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雪姨忽然伸出手,示意周思雨不要再往前走了。“你的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啊,但是我还是不认识你。”雪姨用一根食指抵着自己的下嘴唇,继续说话,“他说过,不要让陌生人进来……”

  “我们不是坏人,来陪你玩儿好不好?”周思雨不再靠近雪姨,但仍是和颜悦色地讲话。与此同时,只听门神大爷在我们身边悄悄说话,“对,就是这样!想办法将她勾引过来,不,吸引过来。只要她跟我们走,此行就成功了一大半。”

  妈呀,怎么越看这老头儿,越觉得他是个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而且看这样子,还是个惯犯!

  “师父,我们干脆冲过去,将辅导员抢过来得了!”相对于门神大爷的方法,我觉得自己的想法更加简单易行。

  “臭小子,她那秋千附近有很厉害的禁制,只是你们看不见而已。若一旦有人靠近,势必遭受反击。若不是如此,你以为我会让俏姑娘出马。”我和身边的小伙伴听了,都不禁咋舌。这里真是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

  周思雨十分有耐心,也一直很有爱心地跟雪姨说话。过了一会儿之后,大概看到周思雨人畜无害还有点可爱,雪姨慢慢朝周女神走了过来。我们几个人在后面看了,心中暗喜,都悄悄为周思雨捏了一把汗。潘晓更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往前迈出了一步……

  “咦?”看见潘晓越众而出,雪姨止住了脚步,口中惊呼了一声。见此,我心中暗叫了声不好。潘晓随即认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了,站在那里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站在最前面的周思雨面对突发状况不为所动,仍是一脸期待地盯着雪姨。雪姨站在草地上,歪着脑袋看了潘晓一会儿,然后她伸出了一根手指,点了点潘晓,“这位姐姐也好可爱好漂亮啊,要她跟我们一起玩,好不好?”说完她询问般地看向周思雨。

  雪姨居然叫潘晓姐姐?!还真把自己当小女孩了!

  “好啊,人多更好玩!”周思雨目光闪动,脸上现出了一丝笑意,“那你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吧!”

  雪姨听了,喜上眉梢,然后又向我们这边迈出了一步。

  看见雪姨的笑容,我不由得一呆。一个生着青春美少女外貌、却有一颗童心的美女对着你笑,你保证不会被迷得云里雾里?雪姨的笑容是如此的纯真,完全是发自本心的,根本没有丝毫的做作之意。对比生活中经常见到的那些被刻意挤出的笑脸,这最简单的笑容才是最可贵的啊。

  雪姨又朝前迈了一步……我的掌心微微出汗,再看看其他人,都是一副大气都不敢出的模样。雪姨离周思雨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了,这段距离在我们看来,是如此之近,却又是如此的遥远……

  又靠近了一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更不要说开口说话了。不知别人怎样,我只知道我的小心脏突突乱跳,比见到女神手足无措的时候,跳得更为剧烈。

  周思雨身体前倾,双手向雪姨伸出。我们都目不转睛,张大了嘴巴……

  咚!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毫无征兆地,雪姨和周思雨中间,一个人影闪现出来。方诚!

  哎哟我的鬼大哥啊,你来之前能不能打声招呼。老是这样突然出现突然消失,我早晚会被你整出心脏病的!

  此时的方诚还是一副小白脸的样子,但他面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的冷漠。他静静地盯着我们,眼睛如同那耳旁的眼镜边框一般,闪动着让人炫目的寒光。

  “阿诚,你来了。我正要跟她们一起玩呢!”雪姨从后面走上前来,和方诚并肩而立。她又努了努嘴,看向周思雨和潘晓。

  "最`新**章fn节%2上2/酷匠《%网pE

  雪姨和方诚,表面看起来是一对俊男靓女。但是从心理年龄层面去考虑,还真是一对大叔和萝莉的组合啊。我又开始习惯性的走神,脑袋里面竟然出现了如此乱七八糟的念头。

  方诚侧过脸,看向了雪姨,目光里尽是温柔之色,“小雪,你先坐回去。我来跟他们说几句话。”雪姨听了之后,乖乖地点头,然后就坐到了白色的秋千之上。她坐在那里,一双腿荡来荡去,显得十分的放松和百无聊赖。看她这样子,应该是对方诚无比的信任和放心,完全不用担心他说的话有什么不妥。

  方诚盯着雪姨看了一会儿,然后就转头面对我们。和看向雪姨的目光不同,他的双眼里充满了不满和阴鸷。“我知道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是,如果知趣的话,你们还是自己走吧,免得落得个有来无回的下场。”方诚居然首先开口,出言威胁。听他的口气,还十分的狂妄!

  “方诚,到现如今你还在执迷不悟?你可知道,存在于此地的这个女娃,只是她的一魂一魄而已?”门神大爷看了看雪姨,然后指着方诚的鼻子发问。

  “知道了又怎么样?!”方诚冷冷地出声。

  “那你可知道,魂魄离体太久,不能及时回魂的话,那她的灵魂中就永远会失去这一魂一魄了?这样的话,她的后半生,将会一直痛苦地活着!”门神大爷继续跟方诚进行语言上的交锋。他老人家言语铿锵,神威凛凛。

  “那又如何!我的小雪已在眼前,我会一直和她厮守下去,不会为你们的花言巧语所动的。”方诚神色冷漠,“眼前的小雪,正是我当初见她的那般样子,我会一直在这里守护她的,你们可别有什么妄想!”方诚说完,向我们呲了呲嘴,露出了一口白牙。小样,你以为你现在是厉鬼状态,会露出一口獠牙吗?

  “你如果爱我小姨,就放她走吧。”周思雨上前,丝毫不惧方诚的目光,盯着他的眼睛说了一句。

  “哼!我只喜欢眼前的小雪!”方诚冷笑。

  “老兄,我早就跟你说过,爱不是占有,而是无私的给予和放手……”我看这家伙没给周思雨好脸色,就连忙走上前去助威。

  “你个喜欢骗人的家伙,给我滚!”方诚看见我,居然变得情绪激动起来,可能是我留给他的记忆都不怎么美好吧。从在男生卫生间相识,到雪姨办公室,到上次初入幻境……嗯,每次的仇恨都加上了一层。

  方诚盯着我,手臂挥舞,然后就忽然大叫了起来,“放手,你让我怎么去放手!?你知道我在那个黑暗的地方是怎么过来的吗?二十年如一日,与无边的黑暗作伴!幸亏有人指点,让我找到了小雪。幸亏,那人又帮我开辟了眼前的幻境,得让我与小雪能够长相厮守。二十年的相思,二十年寂寞等待的痛苦,你们又有谁知道其中的滋味!”

  说到这里,方诚伸出手,一一指向了我们。大家都凝立不动,心中虽然不能对他的话有所感应,但心中都想他也是一个可怜之人。方诚看我们不说话,他语调陡升,目光灼灼,“在将小雪带到这里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二十年的寂寞等待,也是值得的。她喜欢看红花绿草,我就让人为她幻化出了一片缤纷的天地。她曾经指着书上的一幅画,说想要住那样的房子。我就请人幻化出了那座红瓦白墙的小屋。在这里,我们每天都在一起看蓝天白云,看鲜花碧草……在这里,我能给她所想要的一切……”

  “可是,你也说过,这里是幻境。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听到方诚如此偏执的想法,周思雨再次出声反驳。

  “幻境又如何,只要我们两个能够在一起……”方诚还是那一句话。不管如何固执,单从他对雪姨的一往情深来看,当真是一个情种,一枚痴情鬼啊!

  “如此说,你是不打算将她交给我们了,也不管外面那个女娃的死活了?!”门神大爷叹了一口气,从未听过他老人家说话时的语气如此冰冷。

  “执念如此之强,怪不得会化为厉鬼?!”紧接着,门神大爷的鼻子里又哼出了一句。

  一个白色的光圈毫无征兆地在门神大爷的手中生出,看来对方诚这家伙无法做到以理服人,只能先将他打趴下再说了。对于那些不可理喻的人,无法理服,就只能力服了!方诚看见门神大爷的动作,浑身摇摆了几下,身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起来。

  “阿诚,不要生气啊!我看他们不像是坏人。”方诚身后的雪姨从秋千上站了起来,向着他喊了一句。此时的方诚还是一副白净的面庞,他温和地看着雪姨,嘱咐了一句,“放心,我只是和他们做游戏。你坐在秋千那里,不要到处乱走。”雪姨无比听话地点了点头,坐回了秋千里面……

  我靠!做游戏?亏你说得那么轻松。过家家玩游戏有你这样的吗?身体像是充气气球一般,越来越高,越来越魁梧。

  一眨眼间,方诚的身体陡然拔高了两三丈,完全达到了绿巨人的水准。站在他的身前,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还有一丝丝的心虚。此时,方诚的脸也已经彻底化为了厉鬼的样子。披头散发,青面獠牙,两只眼睛里面凶光毕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