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喃喃自语。下一刻,我嘴里不住地重复着这两句话,同时整个人在原地不停地转起圈来。

  当!脑袋上一阵生疼的感觉传来。我停止了转圈圈,大叫:“谁在暗算老子,有种你站出来!”

  一抬头,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人。非主流的粘在一起的头发,一张老脸,一身条条缕缕的衣服。咦,这人看起来怎么如此眼熟?

  当!眼前的人伸出脏兮兮的大手,又在我头上敲了一记。“嘿!老头儿,别以为你是老人,我就不敢揍你!”我抬起了右手。

  “臭小子!还没把你打醒?!你动我一下试试!”眼前的人开口说话。嗯?连声音都这么熟悉!

  “门神大爷……不,师父?!”忽然脑袋中灵光一闪,我忽然想起了眼前之人是谁。额头一阵冷汗,我刚才怎么会变得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臭小子,你终于醒了!快走,我们着了道了!”门神大爷一把拉住我,向来时的路上狂奔。

  春光正好,鸟语花香。如果是我拉着周女神在这里奔跑嬉戏,该是多美好啊!可是此刻,我却被一个老叫花子拉着狂奔。命苦啊!

  “那他们……”我不想离开,扭头指向秋千跟前的两个人。因为我忽然想了起来,那两个人,不就是青年版的方诚和雪姨吗?怎么能将雪姨一个人留在这里?

  “别婆婆妈妈了,那个女娃子在这里暂时没有危险。反倒是我们,再不离开的话,我们的魂儿都回不去了!”门神大爷语气急促。

  我不想抛下雪姨,扭头往秋千架子那边看去。这一看,浑身却如堕冰窟。在我扭头的那一刻,那个男青年,也就是方诚,忽然也扭头向我这里看了一眼。在扭头的一瞬间,他的一张小白脸忽然变作了青蓝之色,目流血泪。口中牙齿横七竖八长着,尤其是两颗獠牙分外惹眼。左右两边各有一颗,伸出唇外,让人看了心生恐怖。

  在我和它目光对视的那一刻,它轻轻咧了咧嘴,似在示威,又似在嘲讽。

  j酷●匠S网S唯o一正/X版@,》其KA他◇C都是+9盗)版?

  “呵呵呵……”青春版雪姨的笑声仍在继续。方诚听见笑声,连忙转过脸去看向雪姨。在他扭脸的那一刻,仍旧变作了一个白面小书生。

  得得得,我牙齿打颤。不知什么原因,方诚那厮并没有追来。

  “师父,你是说我们有危险?”被门神大爷拖着往回跑,我边跑边说。腿肚子有些发软,还好被门神大爷拖着,不然可能自己就跑不动了。

  “我们中了‘蚀魂’之毒,再不回去袪毒,说不定就魂飞魄散了!”门神大爷飞快地解释,同时嘴里说了一句,“咦,我们来时的路呢?”

  “师父,你不会迷路了吧?”我带着哭腔问道。唉,早知道就该安安稳稳地睡觉!你说我大半夜的,找这个罪受干嘛?关键是,我们的领路人——门神大爷,怎么看也不像靠谱的样子!

  阴阳两界巡察使,果然是个高风险的职业。不知道能不能退编呢?

  门神大爷已经拉着我在树丛中几进几出,他老人家头发上都粘了好几片叶子。“不对,不对啊!我们刚才明明是从这里进来的啊!”他嘴里开始嘀嘀咕咕。

  “师父,您老人家别激动,好好想想!”我忽然发现门神大爷的两个脸蛋变得红扑扑的,显然是太激动的原因。

  “什么!你说我激动!”他老人家的语气忽然变得严厉起来。

  “没,没!我只是看你脸上红红的,怕你着急上火。”从没见到门神大爷如此说话的样子,我吓得后退了一步。

  “臭……臭小子,你说什么?我的脸上泛红?”门神大爷郑重其事地问了一句。

  “嗯。”我怯生生地回答。

  “完了,完了!”门神大爷开始自言自语,“这正是中了‘蚀魂’之毒的症状啊。”

  “可是,师父,为什么我现在反而没有事呢?”我好奇地问道。

  “还不是我刚才将你连打带吼地弄清醒了!”门神大爷说了一句,“不过这正是‘蚀魂’的独特之处啊。它对功力浅的人的影响是由深入浅的,但是对法力高深的人的影响却是由浅入深的。”

  看着我皱着眉头,门神大爷一边在灌木丛中穿行,一边叹息,“知道你不懂。这么说吧,像你这样的人,中了‘蚀魂’之毒,一开始就会陷入幻境,或神智丧失。如果没人搭救,久而久之,就会永久徘徊在这幻境之中,直至魂飞魄散。而对于我这样的人,如果中了‘蚀魂’之毒,先是无所察觉,渐渐地,症状一丝丝体现出来。等最后发现自己中毒的时候,差不多也无力回天了。如果不能解毒,同样也会喜怒无常,丧失理智,或是陷入幻境,最后的结果还是魂飞魄散。最可怕的是,‘蚀魂’往往会侵入人的心境,让其沉浸到自己的愿望之中,无法自拔。”

  哦,怪不得刚才我会想到周思雨!

  “师父,您说的喜怒无常,好像在你身上已经体现出来了。但是丧失理智指什么?”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是吗?”门神大爷摸了摸自己的双颊,“唉!从一开始你表现不正常的时候,我就该察觉的。丧失理智,当然是发狂的意思了。比如说,对你拳打脚踢,虐待你,掐死你!”门神大爷说得如此凶恶,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门神大爷看在眼里,嘴里说了句,“看你那点出息!”接着他叹了口气,“唉!一开始没在意,谁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古怪的剧毒,说不好,还是那个王八蛋背后搞的鬼。当务之急,就是我们要赶快找到出口。不然我之前元气大伤,现在又中了这个鸟毒,如果是那个王八蛋藏在暗处话……”

  说到此处,门神大爷很是忧郁地看了我一眼,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那样的话,我们两个人都要魂葬于此了。

  “师父,如果您中毒到了后期——咦,您老人家被这么看我,我只是说如果——您会陷入到什么幻镜呢?您老人家的愿望是什么呢?该不会是扫尽世间妖魔吧?!”

  等我这句话一说完,门神大爷慢慢抬起头,盯着天空的太阳,如雕塑般凝立了许久。

  门神大爷背对着我,虽然看不见他老人家的面庞。但看这背影,怎么如此萧瑟。难道是他老人家心里也没底?

  “师父,你一定要找到出口啊,我还要留这有用之身,回去除魔卫道呢!”脑袋被这个可怕的念头占据之后,我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然后我上前抱住门神大爷的双腿,一脸悲戚之色。

  本来想等门神大爷给我解除阴毒的,谁知道上天如此考验我,睡梦中被这老头儿忽悠过来探什么究竟?现在可好,又中了更加稀奇古怪的“蚀魂”之毒。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忽然之间,我脑海中闪出了这几句话。然后我抬首望天,欲哭无泪!

  “那点儿小出息!”门神大爷白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拽起,“臭小子,你别刺激我啊!现在我也中了毒,难不保被你刺激得失了心性。到时候,哼哼……你知道,想当年我可是很残暴的哦……”

  我浑身一个激灵,从地上噌的一声跳起,站到门神大爷身边。“师父,您老人家静下心来,仔细考虑。相信您老人家一定可以找到出口的,我永远支持你!”

  “嗯,这还差不多!”门神大爷看了我一眼,然后细细打量其四周的环境来。周围仍是郁郁葱葱,花团锦簇。但是看着四周如画的景致,不知何故,我就突然心慌起来。

  远处雪姨的笑声仍不时地传进耳朵里,偶尔一两只小鸟飞过,欢快地唱着。丝丝微风轻拂面庞,暖暖的太阳仍是高挂在天空。可是,在如此的环境中,为什么仍是感觉如此诡异?

  门神大爷已经在原地转了四五圈,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被他瞧了个遍。看见他紧皱的眉头,我知道自己的希望越来越为渺茫了。

  “师父,您老人家发现了什么?”百无聊赖之中,我只能机械性地问了司徒大爷一句。

  “嗯,”门神大爷只是哼了一声,接着又去埋头思考。

  “唉,您观察得那么仔细,但是有件事情您肯定看不出来。”反正也是等死,我开始跟门神大爷一搭一搭地闲聊。

  “噢?”门神大爷貌似对我的话题有点儿兴趣。

  “那两只鸟的公母,您肯定看不出来。”我伸手指向飞在天空的两只小鸟。这两个小家伙飞得很低,再加上这里光线明亮,可以看到它们生着绿色的翅膀,腹部呈金黄之色,长着红色的尖嘴。

  “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是两口子呢,还是好姐妹?或者是好基友!?”我口里说着,自己都禁不住乐出了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