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日早上,教师节!

  学校大门口处,卖花的小商小贩在大门外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和盆景,俨如数个开放式的花店一样,几十个学生正围在那里,同商贩们讨价还价。

  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我禁不住停留下怱忙的脚步,欣然地看着那些娇艳的花朵,我心里想着,是不是给班主任周刚老师和其他几个教我的老师一人买一朵鲜花呢?今天可是教师节啊!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一个人猛推了我一下,我右脚踏向前面一个装满鲜花的白色塑料桶里,几十枝康乃馨鲜花被我踩坏了,我回头一看,班上的“大胖子”朱国豪正冲着我大笑,不用问!刚才就是他的恶作剧,不远外方毅和马胜利正朝着我招手,我心里一下就明白过来了,这一定是方毅指使朱国豪做的。

  “这个学生你别走!快赔我的花钱!”一个中年大妈拉着我说。

  “大妈!我是学生!刚才也不是故意的,你就按进价算一下多少钱,我赔你!”我边说边从父亲给我的旧钱包里掏钱。

  “我看你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好吧!就按进价算,我这一桶一共一百朵,刚卖了一些康乃馨,就拿二百块钱给我吧!”这个中年妇女一看就是个精打细算之人,她在塑料桶里随便整理了一下,然后对我说。

  我是一个沉默少言的人,也不想去争辩,原本今天想拿这二百块钱去充饭卡,现在却只能给这个中年妇女了,此时钱包里仅剩三块钱。

  我恶狠狠地瞪了“大胖子”朱国豪一眼,他担心我找他麻烦,知趣地跑向方毅和马胜利那边了。

  我看着方毅他们三个人得意的样子,我真想冲过去跟他们拼命,但转念一想,为了两百块钱也不至于如此,我一脸怒气地走进了教室。

  刚坐到座位上,将书包放好,坐在前面的沈梦洁就给我发了一条QQ信息:陶阳!昨天中午因为帮我打饭的事,你和方毅打了一架,还赔了一千元医药费,你怎么不告诉我?

  这可是沈梦洁第一次主动发QQ给我,总算昨天的架没有白打,因为是晨读时间,我先拿出语文书本放在课桌上,然后给沈梦洁回了一条短信:我的沈大小姐!没什么事!都是过去式了!怕你担心,所以没告诉你!

  沈梦洁紧跟着回了一条短信:方毅同学!他心胸狭窄,以后要多留意他,班上的不少男同学都被他拿钱喂着,万一在教室里打架,我怕你吃亏,还是告诉你那个隔壁班的好友吧!

  酷X匠网\c首‘发

  我立刻给沈梦洁回了信息:亲!谢谢你的关心和提醒!我会小心的,等一下我就将此事告诉隔壁班的李力。

  我没有告诉沈梦洁关于刚才方毅指使“大胖子”朱国豪在校门口搞恶作剧的事,沈梦洁也再没有发QQ给我。

  第一节语文课一下课,我就快速赶到李力的教室,将这二天的事情简单的说给李力听,李力听后,生气地站起来说道:“阿全!阿忠!我兄弟受欺负了,大家跟我去隔壁班!”。

  李力就这么一叫,初三五班的男同学有一大半都跟着李力来到了我教室,这时正好没有老师在,李力走到讲台上对着台下叫道:“那个男同学叫方毅的,给我走到讲台上来!”。

  方毅这时正好在教室里没有出去,一见我和李力带着二十几个男生过来,心里有点发虚,在朱国豪和马胜利等十来个男同学的陪同下,来到了讲台上。

  “我就是方毅!你们这么多人来我们班上,到底找我什么事?”方毅战战兢兢的说。

  “方毅!你给我记好了!我是五班的李力,谁要是欺负陶阳我不会对他客气的!”李力冲到方毅面前就是两个耳光,“啪啪!”那清脆的响声整个教室都听得见。

  在教室里几个胆小的男生和女生,生怕连累了自己,飞快地跑到走廊上,几个胆大的男生也只是站到墙角观看,还好沈梦洁出去了。

  朱国豪和马胜利几个男同学刚想冲上来,被阿全和阿忠吓了回去,躲到一边不敢做声。

  “你XX屁!你认为陶阳好欺负吧!我叫你再欺负他试试!”李力越说越激动,一把抓住方毅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力哥!算了!别把事情闹大了,我们以后还要在这里读书!”我担心老师和学校领导知道了,会不好收场,连忙将李力拉开。

  李力安慰了我几句后,带着阿全和阿忠等二十几个同学,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我们的教室。

  方毅用狠毒的眼光瞪了我几眼,如果眼晴可以杀人的话,我想现在已经死了十几回了。

  朱国豪和马胜利跑到方毅身边,问他有没有事,反被方毅骂了回去,朱国豪和马胜利又用眼光杀了我一次。

  第二节课上课铃声响起,沈梦洁才回到她的座位上,这时坐在我身后的“猴子”高富贵小声地对我说:“阳哥!你跟方毅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放学多注意安全!最好我们一起回家也好有个伴,相互有个照应!”。

  “猴子”高富贵身高一米七八,体重才一百一十斤,班上的同学看他骨瘦如柴,脸瘦得像猴子一样,故取名为“猴子”。

  “猴子”高富贵的父亲也跟我父亲一样,在工地上打杂,工资比我父亲还低,他母亲瘫痪在床,乡下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双胞胎妹妹,我经常看他吃得比我还差,于是有时特意接济一下他,他虽然胆子小,但很讲义气,因为小我半岁,一直都叫我阳哥。

  下午一放学,我和“猴子”高富贵一起往工地上临时的家走去,刚走出学校一里路左右,李力骑着他二叔买的银灰色雅马哈摩托车要送我回工地,他也担心方毅会找人打我,但被我婉言谢绝了。

  常言:“是祸躲不过,是福等不来!”。我注定要独自面对很多事情,我不想一辈子都躲在李力的翅膀下过日子。

  李力骑着摩托车刚一走,方毅带着十来个同学从两边的胡同里出来了,朱国豪和马胜利两人手上还各自拿了一把木棒。

  我一见情况不对,要“猴子”高富贵赶快逃离现场,可他却说:阳哥!我今天豁出去了,就算挨打也陪着你到最后,我激动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