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灵大陆,北竟域内,辉迹城外。

  天色昏暗,狂风卷集,原本万里无云的蓝天,霎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辉迹城内数十万居民被这多变的天气给吸引,纷纷涌出屋外,欲一探究竟,不过这不看不要紧,但看过后,众多居民都愣住了,眼神中不再是好奇,取而代之的是恐惧。

  顺着众人目光望去,只见万里苍穹之上出现一座黑洞,这黑洞虽离地面万里,但却依旧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黑洞在空中不断旋转着,周边泛起阵阵涟漪,像海底漩涡一般,给人已一种将要被吞噬的恐惧。

  望着这不断旋转的黑洞,没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场上所以人没有一个离去,因为他们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以,干脆站着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便是玄灵大陆吗...”

  突然,从黑洞中传出一位男子的声音,众人微微一抖,心中忐忑不安。

  人?黑洞中竟然有人?众人迷惑不解,几十万双眼齐刷刷的盯着黑洞,场上的居民没有一个人转移注意力。

  突然,黑洞中出现一道身影,随后踏出了黑洞,立于苍穹之上。定睛一望,竟然真的是人,而且还是位男人。

  这男子身着一袭黑色锦袍,长相颇为英俊,一头黑丝随风舞动着,一双凌厉的眼睛俯视着大地,尽显王者之气。

  “这...这是御空而行?”

  ......

  “这...人是谁?”

  ......

  “此人的灵力波动怎么这么强,莫非,他是神明不成?”

  ......

  男子的出现引来众人的议论,不过,另他们感到吃惊的是,这黑衣男子居然能御空而行。

  御空而行在整个帝国,乃至整个大陆都是影响颇深的,在所有的修武者心中,他们是做梦都想踏在虚空之上,行走于疾风之中的。

  但奈何,整个大陆上却没有出现过一位强大到能够御空而行的人,不是因为他们的天赋低下,就算是那些被家族,宗门,帝国所冠名的妖孽级天才,也不过是倾其一生将心放在修武一途,但直至陨落,他们也未成功。

  所以,他们对御空而行当成传说,当成前人留下的幌子而已,作用就是好让后辈认真修炼。

  如今,足有数十万的人目睹了这御空而行的黑衣男子,见证了这黑衣男子的出现,此时他们才相信御空而行并不是幌子,并不是传说。众人就像看见宝了一样,一直盯着黑衣男子,眼神中又是敬畏,又是崇拜。不少少女早已芳心一乱,迷上了这黑衣男子,不过这些少女也就敢在心中想想而已,她们知道,像黑衣男子这么强大,这么帅的人,能没有美女伴他左右吗?

  “场上可有凌姓之人?”苍穹之上,那久未开口的黑衣男子目光扫射着城内众人,问道。

  凡是被黑衣男子凌厉的双眼扫射到的人,皆是身子微微一颤,低下头去,不敢再望向黑衣男子。

  “我...是!”

  人群中,挤出一位中年男人,他身着一件赤铜色铠甲,腰系一炳几尺长的短剑。其实此人开始并不打算出来,但考虑到如果黑衣男子发起火来,那么整个辉迹城,整个大陆都有可能为此而覆灭,做了片刻的心里斗争,这身穿铠甲是男子才鼓起勇气出来。

  “你姓凌?”

  苍穹之上,黑衣男子用打量的眼神望着地上身穿铠甲的男子,问道。

  “在下名为凌天,是这辉迹城城主!”凌天非常尊敬的向黑衣男子拱了拱手,道。这凌天对黑衣男子的态度很好,十分的恭敬,说实话,他可不敢出言不逊,冒犯了这个黑衣男子。

  “就你了!”

  苍穹之上,黑衣男子双眼中似乎在闪烁,像见到宝一样。

  随后,黑衣男子,右手向下一探,一股淡黄色的灵力便自手心而出,涌向城内众人,瞬间,城内之人皆被这淡黄色灵力笼罩。

  “时间,控!”

  没等众人反应,那黑衣男子右手轻轻一握,那涌向众人的灵力瞬间转变成一座大阵。这大阵呈金色,边缘带着一些不认识的黑色文字,这大阵在地上的不断旋转。这座大阵非常的大,已将整座城池给封锁。大阵中,数十万人居然没有了动作,睁开的双眼显的黯淡无光,神情停在了上一刻。

  “这...”

  整座大阵中,唯一有意识的,便是那凌天,望着黑衣男子所布置的大阵,凌天愣住了。

  o酷zQ匠,网首发^

  这黑衣男子很强,而且不是一般的强,之前看见的只是他那王者般的气质,而刚才看见的便是黑衣男子的一个小小的手段,而一个手段便是这么强,而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黑衣男子,那便是恐怖!

  “这便是强者吗?”凌天身子抖了抖,感慨道。黑衣男子的强大让凌天心中尽是敬佩与崇拜,但神情中却也夹杂着一丝嫉妒。

  这黑衣男子年龄不过就二十四五岁左右,但却拥有了如此恐怖修为,这让凌天怎能不嫉妒,像他这样的年纪,已经是年过三十,在帝国中像他这样的修为都已经算得上下层了。

  帝国中一些修炼已过百年的那些强者,恐怕见了这黑衣男子,也肯定会眼红。

  “为什么,只有我有意识?”

  惊叹了片刻后,凌天注视着天上,问道。

  黑衣男子并未回答,而是身形一闪,消失在了空中,而下一秒却已是在凌天身前几米处。

  “凌天,可否帮我一忙?”走到凌天身前,黑衣男子有些恳求的说道:“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的。”

  “什么忙,你说。”凌天听完微微一楞,随即问道。他并不是看中了后者所说的什么报酬,而是觉得,别人有事相求,他应当要帮助的。

  “这个忙很简单,你只要收养我的儿子就行!”黑衣男子道。

  “你儿子?”凌天不解的问。

  “我儿名为凌辰。”说话间,黑衣男子解开那一袭黑衣袍,只见,黑衣男子左手抱着一个大约一岁左右的婴儿,此时婴儿正伏在黑衣男子怀中呼呼大睡着。

  “凌天兄,请你一定要收养我儿凌辰,如果我儿长大后,能认真修炼,他将来必成大器!”

  “主宰吗?”凌天在嘴里轻轻呢喃着,思考片刻后,凌天终于下定了决心:“好,此忙我帮!”

  “谢谢。”黑衣男子感激的说道。说话间,右手一挥,黑衣衣袖扇出一阵柔风,之后,一个几尺长的玉匣便出现在凌天身前。

  这玉匣一看便是上等玉制作,这玉匣呈青玉色,四周还雕着几头金龙,栩栩如生如活的一般。

  “此匣只有我辰儿一人能启,别人是无法强行打开的,就算是你们大陆上的最强者也是妄想。”

  “这玉匣一定要在辰儿成年之后再拿出来,切记!另外,等辰儿长大了,你再告诉他,他并不是这个大陆的人,他的父亲另有其人。还有,千万叫他别来找我,也许我已...”

  “千万要切记!”

  黑衣男子淡淡的说道,脸色也是有些沉重。

  “明白!”接过玉匣,凌天点了点头。将玉匣收进了冥想空间后,就小凌辰抱入了怀内。

  “谢谢!”

  黑衣男子弯下腰,对着凌天鞠了一躬,随后双脚轻轻一跃,飞向高空,向黑洞飞去。

  待黑衣男子进入了黑洞,那黑洞瞬间消失了,而乌云也随之散去,阳光也洒入了大地。地上的时间大阵也渐渐消失。

  “咦~我不是在家呢吗?”

  ......

  “怎么这么多人啊,这是在干嘛啊?”

  ......

  “不对啊,我不是在打铁了吗?怎么会在这?”

  ......

  大阵消失后,被束缚的居民们恢复了知觉,但却什么都忘记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

  片刻后,场上大多数人已渐渐散去,只有凌天站在原地盯着苍穹,回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些情景,感觉像做梦一般。

   “城主大人,你在看什么呢?咦~大人,这小孩是谁啊?”

  守城的巡逻队大队长,来到凌天身前,抬头看了看天上,想看看凌天在望什么,但他望见的却只是几缕祥云与一些鸟禽而已,于是挠了挠头,疑惑的问道。

  “呵,没看什么,只是突然发现这天真美!”凌天淡淡一笑,又望了一眼天空,随后对那位队长说道:“这孩子,你不认识吗?”

  “额,属下不知!”那名队长摇了摇头。

  “呵呵,你看你这记性,这不是我的四儿凌辰吗!”

  淡淡一笑,凌天摸了摸凌辰的小脑袋,眼中充满了关爱。

  太阳渐渐西斜,远方天空出现了缕缕晚霞,将西方的天际染成了红色,天上时不时飞过一群白鹜,伴着红霞,在遥远的天边飞舞。

  ........

  注:

  大家好,我是本书作者祸水戏红颜,大家可以叫我祸祸,或者小祸。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让我们一起成就欲踏青天的辉煌吧!!!

  (另外,欲踏青天的等级排序向大家汇报一下。

  灵力,灵者,灵侠,灵师,灵祖,灵宗......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祸水戏红颜说:

大家好,我是本书的作者祸水戏红颜,大家可以叫我祸祸,或者小祸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