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班花

  开学了!我现在读初三了!

  又可以看到亲爱的同学们了,特别是能见到女同学沈梦洁,她不但温柔大方,还有一双明亮的大眼晴,柳眉弯弯的,长长的睫毛有点浓,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红粉,匀称的衣服体现出完美的身材,是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小美女,班上的男女同学都叫她“小赵微”!她是我们班的班花,也是学校的校花。

  沈梦洁!这个名字是我们初三级六班男同学天天在嘴里叨念着的话题,是我们班男生梦想中的女朋友!她更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暗恋的对像!

  我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沈梦洁爸爸是某高中副校长,妈妈是市里的科长级公务员,而我只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只是工地上一个临时的电焊工,做一天算一天工钱,门不当户不对的,就算我是个花痴,也要想到这些实际的问题,对于沈梦洁,我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

  今天沈梦洁穿着一套白色的校服,白晰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迷人,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看着让人想入非非。

  “陶阳!中午帮我到食堂打一下饭,我爸妈都去外地出差了!”第三节语文课刚下课,坐在我前排座位的沈梦洁突然转过脸来,笑着对我说。

  周边的几个男同学嫉妒羡慕恨的看着我,瞬间我成了男生们用眼晴攻击的对像。

  “没问题!你想吃点什么菜了?”这可是上初中二年多以来,第一次沈梦洁有求于我,我可不管那些男同学异样的目光。

  “随意吧!点几个素菜就好!”沈梦洁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晴,微笑着对着我说,看得我有些飘飘然了。

  “好!把饭盒交给我吧!”我欣然地说。

  沈梦洁将一个粉红色的饭盒递给我,我双手接过,就如同接过皇帝御赐的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放在课桌里。

  第四节课是物理课,物理老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老师,他每次讲课都要先拿着课本到讲台下的通道里边走边读一遍,然后才到讲台上演算公式什么的,他说话的时候唾沫四溅,就如同我们农村的喷雾器,他上课从身边读课本的时侯,同学们都是拿着书本遮住着脸的,只差点没带斗笠了。

  班上的大胃王马胜利,也被同学们笑称“饭桶”,他给物理老师起了个绰号叫“自动式高压喷雾器”,乐得班上的同学也暗地里跟着这样叫。

  物理课刚下课,我拿起沈梦洁那粉红色的饭盒和自己的饭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第一个冲进学校的食堂,看得班上的男女同学一个个都看直了眼,坐在前面几排的同学不知道我给沈梦洁打饭,只当我今天是哪根神经短路了。

  e.酷匠.网C@唯Xf一na正/版,1其他A都是“盗o版&

  我班上有一个对沈梦洁特别痴情的男同学叫方毅,此人貌似潘安,长得倍儿帅,他家父亲开了一个煤矿,有一千多矿工,另外还在A市开了一个上市公司;方毅是个标准的富二代,平时上学和放学都是奔驰S600接送,他出手大方又会拉拢人,虽然成绩中等,但因为他父亲每年赞助了学校食堂一百吨煤炭,校长亲自交待班主任给他当了个副班长。

  方毅一当上副班长,就门缝里看人,班上穷的屌丝无论男女都得听他的,好在李力就在隔壁班,每天都要来教室找我几次,方毅知道李力的背景,所以多少给他点面子,一直同我这个穷屌丝和平相处。

  可今天不同,当方毅看着我拿着沈梦洁的粉红色饭盒往食堂跑的时候,他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他要最听他话的跟班马胜利,去食堂故意找我麻烦。

  我刚打好两份饭菜,转身往食堂的餐桌走去,不曾想马胜利将一只右脚伸到我前面,我躲闪不及,被摔了个狗吃屎,两个饭盒被甩得老远,饭和菜洒了一地,食堂里的男女同学看到我的狼狈样,都笑得前俯后仰。

  “饭桶!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气得从地上爬起来,冲到马胜利面前大声地叫道。

  “对!我就是故意的!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方大哥的马子,你小子也敢追,真是自不量力!”马胜利旁若无人的说道。

  “饭桶!你太欺负人了!你这鸟人不得好死!”我嘴角似有东西流出,用手一摸,手上全都是血,我冲着马胜利大声地骂着。

  我刚骂完,突然方毅从旁边冲了过来,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拳,我胸口占心的痛,我一口鲜血喷在了方毅的脸上,飞起一脚往他的胸部踢了过去,方毅是个花花公子,那受得了天天锻炼的我一脚,只见方毅倒退出去五米远,重重地摔在了食堂的水泥地上。

  “打死人了!打死人了!”马胜利在食堂里大声地叫着,同学们一哄而散,只有几个胆大的男同学还躲在墙角看热闹。

  我走到方毅身边,想将他扶起来,没想到他一见我过去,吓得晕了过去;一个男老师走了过来,指着方毅对我问道:“他没事吧!要不要打120?”。

  “应该没事吧?我刚才走过来的时候,还看到他睁开眼看我!”我心里没底的回应着。

  驻校医生正好拿着饭盒到食堂打饭,他看到这种情况连忙走了过来,用手一按住方毅的人中,方毅立刻就清醒了,并坚难地坐起了身,用右手指着我的鼻子骂道:“陶阳!我要你为这次的事情后悔一辈子!”。

  驻校医生见我们身上都有血,要带我们去学校医务室做检查,我们都拒绝去,因为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我只是牙齿摔出了血,并没有什么大事。

  方毅在马胜利的搀扶下,慢慢地走出了食堂。

  我将两个饭盒清洗了一下,重新又在食堂里点了饭菜;当我将粉红色饭盒交给沈梦洁的时候,她开心地说了声谢谢,我也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下午上第五节课是体育课,班主任周刚老师将方毅、马胜利和我叫到了办公室。

  方毅和马胜利恶人先告状,在周老师面前说是马胜利不小心碰了一下我,我就摔在了食堂的地面上,方毅是担心我和马胜利打架而去劝说的,谁知我不分青红皂白,一脚将方毅踢飞在食堂里。

  方毅告诉周老师自己胸口现在还痛,要我出一千块钱到大医院看伤,周老师看到方毅胸口有一块红肿,于是立刻拔打了我父亲陶明辉的电话,要他尽快带一千块钱来学校一趟。

  半个小时后,父亲穿着一身工作服出现在我的面前,当周老师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时,他当着周老师,以及方毅和马胜利的面,给了我两巴掌,我脸火烧一样的痛,我现在真是百口难辩,我现在真是哑巴吃黄莲啊!

  父亲将一千块钱交给周老师,指着我的鼻子又骂了一顿,然后才愤然离去,我知道父亲是心痛那一千块钱,那可是他在工地上摸爬打滚近半个月的辛苦钱,我目送着他离开了学校。

  我明知道方毅没有什么重伤,胸口的一点皮外伤,用几十块钱买瓶红花油擦拭几次就好,但我没有去争辩,只要方毅拿了这一千元,不再找我麻烦就好。

  方毅拿了钱,带着马胜利开心地离开了周老师的办公室,我低着头跟在后面,方毅吹着口哨,手里拿着十张百元大钞,在我眼前晃了又晃,我心里好一阵难过;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谁知这仅仅是恶梦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