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我正傻呵呵地看着他们,一脸的惊奇表情。

  “喂,你!别傻笑了,赶快幻化自己的兵器啊!”一语惊醒梦中人,听到门神大爷发话,我连忙屏息,气沉丹田,意归一处,然后脑海中开始想象自己想要的兵器。

  五分钟后,我忽然感觉手心一热。哈哈,成了!我刚才心中所想的兵器,可都是牛气哄哄的人物用过的。到时自己手中拿着这件兵器斩妖除魔,一定会十分拉风吧!

  想到这里,我睁开眼,向自己的手中望去……

  一杆银枪静静握在我的手中。枪头闪闪发亮,枪头下方的红缨也煞是鲜艳夺目!可是,要不要这么短啊!整杆枪也就一米来长……

  “哈哈哈,你的枪……”潘晓首先笑出了声。要不是看在她是我铁哥们儿女朋友的份上……

  可是,我的枪为什么就这么短呢?虽然不指望你有丈八那么长,但是好歹也要撑起面子啊!就这么过家家似的一个玩意儿,怎么去斩妖除魔?

  “唉!”门神大爷很是同情地叹了口气,“神念不够啊!不过这对你来说,也算是勉为其难了。以后教你提升神念的方法吧。”

  “师父,他们都有兵器,那我的呢?!”门神大爷正在讲话,站在我们身侧的赵凌月突然问了一句。

  “哦,是这样的。你跟他们职责不同,所以……”

  “不行!你偏心!他们有兵器,我也要有……”赵凌月嘟着嘴望着门神大爷,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好,好,你别哭……”门神大爷一阵手忙脚乱。慌乱中,只见他伸手在怀里摸索,片刻后拿出了一个手镯递给了赵凌月。

  “就给我一个首饰?”赵凌月仍是不依不饶。

  “傻丫头,你按照我刚才跟他们说的方法,闭上眼睛试一试!”门神大爷冲着赵凌月神秘地一笑。

  看见门神大爷如此模样,赵凌月擦了把眼泪,眨了眨眼睛,然后手握着那个手镯,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久之后,我们每个人都感到身周的空气一震,一个耀眼夺目的光环出现在了赵凌月手中。门神大爷站在她身边,俯身小声跟赵凌月说了几句什么。这个丫头听了之后,更是眼放光彩,笑靥如花。

  不就一个小手镯嘛,至于这么得瑟吗?我心里很是鄙视地冷笑了一句。

  此时门神大爷又站了出来,“好了,除了个别人之外,大家自身的属性和各自法宝都十分契合,看得我都十分羡慕啊。”门神大爷说话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间瞟向了我,使我觉得十分不爽。

  “都玩够了,你们再闭眼,按刚才的法门将各自法宝恢复原状。然后我们早点出去,以防夜长梦多。”门神大爷看着兴高采烈、正在摆弄各自兵器的我们,大声吩咐了一声。

  我们依言去做,刚闭上眼,我就觉得嗖的一声,手中的小短枪变小了。睁开眼,果然见它此刻变回了细针的模样。门神大爷走过来,将我掌心的细针拿走。临走时他老人家嘟囔了一句,“看来动真格的时候不行,跑路时应该很快。”

  不一会儿,大家手中的兵器都变成了原来的细针,门神大爷一一收了回去。

  “都站在我身周,闭上眼睛。我们回去吧!”司徒大爷吩咐我们聚拢到他的周围。我们都合上了双眼,耳中只听到司徒大爷口中发出的急促咒语声。

  片刻之后,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轻,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整个人猛然向上飘了上去。心中大骇之下,我如溺水受惊的人,手脚乱动。

  慌乱之中,我感觉自己的双手抱住了一个东西,于是睁开了眼。

  一睁眼不要紧,四周强烈的金色光芒差点亮瞎我的眼。看来我们再一次处于那个神秘的黄色通道中,耳边风声呼呼,我们在金色光芒中飞速前进!我热血沸腾,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小时候看过的打不死的圣斗士小强们。

  再看我手中抱着的东西,我一头冷汗。原来是一个人的脚,顺着脚往上看去,赵凌月正在对我怒目而视。只见赵大书记嘴唇一阵乱动,肯定是在骂我。还好,这通道之中除了风声,人说话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正在思考等会儿怎么跟赵凌月解释,忽然赵大书记小腿一蹬,鞋底正好踹在我脸上。妈呀,灵魂状态下怎么也这么疼!小样,等下还魂之后,我要是毁容了,可要跟你好好算账。

  心中正抱怨着,我看见众人头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光环。门神司徒二大爷率先咻的一声穿过光环不见了踪影。我知道出去之后就可以还阳了,于是闭上了眼睛任由身体向上冲去。

  身体骤然一冷,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果然处于原来的小山坡树林里。现在我飘飘荡荡地悬浮在半空中,周围的小伙伴也都是你看我、我看你,表现得十分兴奋。

  一轮弯月挂在半空,树林里光线朦胧,四周一片寂静。

  从半空中望去,我们几个人的身体仍是围成一圈,盘坐在门神大爷的周围。我们正好奇且兴奋着,下方门神大爷忽然睁开了双眼。他手脚稍微活动几下,然后抬头笑眯眯地看向了我们。

  “有意思对吧,不想还魂吗?小心被风吹跑了啊!”门神大爷嘴唇微动,他的声音却是清晰无比地传入我们几个人的脑海。接着只见他老人家右手抬起,凭空又画了个圈子,向我们遥遥一指,然后手臂挥下。

  我身在半空之中,猛然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之力牵扯,然后身子直向地面的那个我扑去!我吓得闭上了眼睛……

  “哎哟!”感觉右肩一阵疼痛,我睁开了双眼。不知怎么回事,我发现自己斜躺在地上,双手双脚仍保持盘坐的姿势。既然身体感到了疼痛,看来是自己已经还魂了。

  我使劲爬了起来,不住揉着自己的肩头。看看其他人,都在地上好端端坐着,他们都彼此打起了招呼。

  唉,为什么每次出状况的都是我?!

  门神大爷环视一周,止住了大家的话头。他清了清嗓子,“刚才的事情,你们也都看到了吧?这只不过是牛刀小试,让你们开下眼界。你们做为巡察使,以后出入阴阳,可都是家常便饭。我先提醒你们一件要紧之事,一定要谨记在心。”门神大爷神色肃然。

  “师父,是什么事?你说吧,我们一定记住!”赵凌月当真觉悟高,率先表态。

  “是啊,是啊!”“什么事,师父你快说吧!”其他人随声附和。

  “我要说的就是,你们以后出入阴阳,所闻所见,都不能向外人透露半句。按照现代的话来讲,你们从事的也算是特殊职业,要保守工作秘密。按照我们这一行的说法,这叫天机不可泄露。”门神大爷讲得一本正经。

  “那万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怎么办?”显然,我对自己能够保守这种秘密十分没有信心。这么拉风的工作,却不能跟别人吹牛,实在是太遗憾了!万一自己被大林阿飞这种狐朋狗友灌醉了吹起牛来……我嘴巴可是没有上锁!

  “阴阳之事,纷乱繁杂,看似无序,实则有常。冥冥之中,自有天地法则蕴含其中。要说这泄露天机的后果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门神大爷笑呵呵地斜了我一眼。

  “哦?”我满怀期待地听门神大爷继续讲下去。

  “泄露了天机,也就是缺个胳膊少个腿儿,瞎了眼睛歪个嘴儿,削了鼻子聋了耳,就这么简单!”门神大爷开始说起了山东快板书,讲到尽兴处,唾沫飞溅。他老人家看了我们一圈,继续说道:“当然,上面这些只是寻常意外。再严重点的,无非就是出门被车撞成肉饼,在家喝水被噎死。还有一些泄露天机的人,莫名其妙地去跳楼,跳崖,跳海……”

  妈呀,太恐怖了!听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咕地一声咽了一下口水。

  “后果就这些了,小伙子!那些死后魂飞魄散或是被投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事我就不细讲了。”门神大爷双手一摊,笑呵呵地盯着我。

  我忽然感觉毛骨悚然,下意识地,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早知道老子就不上这贼船了!

  “大爷,不,师父。我保证以后嘴巴上锁,即使有人给我灌辣椒水、上老虎凳,我都不会泄露组织秘密的。”面对如此严重的后果,我只能下狠心向门神大爷表示自己严守秘密的决心。

  “这就对了嘛!”门神大爷拍了拍我的肩膀。“对了,还有这个!”门神大爷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五枚细针和一枚圆环,分别递给了我们五人还有赵凌月。

  }l酷"{匠网)正k*版…首发

  “以后这些宝物你们要随身携带,以增强自身与这些灵物的感应。希望你们早日能达到物随心动的境界。”门神大爷最后嘱咐了一句。

  “物随心动?”除了男神和女神,我们其余四个人一起出口询问。

  “就是以后你们灵魂出窍执行任务的时候,这些宝物也能够跟随你们的魂魄同行。”门神大爷解释了一句。

  不过我摸了摸脑袋,还是没听懂。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就像刚才那样,你进入小地狱的时候,这些宝物也可以随你一同进入?”赵凌月歪着脑袋问门神。

  “真聪明!”门神大爷竖起了大拇指。“好了,现在没什么事了。我们这就回去吧!”门神大爷将破破烂烂的袖子一甩,带头往前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