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老伯,请赶快救救我小姨吧!”周思雨连忙看向门神大爷。

  门神大爷又看了看雪姨,缓缓说道:“救是一定要救的。但是我现在担心的事情有三点。”门神大爷伸出右手,拇指并入手掌里面,露了四个指头在外面。

  我走上前去,将他老人家的食指掰弯下去。

  “臭小子,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伸三个或四个指头出来又有什么影响?”门神大爷伸掌拍向我,我向后一跳,躲到肖三大爷身后。

  “懒得跟你计较!”门神大爷收住脚步,继续说道:“我所担心的事情,第一点……”

  “第一点就是这个女娃魂魄离体太久,要赶快找到她其他的魂魄,让其身魂合体,早日醒来。”此时肖三大爷站了出来,模仿门神大爷的语气接了下去。门神大爷这次只是笑了笑,没有跟他计较,继续听他讲下去。

  肖三大爷得意地捋了捋胡子,“我观这女娃的情形,应该只是她的一魄所化。据你们刚才所讲,她人在医院,大部分魂魄应该还在体内。其余的魂魄,八成是被那个方诚带走了。但是方诚藏在哪里,恐怕要费一番周折才能找到了。”

  看门神大爷没有打断他的意思,肖三继续开讲,“这第二件忧心之事,就是那个方诚。从你们跟他打斗的样子看,估计他已经化为厉鬼了。到时即使找到了他,想必也不好对付。”肖三神色肃然地看了看门神大爷。

  “放心,区区一个厉鬼,对我来说还不在话下!”虽然门神大爷跟肖三拌嘴不停,但是看来两人心里却是默契的很。见了肖三大爷的样子,门神大爷很是豪迈地拍了拍胸脯。

  “熊样儿!”肖三大爷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

  “小三,你刚才说什么?敢不敢大声点……”门神大爷做好了再次唇枪舌剑的准备。

  “停!”赵凌月喊了一声,站在了两个老头儿的中间。“厉鬼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她问向门神大爷。

  “一般人死后,魂魄重入轮回。如果流连于世间,即成孤魂野鬼,早晚会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但是有的鬼魂因为心有执念,或因为仇,或因为恨,不肯往生。执念越强,魂魄越不会消散。时间一久,阴气及因执念产生的怨气不断聚集,就很有可能变为厉鬼。”

  门神大爷讲到这里顿了一顿,我听了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那方诚怎么会变成厉鬼的呢?”赵凌月仍在追问。

  “或是因为情吧。”门神大爷叹了口气。哟,看这样子,好像对情字理解很深的样子。

  “大爷,您也为情所困过?”我打趣道。

  “瓜娃子,滚一边去!”门神大爷瞪了我一眼。“这个方诚,死后仍心系这个女娃,”门神大爷用手指了指雪姨,“二十年而不去轮回,执念强大。谁知再见到她时,她却已为人妇。任谁也无法接收这个事实呀,所以二十年聚集的执念瞬间化为了怨气,他也由一个普通的孤魂野鬼彻底变成了厉鬼!”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从这禁魂镜下逃脱,才会使你身中阴毒。若是被一般的鬼物伤到,不舒服几天也就过去了,哪会有性命之忧啊!”门神大爷最后对我说了一句。

  “这么厉害?”我不由得伸了伸舌头,心想那晚多亏了门神大爷的镜子,不然小命难逃。

  “当然!”门神大爷接过了我的话头,“厉鬼,三界都有其凶名,你们以后碰见更要小心。拿人间来比喻的话,如果将一般鬼物比做警察,那厉鬼就是……”

  “城管!”门神大爷话还没说出口,潘晓已经接了下去。

  除了周思雨,我们几个人笑做了一团。门神大爷一直紧绷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摆了摆手,“瞎讲!以讹传讹!按人间的说法,厉鬼可以看做是特种兵,或是国际刑警之类。”

  “哦,怪不得这么厉害。可是大爷,城管真的很厉害的。俗话说,给我三千城管……”我想继续向门神大爷诉说城管的辉煌战绩,却见他老人家抬了抬手,于是我吓得不敢多嘴了。

  “老爷爷,你刚才说你可以打过厉鬼,对不对?那你更厉害啊!”潘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我肯定认为他是在拍马屁。但是这句话从睁着忽闪忽闪大眼睛的潘晓口中说出,却是让人感到说话人的善良。

  显然门神大爷对此丝毫没有抵抗力,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厉鬼倒还可以解决,我却担心另外一件事。”

  “哦?”我们几个人都看着门神大爷,听他继续讲。

  “第三件担忧的事情就是,”门神大爷看了看我,话锋一转,“那天在这女娃的办公室,那个厉鬼不是说它一直藏身于宿舍楼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你们面前?”

  门神大爷刚问完,我立刻想起了那晚的事情。虽然过去了好几天了,但我想起来仍是头皮发麻。于是我望着门神大爷,郑重点了点头。

  “老爷爷,那你的意思是……”潘晓和赵凌月同时出声。

  “他背后肯定有人帮忙,或者说是操纵。”门神大爷回答了这个问题,此时他的语气又严肃起来,“他背后那个未露面的人,才是我们最担心的。”

  肖三大爷也微微点头。

  门神大爷低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望着我们几个,慢慢说道:“这样吧,现在这个女娃魂魄离体,情势最为危急。我们就先着手集齐她的魂魄再说。”他抬头看了周思雨一眼,“至于你的父亲,暂时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待解决了眼前之事,我们再去处理吧。”

  周思雨眼中忧色一闪而过,随之她点了点头。望着周思雨,我心想女神最近也真是倒霉,不是小姨有事,就是父亲有事。

  “好吧,小三你看好这个女娃,等我们找全了她其余的魂魄,再将她这一魄接出去。”门神大爷跟肖三打了声招呼,领着我们来到台阶跟前,然后拾级而上。

  我仍是心惊胆颤地走在台阶上,不敢向旁边的深渊看上一眼。好在这一层没有多高,不久之后我们便重新回到了广场之上。

  门神大爷站在我们身前,清了清嗓子,他老人家开始讲话,“既然你们都决定在我这里做巡察使,那我们就来办理一下入编手续。”

  “手续?”“入编?”“师父你有没有搞错!”潘晓,卢勇,我,三个人同时出声。

  “不错,”门神大爷又去捋胡子。“不登记入册的话,谁知道你们是差官呢。你们不用担心,近来地府实行变法,简化手续,去除繁文缛节。总之,手续简单的很。”

  他老人家说完,从怀中一阵摸索,拿出来一个小册子。翻了几页,他招呼我们围在他老人家身边。“这个册子上已经有了你们的生辰八字和姓名,每个人哈一口气在右手大拇指上,然后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个手印,手续就完成了。”

  “在手指头上哈气儿,然后按下去就行?”潘晓睁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问门神大爷。

  “正是。不信你试一试。”门神大爷满脸微笑。

  潘晓依言,往自己右手拇指上轻哈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按在了自己的名字上面。

  下一刻,一个金色的指纹忽然出现在潘晓的名字上,闪闪发光,甚是好看。

  “哈哈,可以了。看见了吗,就这么简单。你们挨个儿来吧。”门神大爷发话,我们依言施行。

  登记完毕,门神大爷让我们站成一排,“既然你们正式成为了巡察使,我就要教给你们一些本领,一来防身,二来让你们能更好地完成差事。我这没有什么繁文缛节,以后你们都别大爷大爷的叫我,喊我师父吧。”门神大爷轻描淡写说了一句。

  “好的,师父。”周思雨等三个丫头一起出声。

  “好的,大爷!”只有我自己发出了一声不和谐的喊叫。门神大爷皱眉望着我,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惋惜神色。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6●

  看我没什么反应,门神大爷叹了口气。他伸手入怀,掏摸了一阵,伸右拳在我们眼前。摊开手掌,几个小针在他手掌中闪闪发亮。

  “这不是钉在您身上的那几颗针吗,师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卢勇破天荒问起了问题。

  “哈哈哈,小伙子还不错,不像某些人脑子慢半拍。”门神大爷,不,是门神师父夸了卢勇一句。他接着说道:“五行封魂针,可是降妖除魔的重宝。现在你们一人一枚,握在掌中。”说着他将几枚细针分发到了我们五个人手中,除了赵凌月之外,一人一枚。

  “现在你们闭上眼睛,凝神屏息,将手中细针想象成自己喜欢的兵器。”门神大爷说了一句。

  “兵器?”潘晓好奇的问道。

  “是的,以后你们要降妖除魔,当然需要兵器了。自己喜欢用什么兵器,就闭上眼睛,在脑中想象自己手握兵器的样子。十八般兵器皆可,感觉手中发热,即可睁开眼睛。”门神大爷出声提醒我们。

  “哇,真有意思!”潘晓喊了一句,然后立刻闭上了眼睛。我们几个人也立即照做。

  一分钟后,我正闭着眼睛努力存思,只听哇的一声叫,将我的思绪打乱。

  “真酷啊!咦,思雨姐姐,你也成功了?!”潘晓手中握着一条金光闪闪的长鞭,正在跟周思雨说话。她一脸傲骄之情,手提长鞭站在那里。还别说,真有一股女王范!

  再看站在她不远处的周思雨,手中却是握着一把长剑。剑身森森寒光之下,隐约有蓝色水波闪动,显得长剑灵动之极。佳人舞长剑,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姐姐?

  我正在犯傻,忽听铮的一声,男神唐松仪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黑色长剑。此时他盯着手中样式古朴的长剑,嘴边露出了微笑。

  又是一声清鸣,伴随着手中关公大刀的出现,卢勇也睁开了眼睛。他眼神热烈地望着手中的大刀,乐得合不拢嘴。这小子本来人高马大,现在提着大刀往那一站,真如关公再世一般。

  “好,好,好!”门神大爷此时也十分激动,摸着自己的胡子,连说三个“好”字。

  每个人将手中兵器把玩了一番之后,最终,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