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试试就试试!我将手放到了那面黑色的墙上。忽然一股汹涌的嘈杂意念直冲我的脑海,像是集市上讨价还价的声音,又像火车站里的嘈杂人声。声音虽可听得到,但是十分模糊。那情形就像是听收音机的时候,电台里传出的杂音。诡异的是,这些杂音里还不时夹杂着几声鬼哭狼嚎。

  听到这些声音,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下子涨大了一圈。片刻之后,自己的脑仁都疼了起来。

  “师父,你坑人!”我捂着发疼的脑袋,声讨门神大爷。其他人见此,也都赶过来,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多人在我脑袋里面说话!”我回答说。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凌月也皱起了眉头。

  “鬼雾!”门神大爷牙缝里迸出了两个字。“鬼雾?”我们听了,都是一头的雾水。

  门神大爷踱着方步,边走边说,“不错!鬼雾,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它包含了无数人残缺的魂魄在其中,或者说是人的灵魂碎片。人的各种情感,主要是五花八门的负面情绪掺杂其中,对正常人的灵魂影响极大。如果一个人心志不坚,无法守其心神,一旦堕入鬼雾之中,就会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那就这样一辈子待在里面了?”我吐了吐舌头,心想幸亏自己只是用手试探了一下,没有贸然行动。门神大爷也真是,知道鬼雾的厉害,还让我以身试之。良心真是大大的坏了!

  “哪有这么轻巧!”门神大爷冷笑了一声,“在鬼雾之中沉沦日久的话,如果自己无法脱身或是没有其他人搭救,迟早要落得个魂魄分离的下场。”

  听了门神大爷的讲述,我的心中越来越冷,实在是太吓人了。门神大爷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魂魄分离之后,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变成灵魂碎片。最终,会消散于鬼雾之中,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师父,那鬼雾是怎么来的?怎么这里会出现鬼雾?”周思雨一改沉默的习惯,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门神大爷看了她一眼,一反常态,他老人家非但没有对这个丫头微笑,反而是叹了一口气。“唉!说起这鬼雾,要是在阴间看见的话,也是司空见惯。但是在这幻境之中看到,那只能说明……”

  “说明什么?师父你说啊!”每次看到别人卖关子,我都想撬开他的嘴巴,让他把话赶快给我倒出来。

  “师父说这鬼雾是由灵魂碎片组成的,这里出现鬼雾,只能说明有很多灵魂在此破碎了。”赵凌月白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了门神大爷,“师父,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正是如此啊!恐怕有人在此地造了不少的孽啊!”门神大爷仍是叹息不止。听了他老人家如此说,我们几个人都相互望下,均从别人眼中看出了几分愤怒,还有几分忧虑。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鬼雾是人为布置的啊!实在是太凶残了,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师父,看来是有人准备好了,要跟我们好好干一架!”卢勇此时忽然咬着牙说了一句话,词语好像是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一样。我惊讶地看了这个大个子一眼。要知道,卢勇做此表情,是准备发狠恶斗的前兆。再看看他的眼睛,似有熊熊烈火在燃烧。想了一会儿,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这样了。

  卢勇这小子嫉恶如仇,看到鬼雾,听到门神大爷所说的有人作孽的话,当然是火冒三丈了。

  听了卢勇的话,门神大爷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看来有人早就在等着我们了。既然这样,我们就尽快去跟他想见吧。”

  怎么回事?今天这些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面对凶残的敌人,不是避其锋芒,而是迎头赶上!“师父,敌人精心准备,肯定是留了不少后手。要我们不从长计议,咱们先撤?”我在门神大爷后面轻轻说了一句。

  门神大爷停住了脚步,“那个女娃,魂魄分离的时间太久了,不容耽搁。要不是我接连中毒,法力未复,早就该拼一次了。”门神大爷看了看我,“今天必定有一场恶战,你小子是不是怕了?”

  “师父,别听他的,我们一定要过去救辅导员出来!”没等我回答,赵凌月清脆地喊了一句,还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剩下两个小女生也冲赵凌月点了点头,以表示对她的支持。

  现在这个年代啊,不论做什么事情,怎么女的反而比男的积极?!

  门神大爷看着我,就像是一个老班长在看一名未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一般。最终他拍了拍的我的肩膀,“现在想离开这里,已经是迟了。你回头看上一看……”

  听了门神大爷的话,不仅是我,几个小伙伴一起回过头去。只见身后黑雾翻涌,我们所经过的地方,都已然被鬼雾覆盖。妈呀,后路都被断了,我等下可怎么回去?

  我们几个人的脸上都是惊诧之色,都没想到那个暗中的敌人,还会来这么一招。门神大爷看看我们,清了清嗓子,然后他忽然笑了下,“现在的情况,你们也已经看到。如今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同心协力,共同克敌。唯有如此,才会有一线生机。都跟我过来吧。”

  统一了思想,明确了行动目标之后,门神大爷继续带我们前行。眼前的这条灰色小道七扭八拐,弯弯曲曲地通向了未知的远方。有个词形容景致叫做曲径通幽,我们眼前的是条曲径,但是说到通幽,不会是幽冥的幽吧?

  一边战战兢兢地前行,我心中一边泛着嘀咕。

  “呵呵……哈哈……”一阵清脆的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起头来到处打量,咦,感觉这笑声怎么如此的熟悉?

  “小姨?”女神周思雨首先出声。

  “哇!前面有人!”潘晓也兴奋地叫了一声,身子越过了门神大爷,蹦蹦跳跳地朝前面跑去。

  “晓晓,小心,等等我!”咚咚咚!卢勇踩得地面咚咚作响,追潘晓去了。我们几个人见此,也都加快了脚步前行。

  片刻之后,灰色小路最后拐了一下,我们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光明。由于刚才一直在黑暗之中,甫一被明亮的光线照射,我们都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前方不远处,潘晓正在对着红瓦白墙的小屋哇哇惊叹。卢勇站在她的旁边,也是一脸的陶醉模样。

  “真是人间仙境啊!”唐松仪也赞叹一声。

  “帅哥,这里既非人间,更不是仙境!”刚才这小子打趣我,我现在也回敬了他一句。跟这小子交往了几次,发现他还是挺有人味儿的。只不过在面对女生的时候,他才会摆起男神的架子。

  我站在那里环视一周,入眼处仍是白色的篱笆、绿树、好看的房子、白色的秋千,还有秋千上青春靓丽的雪姨。一切都没有变,除了方诚不在视线之内。

  “小姨!”“辅导员!”在看清了白色秋千上那个人的样子之后,周思雨和赵凌月的声音先后响了起来。你说赵大书记也真是的,女神叫是因为那是她小姨。你跟着起什么哄,难道你跟辅导员的感情这么深?

  %酷a^匠k网+N唯S一$#正版“,v{其他\都*是盗版*M

  看到周思雨想冲上前去,门神大爷张开双臂拦住了她。“先不要激动!我们跟你一起过去,以防不测。大家都要小心在意,随机应变。”门神大爷吩咐了一句。

  于是我们都跟在他老人家的身后,沿着院子外围的小路慢慢前行,来到了篱笆的入口处。顿了一顿之后,门神大爷看了看我们,然后抬起脚,走入了那个院子里面……

  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见此,我们都抬脚进入到院子里面,朝那个白色的秋千走去。清风吹过,草地上的各色小花随风摇曳,美不胜收。可惜我们都无心欣赏风景,眼睛都看着不远处的辅导员。

  沙沙沙,是我们走过草地的声音。呼呼呼,是风吹过耳边的声音。

  坐在秋千之上的雪姨终于发现了我们的到来。刚看到我们,她脸上就露出了吃惊而又恐慌的神色。她的表情,就像是一只正在吃草的小鹿,看到有猎人正抬枪瞄准自己一样。

  “啊!”惊叫了一声之后,她从秋千上下来,面向我们,身子慢慢朝后退去。看雪姨的动作,怎么像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一样。

  “小姨,别怕!我是思雨啊,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周思雨轻轻向前伸出了手,语气温柔地向雪姨说话。也许是周女神太过于美丽,也许是她俩本身就有着特殊的血缘关系,听到周思雨的声音,雪姨就停止了后退。

  “小姨?你说我的名字叫小姨?不对啊,他叫我小雪来着。”雪姨一脸纯真地讲话。我中叹息,看来眼前不是青春版的雪姨,而是童年版的雪姨。

  “思雨又是什么?”雪姨摸着自己的脑袋,好像是在回忆什么。看她的表情动作,真的像是一个小孩子无疑。难道因为这里只是她灵魂的一部分,所以智商什么的,也只是她的一部分?

  “思雨是我的名字啊。”周女神继续温声说话,慢慢向雪姨靠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有事,更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