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之中,也只能苦中作乐了。

  “啊,你说什么?”门神大爷一开始听完我的话,没什么动静。谁知他口里念叨了几句“小鸟,小鸟”之后,就突然蹦到我跟前,一双大手死死抓住了我的肩膀,同时眼睛盯着我,目光灼灼。

  妈呀,不会是“蚀魂”之毒已经开始发作了吧,门神大爷丧失了理智?我不会被他老人家掐死吧?!

  我心底寒气陡生,想摆脱门神大爷的钳制。可是他老人家手劲不小,我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被他老人家拎在手里。几番挣扎之后,我终究无法脱身。

  “嘿嘿,嘿嘿……”门神大爷忽然大笑,然后大手松开我的双肩。我心中正在庆幸脱了魔掌,没想到这死老头子接着一拳捶在我的胸口,我往后倒退几步,勉强稳住了身形。

  “看来你小子真是福大命大啊,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我刚想撒丫子跑开,却听见门神大爷爽朗而略带激动的笑声。我站在他离他两米开外的地方,歪着头上下打量,看他老人家是不是真的无药可救了。

  那样的话,我就直接找雪姨去得了。临死前能看到美女,总比守着一个疯老头子强吧?虽然雪姨有方诚那个怪物守着,但我是温良无害的新鬼一枚,说不定方诚老大能收我做个小弟呢!

  “小子,你真是瞎猫碰见死耗子。我们有救了!”我正在一团糟胡思乱想,门神大爷忽然兴奋地叫了我一声。

  “师父,您老没有发疯?”听见门神大爷语气正常,我试着往前走了两步,开口询问。

  “竟然说你师父发疯,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门神大爷虎着脸说了一句,但是嘴角仍有丝丝笑容。

  看他样子真的是正常状态。难道真的有救了?

  “师父,您没事就好!不过,您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你小子刚才的话提醒了我。你先别问我,仔细看看那里!”门神大爷以手指向天空。

  “蓝天白云,大大的太阳,没什么呀!”眼前如画的风景早被我看腻了,又担心自己魂葬此间,我回答得百无聊赖。

  d更b新“最md快=上;酷匠q网

  “你再看!”门神大爷又说了一句。于是我举头望明日。

  唧唧……几声鸟鸣传来,两只可爱的小鸟飞过天空。“看出什么了没有?”门神大爷继续启发式的提问。

  “看出来了,看出来了!”我忽然出声。

  “哦?!”门神大爷眼神一亮。

  “师父,你看这两个家伙,时而相对大叫,时而互拍翅膀,时而小声嘀咕。完全不像夫妻间温柔款款,比翼双飞。也不像姐妹间细声细语,一路欢歌。所以……”

  门神大爷初听我说话脸挂笑容,等我停下的时候,他老人家双目已经瞪得大如牛眼,“所以什么?”他面色古怪地问我。难道是被我精准的分析所震惊?

  “我想这两个家伙肯定是起初有什么事争执不下,然后干了一仗,最后握手言和,正商量着去哪儿喝一壶呢。所以呢,我看出来了,这两个家伙肯定是好基友一对!”

  啪!门神大爷摔倒在地!

  接着,他老人家跳了起来,瞬间到了我跟前,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

  “不是说了么,不能打我的头……”面对门神大爷的怒目圆睁,我只敢小声嘟囔了一句。

  “臭小子,你这乱七八糟地说些什么啊!看了半天,你就看出这个啊!唉!孺子不可教也,鸭子赶不上架,牛头不对马嘴!”门神大爷边骂边摇头叹息。

  这老头儿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啊,我看他才是牛头不对马嘴吧!

  “现在这世界上有个理论叫啥木桶短板来着,你就是那个短板呀,少年!一个人拉低了你们整个巡察使小队的那啥,对,智商!真替他们担心啊!”门神大爷跺脚。“看,又有两只鸟飞来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看看,能瞧出什么眉目不?”

  “真看不出来的话,我把你直接丢给那个厉鬼得了。省得以后被你连累死。”门神大爷最后恨恨地说道。

  “不还是一样的鸟儿吗?有什么看的……”我看着远处飞来的两个小东西,心里抱怨。

  咦?或是脑袋中灵光一闪,我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东西!一样的小鸟,一样的动作……“难道,每次飞来的两个小家伙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眼前的景象一直是重复的?”我心里如此想着,口中不禁说出了声。

  “苍天啊,这个瓜娃子终于看出了点儿门道……”门神大爷在旁边幽幽开口。

  “师父,这是什么幻境,这么古怪?不过您老人家更是厉害,居然能看出眼前幻境的来历。”真怕这老头子哪根筋不对,将我抛弃在这个看似美丽实则恐怖的地方。为以防万一,我一个大马屁拍了出来。

  果然,门神大爷听了这个马屁,很得意地捋了捋胡子,“哈哈……天动,地动,人皆动,唯我不动,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唯我不动幻境。话说,现在这世上,能知晓此幻境的也确实没有几人了。话又说回来,眼前这个只是借用了唯我不动幻境的一点意思而已,连其本身威力的一成都不到。如果是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那个幻境,十个我也出不去啊!”

  门神大爷神色逐渐严肃,“好了,也不跟你废话了,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凶险之地。你也看到了,那个姑娘的魂魄就在此处。我们出去之后,从长计议。”

  我看了一眼雪姨所在的方向,心想,“也是,那个方诚,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在我身后站好,我们这就出去。想困住老子,没门儿!”门神大爷说完,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师父,我们从哪儿出去?”我不明所以。

  “唯我不动,当然是从不动的地方出去!”门神大爷回答,可惜我没听懂。愣愣地看着他老人家,却见他正愣愣地望着天空的太阳。

  阳光柔和,高悬天空。我见门神大爷如此动作,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奇怪,怎么这太阳一直在那个位置呢?没有升高也没有降低!”

  门神大爷似乎知道我心中所想,他老人家回首轻笑,“瓜娃子,看出来怎么回事了吧?”

  “师父,那个……那个太阳是不动的!”我结结巴巴地回答。

  “这就对了!”门神大爷忽然大喝一声,震得我耳中轰鸣。靠,离得这么近,说话不用这么大声吧!

  也许门神大爷叫得声音太大,在他那一吼之后,我隐约觉得所在的空间都莫名一震。嗡嗡的回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周围的景致竟变得模糊扭曲起来。如通过一层薄薄的烟雾,在看风景一般。

  未等四周回声止歇,只见门神大爷双手连动,运转如风,做着我眼睛都跟不上的动作。随着他老人家的这些举动,四周嗡嗡声音更加响亮,直感觉周围的景致都在瑟瑟发抖。在不停地抖动之中,不远处的一颗大树轰然倒塌。原先大树所在的地方,留下一大片黑洞洞的树形的空间。

  好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周围树木和花草纷纷倒塌掉落。这些东西接触到地面时,都诡异地消失不见。噼噼啪啪,不一会儿的功夫,所有的东西都如墙漆一般,剥落于地而后消失不见。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黑洞洞的空间。除了头顶那颗橘黄色的太阳,所有的美景都消失不见。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来,明显是雪姨发出。我举目远望,却仍旧可以看见那座红顶的小屋,还有围绕在院子四周的一圈绿树。

  一边是无边的黑夜,一边是鸟语花香。看见如此的场景,我只感觉浑身莫名地颤抖起来。更诡异的是,黑暗中的太阳虽然还是橘黄色的,可是我却感不到一丝的温暖。仿佛那太阳只是一个摆设,无法驱散眼前的黑暗。

  “师父……”我哑着嗓子发声,心脏跳个不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