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中国沿海一个繁华的都市。

  天空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空气也变得清晰起来;当我脱下红色的工装,从麦当劳走出来的时候,文化广场上的大钟表正指着晚上十二点零五分。

  城市的夜,是何等的迷人,到处都是灯红酒绿,斑离繁华;看看擦肩而过的人群,我独自漫步在城市繁华的街上。

  今天在建筑工地当电焊工的父亲有事回乡下老家了,今晚我要一个人去住那间十几平米的工棚了,我一边走一边想:为了减轻父亲的压力,我在麦当劳打暑假工已经半个多月了,再过十几天就可以领到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笔工资了,一想到这里,心里不竟亮敞了起来……

  “嗄!”的一个刹车声响,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U酷匠√}网永36久rY免费&看\F小《)说7

  一个身穿红色休闲晚礼服的美女从车上摇晃着走了下来,白晰的皮肤,姣好的身材,一双修长的美腿配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对丰满的乳沟在我眼前展露无余。

  “小帅哥!我今天在酒吧喝得有点多,你帮我找个代驾吧!给你车钥匙!”这个看上去不超过二十岁的喷火女郎,说完就将车钥匙交到了我手上,也许是因为刚下过雨有点路滑,也许她真的喝醉了,突然她整个身躯向我倒了过来,还好我平时在父亲的唠叨下,天天锻炼身体,虽然只有一米七的个头,但结实有力,我慌忙将她扶稳。

  从我八岁多的时候,母亲跟别的男人走了以后,我就再也没跟女性有过任何的亲密接触,一晃七年多了,我现在刚读完初二,再过一个月就是初三了,从生理卫生知识上学了不少有关男女方面的知识,我红着脸将这个不认识的美女姐姐扶到副驾驶座位上。

  好在我们村里有一个叫乔哥的人就是一个代驾,我立刻用父亲给我买的旧手机打通了乔哥的电话。

  不到五分钟,一脸油里油气的乔哥,吹着口哨开着一辆崭新的钱江摩托车过来了。

  “小师兄!叫我啥子事吗?”因为乔哥在学开车前,跟着我父亲在土地干过一年多电焊工的活,也可以说是我父亲把他带到这个城市里的,因此对我这个小弟还是有点交情的,他时常开玩笑地叫我小师兄。

  乔哥做事还是蛮利索的,但就是太好色,上个月因为骚扰了一位女顾客,被派出所关了起来,还是我父亲找熟人拉关系才把他从派出所弄了出来。

  当我把法拉利跑车的钥匙交给他时,他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躺在副驾驶座上的美女,一双眼晴放光,又萌生了邪念,差点没流出口水来。

  我看着乔哥那闪烁的眼神,感觉不对头,连忙将那个大美女扶到了后排座位并问道:“姐姐!你住在哪里?我们好送你回去!”。

  乔哥用眼晴白了我一眼,嘴里轻声地叽里咕噜了一阵,我知道他一定是怪我多管闲事。

  “xx金碧花园A拣158号房!”红衣美女含糊其词的说道。

  “小师兄!你什么时候认识了个这么有钱的姐姐啊!就这车子可是要三百多万呀!我乔二这一辈子就是不吃不喝,也别想买上这么豪华的小车了!”乔哥叹了口气说道。

  这也不能全怪乔哥好色,跟他一起同甘共苦五年的恋人,跟着一个有钱的生意人跑了,他把心一横,就跟着一帮街头混混生活了二年,父亲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他,就给他做了数次思想工作,又给他报考了驾校,现在终于安心地做起了代驾。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金碧花园,这里住着的人非富则贵,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是A市最富裕的小区花园。

  那守门的中年男保安,一见到这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不知道叫个什么总,你回来了,就将电动大门打开了。

  我将美女姐姐从后排座位扶了下来,乔哥将车往负一楼车库开去。

  我扶着美女姐姐进了电梯,电梯里面空无一人,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飘入我的鼻孔,美女姐姐整个身体都靠在我的身上,身体出现本能的反应,我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地高兴,怎么好想干她一下的冲动。

  我在电梯上按下了十五楼,这时美女姐姐突然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牵着我手说:“小帅哥!谢谢你帮我找了代驾还送我回来!你在哪里上班?以后就叫我曼妮姐姐吧!”。

  “我在文化广场的麦当劳打暑假工!”我心猿意马起来,对她也产生了非分之想,她全身赤裸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

  电梯门开了,曼妮按下了十五楼八号大门口的红色按钮,八号大门上出现一个电脑画面,只听电脑里说:你好!我的客人,现在开始图像认证;大约过了十秒钟,门上电脑又说道:欢迎主人回家,只见声音一停下,八号房的大门自动打开了。

  这是一套复合式的套房,约三百平方米,上下共两层,室内装修都是按照电影里,总统套房的布局来设计的,不仅富丽堂皇而且又显得舒适温馨。

  突然这时一个三十来岁的外国人从楼上跑了下来,对着曼妮姐说道:“宝贝!你没想到我会回中国吧?”。

  “杰克!你怎么从美国回来了!”曼妮姐似乎清醒了很多,望着大卫开心地微笑着。

  杰克看到曼妮姐右手臂上有一道划伤的痕迹,又看到我额头上有唇印,于是立刻对着我大声地叫道:“你小子竟然敢占我女朋友的便宜,我有你好看的!”。

  话刚说完,杰克一拳打了过来,我本能地后退一步,躲过了他的拳头,想转身打开大门就跑,可杰克又一脚踢了过来,我躲闪不及,屁股上受了一脚,头受动力惯性地碰到了门上,我想额头上一定是淤青了。

  “杰克!住手!他还是个孩子,我刚喝醉酒了,是他帮忙送我回来的!”曼妮姐对着杰克大声地叫嚷着。

  “你小子!给我滚出去!”杰克用手按开了大门,对着我大声地吼道。

  我受了满肚子的委屈,愤然地从十五楼坐电梯下来了,乔哥正在保安室门口说着什么,一见我下来,连忙笑着问道:“那个大姐给了你多少代驾费啊?”

  我刚才只顾逃命了,那还想什么代驾费,我从乔哥手上拿了曼妮法拉利的车钥匙交给男保安,要他转交给曼妮姐。

  “小师兄!你认识一个这么有钱的姐姐,你今后说不定会改变命运吧?”毛哥边走边说。

  我不作声,默默地跟在毛哥的后面,心里想着:改变个鸟!什么改变命运!我可刚刚还挨了打啊!唉!我怎么这么倒霉!真是羊肉没吃到嘴,还搞得一身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让爱随风说:

新书请支持!请点一下追书和推荐,我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感谢你们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