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父亲离开

  天边只是挂起一抹阳光,然而之前还是寂静的小村,却开始有母鸡的鸣叫了。村里的几十户人家陆续有了动作,这里的太阳升起得很快,所以他们要赶在太阳最猛烈之前到田间干完农活,否则就要头顶着烈日劳作了。

  早晨的空气永远是最新鲜的,这个环境清幽的村子名叫九彩村。村子到处可见各种奇花异草,那是大自然的馈赠,就连祖辈生活在这里的人家也不能完全叫出它们的名字,只知道它们有着神奇的药效,也就是这些花草治愈了九彩村一代又一代人的疾病。除了花草,村子被一片青翠的树林环绕,每棵树都高达几十米,巍峨挺立。不远处还有一片群山盘坐,山脚几条小河蜿蜒向东而流。依山傍水,活像一个世外桃源。

  村民的生活都是自给自足的,每家每户都圈养着家禽家畜,天天吃着自家种的菜,时不时开一下荤,日子过得很是惬意!这里绝数都姓陈,唯独一家,一对冷姓父子住在前方一间在村子里算是比较简陋的草屋里,此时已过中午,冷姓父子跟大家一样,已经回到家里休息了,正吃过午饭。

  “爹,娘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娘到底去哪里了啊!”眼前的少年不知对父亲重复了多少次这句话了,也不曾厌倦。

  “谦儿啊!爹对不起你啊,没能给你完整的家,你也别怪你娘,她也是没办法的,你放心,等你长大了,就能去接娘回来了。”少年对面的一位中年父亲充满溺爱且有些愧疚的说道。

  这位父亲正值人生最有活力的壮年,可脸上却布满了岁月的苍桑感,眼神的深邃不像是一个平凡的农民。中年人叫冷昆,他是六年前来到这个村子的,那时的冷谦还只是在襁褓里的娃娃,村民们见冷昆为人忠厚老实,便没有拒绝他的到来,没想到一晃六年便过去了。冷谦早已从小婴儿长成了一名天真无邪的孩童,父亲跟他生活得很快乐,唯一的心结就是他的母亲。冷谦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母亲,都没有叫过一声娘,只知道母亲名字叫做柳红药,其它信息父亲一字不提,只叫他努力修炼,足够强大后再告诉他,这是一个年仅六岁小孩的心伤。

  天钥帝国,强者无数,像这样的村子,更是如牛毛般,人口就如大海之水因此形成了深严的等级关系,凡人身处最底层,而修士才是世界的主流,冷昆看似平凡,并没有修士的气息,更没有一丝强者的威压,却与天地异常亲和,甚至要掌控天地秩序,这是冷谦无法发现的,因为在冷谦的认知中,强大的修士必定是灵力如洪,气宇轩昂。

  修士与凡人的区别就是凡人的寿命一般为百载,终会归于黄土。而修士通过不断修炼,使自己的肉身元神不断变强,寿命就得以延长。冷谦一直认为父亲一介凡人,不能修炼,忌怕父亲会老去,所以一直刻苦修炼,期望寻求长生之法,使父亲得以永生。

  有些人生来天赋绝顶,立地不凡,但大多数人无修炼的体魄,只能碌碌一生,无缘强者绝巅。九彩村的村民全都是凡人,他们老实朴素,只希望平平安安的行至天伦。

  而九彩村的村长却是一名修士,不知其实力深浅,只知道村长活了很久,每一个村民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而村长的相貌更是令人称奇,活了不知多少年岁容貌却始终保持着青年模样……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山坡上一少年盘坐于地闭目瞑思,突然睁开双眼,眼中两道金光射出,然后一指点出,对面的一块千斤巨石顿时炸开化为齑粉。

  “哈!终于突破了通灵境八阶了,这几天的苦修还好没有白费!”冷谦停止修炼,从地上站起。突然一阵清风吹过,在冷谦面前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人,此人一头金色长发及腰,修长的身材配上英俊的脸庞,有一种仙人的风范。冷谦一看清来人,便赶紧向他拱手。

  “村长爷爷!”

  来人正是九彩村的村长叶空,虽然相貌异常英俊,但冷谦知道他的年龄之大,非常恐怖,所以一直都是称他为爷爷。

  “嗯!小谦进步得很快啊,六岁的通灵境八阶放眼整个天钥帝国也是凤毛麟角啊,不错!不错!今天爷爷来,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到村子外面走走,见见外面的世界。”村长叶空和蔼的说。

  冷谦知道,外面指的是繁华的城市中,他自小来到九彩村最远也只是到过附近的小镇,从未见识过闹市的喧嚣,大人们也很少去过。

  “好耶!谦儿早就想出去了,不过谦儿还要回去问过家父才行!冷谦一下子高兴起来,抱住了村长。

  然而村长脸上的笑容敛去,转而轻声道:“谦儿啊,你爹他有件重要事情要去做,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陪谦儿了,谦儿要乖额!”

  冷谦脸上的笑容嘎然而止:“爷爷,您说的是真的?那爹爹要多久才会回来?”冷谦开始有些不安,因为他看到了叶空脸色的沉重,且父亲是很少出远门的。

  叶空眼中难得的浮现了怜惜的神情,他对冷家父子关照有加,对冷谦更是倍加疼爱。就在不久之前冷昆去找过他,说了有些事是时候要去了结了,且把冷谦托付给叶空,如果冷昆此去回不来了,就等冷谦实力达到一定级别了再告诉他真相,然后就悄悄的走了。

  “爷爷不愿相瞒,可能少则三五年,多则逾十载!”叶空有所保留的说道。

  “远门?这太突然了,父亲可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冷谦难以接受这种变故,随即往家了飞奔过去。

  修士的速度远比平常人的快上许多,此时冷谦已经回到的他和父亲住的草屋。冷谦在屋内双目扫视,屋前屋后都找遍了,仍然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冷谦开始失落的坐在地上,眼里尽是悲伤。

  *。酷!匠*P网?9正W版首,w发J

  “父亲!您到底去哪啦,娘走了,您也走了,您忍心丢下孩儿一个人吗?”冷谦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比起之前的悄然,村长叶空这次竟不知什么时候无声已经出现在冷谦身边,就这样默然的站着,连冷谦都不知道村长爷爷已经来了。叶空依旧静站,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不如让他尽情的哭出来更好。

  “到底去哪了?爹爹从未不先行告知就出去,这次到底是为何?”冷谦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

  过了半晌,冷谦稍微有些冷静下来了,才发现在身旁默默站着的村长。冷谦马上拭干眼泪,站起来抱住了叶空,哭腔依旧的对村长倾诉。

  “村长爷爷,父亲他为什么不告而别,是不是谦儿哪里做错了,父亲不要谦儿了?”

  “好孩子!谦儿最乖了,你爹最疼谦儿了,只是你父亲他有些事情要做,没办法再陪谦儿了,谦儿放心,你父亲一定会回来的,不是还有爷爷陪谦儿吗,爷爷最疼谦儿了!”叶空和蔼的安慰着冷谦,非常喜爱眼前这个聪明可爱、天赋异禀的孩子。

  “村长爷爷,父亲有没有告诉你他去哪里了啊,虽然谦儿没有出过外面,但是谦儿知道,外面强者如云,一不小心就会有性命危险,我担心爹爹他会……”

  没等冷谦说完,夏侯温便开怀大笑起来。

  “哈哈哈!以你爹的实力,放眼整个天钥帝国,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也没几个,谦儿多心啦!”其实,在修士的世界,没有人敢声称无敌,距离那些家伙,冷昆还是有些差距的。

  “实力?爹爹不是……”

  “你看到的冷昆,不是朴实无华,而是超凡的体现,无需担心,他只是去了结一些旧事罢了。”说到这,叶空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伤感,因为此事已纠缠了六年,无法简单平复。

  “村长爷爷,是谦儿不好,让爷爷担心了。”冷谦有些低落的对叶空致歉道。

  “谦儿不难过了就好,还记得先前爷爷说的事吗,你先收拾一下,待会儿爷爷带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留下冷谦一人,半个时辰叶空再次出现,带着冷谦化为一道流光滑向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