吻的陶醉。

  嫂子回来之后,就躲到房间里面去了,我在她门外能听到她哭泣的声音。

  或许,嫂子和表哥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

  一连几天,嫂子都在房间里度过,她哪里都没有出去,每次就是吃完了饭,就进去房间里面关上门自己一个人了。我想安慰她,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其实我也知道为什么,表哥那天最后一句话把她伤得不轻,他竟然叫嫂子有本事和我上床,我想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接受的。

  嫂子和表哥的事情,对我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我的成绩直线下降,班主任都找过我几次了。

  班主任问最近发生了什么,上课老分神,我可不敢说实话,我就说身体不舒服,会走神。

  但是我没有想到,班主任还会告诉我爸妈,在周末那天,我爸妈真的过来了。

  他们来得很突然,当我打开门看到他们的时候,都愣了,完全就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他们压根就没提前给我打电话啊!

  情况是这样的,表哥有钱,在市区买了房子,就是现在我住的这个,我们家是在较远的郊区。而我要到市区上学,所以就暂住表哥家,平时从我老家到表哥这,坐车也得两三个小时。

  让我更加忐忑不安的是,爸妈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我虽然心里紧张,但是我不敢表现出来,我装作很惊喜的样子,说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我爸嗯了一声,我妈就说,“过来看看你。”

  看到我爸的表情,我心里就更加地不安了。

  他们进来之后,我爸就看似很不经心,其实有些深意地问了一句,“你嫂子呢?”

  我一听,瞬间就把心提了起来,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莫非是我和嫂子的事情他们知道了?!妈呀,那可是不闹着玩的啊!如果真是这样,那我非得被老爸打死不可!

  镇定镇定,一定要镇定!

  、M酷p匠网唯\一正。版¤,0其《7他◎都$是盗1版S¤

  借着泡茶的功夫,我不断地自我镇定。

  我平静下来之后,就一边给爸妈倒茶,一边淡定地微笑说,“嫂子在房间里面,我叫她出来吧。”

  “等等。”老爸叫住了我,又说,“你表哥呢?”

  老爸先问嫂子,再问表哥,而且脸色还十分地令人捉摸不透,我就更加地忐忑了。

  我啊了一声,然后说,“表哥出差了,有一段时间没回来。”

  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老爸嗯了一声,并没有多问了。

  我去叫嫂子,敲了门,并没有进去,因为不妥,就在门外喊嫂子,告诉她我爸妈来了。

  嫂子没多久就出来了,她的脸色有点苍白,整个人看起来挺憔悴的。

  老妈和嫂子的关系不错,她一看到嫂子这个样子,马上就过去握住嫂子的手,关心地问,“阿梅,天啊,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生病了吗?”

  嫂子的脸色真的很不好看,是属于瞎子都能看出来她有心事的那种,而且还是不轻的心事。

  我爸也是担心,他倒是比较聪明一点,站起来沉声问道,“阿梅,你是不是和安国闹矛盾了?他人呢?”

  果然,嫂子听到表哥的名字,嘴角和眉头就忍不住抖动了一下,她望了我一眼,眼神有点无助。

  我心里一横,一咬牙,就站出来说,“爸,不是和你说了嘛,表哥出差去了。”

  但是我爸却不悦地瞪了我一眼,呵斥说,“你小孩子懂什么,别插嘴。”

  我自小就怕我爸,他以前是当过兵的,还是个连长,很有威严,他一瞪眼,我就怕得不行。

  他训完我,又问嫂子,“是不是和安国闹矛盾了?”

  嫂子先是摇摇头,然后忍不住,竟然眼睛一红,哭了。

  我心里暗叹了一声,嫂子还是始终都忘不了表哥,始终都过不了这坎。

  我妈看到了这情况,就叫了出来,“阿梅,你真的和安国闹矛盾了?”

  嫂子没忍住,她可能也是憋了好久,望了我们一眼,就说了出来。

  她说了好久,把心里的郁闷抒发了出来,我看她一边哭一边倾诉,渐渐明白到嫂子是真的挺爱表哥的。而且我又忽然想到,嫂子那晚之所以会半夜爬到我床上,估计多半是因为想报复表哥,才故意过来勾引我的。

  只是可能她忽然想到这样做不对,才悬崖勒马了。

  嫂子倾诉了很久,大概说了有一个多小时,才倾诉完,而我也知道了,表哥会对嫂子变心,竟然是因为嫂子没为他生出一个儿子!

  但是很快我就郁闷了,嫂子是只生了一个女儿,但是因为去年发生了一个意外,嫂子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也就是那时候开始表哥开始在外面养女人的。

  这件事情我爸妈都知道,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老实说,这对我来说,还是挺震撼的,嫂子竟然不能再生育了?

  望着嫂子那漂亮又凄美的脸,我竟然生出一种想顶替表哥的冲动,这种冲动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有点不理解,生男生女很重要吗?嫂子这么好的女人,表哥比她大了足足十多岁,能娶到嫂子本身就是占便宜了吧?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嫂子倾诉完之后,我爸就问嫂子,“阿梅,那你有什么打算?”

  嫂子摇了摇头,有点迷茫地说,“我也不知道。”

  我爸考虑了一下,又说,“这样吧,我给安国说说,虽然你不能再生……”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爸停了下来,估计是他自己都觉得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很重要吧。

  嫂子咬唇,想了一会,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用了,我了解他,他很重男轻女,这事已经没得回头了。”

  我妈挺心疼嫂子的,又问了,“阿梅,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嫂子强颜欢笑地说,“顺其自然吧,不行的话,就离婚呗。”

  嫂子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松的样子,甚至还笑了出来,但是我们都看得出来,嫂子是笑在外面,哭在心里。

  之后爸妈又安慰了嫂子挺久,吃饭时间快到,嫂子就去做饭了。这时候老爸就把我拉到一边,先望了我几眼,然后才说,“你最近什么情况?”

  我心里狠狠跳了两下,装作不懂地说道,“还行啊,没什么情况。”

  老爸就眯起了眼睛,反问了一句,“真的?”

  我吞了吞口水,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老爸这种眼神了。

  难道他看出什么了?

  我支吾了,不敢正视老爸的眼神。

  他顿了一会,又说,“昨天你老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这半个月成绩降得很厉害,上课还老开小差,说说,你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是这个,我马上就松了一口气。我想了一下,说,“我前阵子不怎么舒服,老头晕。”看到老爸脸色不悦,我又赶紧说,“不过现在好了,我不会头晕了。”

  老爸望了我好久,忽然说出一句让我震惊的话,“你待会收拾一下,搬到学校住。”

  我当场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为什么?!”我忍不住地发问。

  老爸把脸一沉,“这个你别问!我叫你搬学校就搬学校。”他顿了一下,又说了一句,“为了你好。”

  这时候我哪里舍得离开嫂子,我就急了,“什么为了我好,我才不搬进去,我在这里住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搬。”

  我记得这是第二次顶撞老爸,第一次顶撞他的时候,就被揍了。

  果然,他就眼一瞪,“你说什么?!”

  我被他一瞪,心都要跳出来一样,但是我想到了嫂子,我第一次硬气起来,刚和老爸对峙。

  老爸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望着我,已经带了怒气地说,“你兔崽子再说一遍?!”

  我妈感觉到了,她马上就走过来,连忙问,“你们爷两怎么了?”

  我害怕,老爸的威严已经从小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面,我紧张到唇干口燥,背后出了一身汗。

  嫂子也听到我们这边的争吵了,她也走了过来,我看到嫂子,舌头一咬,豁出去了喊道,“就不!我就不搬出去!”

  我爸马上就怒了,他大力一拍桌子,很用力,砰的一声,把桌子上的茶杯就震翻了,茶水都洒了出来。

  “兔崽子!老子今天打死你!”老爸骂完就要过来揍我。

  这么多年了,我是很了解老爸脾气的,他平时看起来挺和蔼,但是一旦发起怒来,他可管不了这么多。我以前小时候淘气,他在大街上都狠揍我一顿,更别说现在是在嫂子家里了。

  但是很奇怪,我现在竟然不害怕了,我就偏不搬出去,凭什么!

  我爸说打就打,他高大威武,我就算和他对着干也干不过他。

  眼看我就要被一个耳光抽飞了,但是这个时候,有人挡在我面前,张开了双臂护住我,是嫂子!

  “姨夫!你别打他!”嫂子叫了出来。

  我爸生气起来是不看人的,他当下就对嫂子吼道,“阿梅,你给我让开,让我打死这个兔崽子!”

  说着,老爸就要推开嫂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