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呀,不会被这老头儿给卖了吧。我心中突然后悔了,本来自己可以走的,又来凑什么热闹?!人啊,好奇心敢不敢不这么重!

  门神大爷好像看懂了我的心思一般,又嘴唇微动,然后右手双指向禁魂镜一指。我骇然发现自己的身子被他的这个动作带得一动,然后头朝下直向那圈金色的光芒撞去。

  s3看_正(%版章(节上酷‘2匠BS网q8

  妈呀,从这么高的地方撞下去,还有小命在?司徒老头儿是不是要谋财害命啊?!

  我用力扭头,正好看见周思雨睁得大大的、有些惊恐的眼神。

  下一刻,我感觉四周金光一闪,然后睁开了眼。此时我正处在一个金色的通道里,耳边风声呼呼作响,难道我在飞行?

  看看前后左右,卢勇他们也在快速前进。在我们的最前面,门神大爷也在通道中疾行。我试着喊了一嗓子,还是不能发出声音。不过此时看大家的神色,都变得缓和起来。潘晓神色兴奋,甚至还在飞行中翻了一个筋斗。

  卢勇朝着潘晓微笑,眼神里满是溺爱神色。

  唉,秀恩爱能不能不要这么高调啊?!

  我继续看向前方,忽然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虽然不能发出声音,我还是习惯性地做了一个大叫的动作。在我们前方的不远处,蓦然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那黑洞如黑夜般凝固在一起,好像一个怪兽张开的大口。

  前方门神大爷的身子穿过了黑洞,就此消失不见。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停下来,只有双手抱着脑袋,向着黑洞冲了过去……

  砰!我屁股重重撞在地上,疼得我咬了咬牙。我想,这就是屁股开花的感觉吧?

  忍痛向四周看了看,只见自己处于一个灰暗的空旷广场上面,广场两边各有一个石台,台子正中都立了一根柱子。柱子上好像有一些图案,但是这里光线灰暗,看不太分明。我抬头往远处望去,到处是雾蒙蒙一片。广场上所有的东西——台阶、石柱甚至光线——都是那种白惨惨灰蒙蒙的颜色。远处其他几个小伙伴都站在当地,门神大爷则是抱臂站在他们身前,一脸的冷笑。

  “小伙子,在我见过的人当中,你绝对是第一个以这种方式落地的。”门神大爷无奈耸了耸肩。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不跟一个老头子一般见识。

  “大爷,这是什么地方?”潘晓问门神大爷。

  “镜子里面怎么有这么大的地方?怎么还有石头?”潘晓指着高高的石柱,问出了我们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门神大爷继续捋胡子,“嘿嘿,这就是禁魂镜奇妙之处。此处是一个特殊的空间,可以幻化出万物。现在你们的魂魄到了此处,会跟在阳界一样,有五感六识。你们都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不,是见一个鬼。不不,是去见两个鬼,如果把那个老家伙算上的话。”

  小伙伴们听了好奇,都紧紧走在门神大爷身后,我也一瘸一拐地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前方“啊”的一声惊呼,听声音是潘晓发出的。门神大爷此时背手而立,我从后方看着他的身影,忽然感觉他整个人有一股庄严的气势。

  我走过去,来到门神大爷身边,向眼前望去。出现在面前的场景使我目瞪口呆。

  在前方不远处,平坦的地面上凭空出现了一个黑洞。洞口有近百米宽,暗灰色的雾气在洞口处上下翻滚。虽然这时我们离那洞口有十多米远,但慑于洞口发出的令人惊心动魄的气势,我们都停足不前。望着那黑幽幽的洞口,我双腿开始打颤。

  “没出息!”门神大爷看了我一眼,鼻子里又哼了一声。

  门神大爷抬步上前,边走边说,“此处就是禁魂镜里面的小地狱,用于临时羁押妖魔鬼怪。小地狱仿照阴界格局幻化建造而成,分为上下十八层。现在我们就去第一层里面看个究竟。”

  妈呀,是谁建造了这个地方,真是吓人啊!小地狱尚且如此,如果真到了地狱,岂不是分分钟被吓尿了?!恐怖啊,恐怖!

  “跟我从这边的台阶下去。”门神大爷在前面领路,到了洞口的边缘,然后沿台阶而下。我最后一个走下去,看着没有护栏的台阶,我浑身开始筛糠。

  喀,我踩到了一个小石块,身子滑向旁边。幸亏下面的卢勇用有力的大手扶了我一下,不然我说不定就真掉下去了。石子就这么掉落下去,听不到一丝回响。刚才探出身子的一瞬间,我向下望去,仍是黑幽幽一片。一阵疾风从洞底吹来,隐约夹杂着鬼哭狼嚎的声音。

  “心静则身正。安心走路,不要有杂念。”前方门神大爷的声音幽幽传了过来。“这小地狱十八层之下,是无名火海。如果你真的掉到了火海之上,到时连我都没办法救你了。”

  听到门神大爷的话,我小腿肚子又是一软。“大爷,我能不下去吗?”我颤抖着问门神大爷。

  “随便!”门神大爷说得十分轻松。此时我已下了十几个台阶,望了望上方的洞口。妈呀,这么窄的台阶,怎么去转身!一不小心就成了失足少年了啊!

  门神大爷带着其他几个小伙伴继续往下。“等等我呀!”眼见返身上去已不可行,我喊了一嗓子之后,继续小心翼翼往下走。

  “大爷,你不是说这些东西都是幻化而成的吗?为什么台阶不搞得平整一些,为什么旁边不加上栏杆呢?”我一边走着,一边抱怨。

  前面门神大爷的身形微微一顿,似乎在回忆些什么,只是看不家他老人家脸上是何种表情。

  稍停片刻后他继续前行,只听他老人家边走边说道:“当初建造这里的那个家伙,手艺是粗糙了点儿……可是,除了他,又有谁能有如此的手笔啊。”门神大爷似在叹息,只见他老人家出神了一会儿之后,才又说道:“不过小伙子大姑娘们,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疾风呼啸,更知劲草坚韧啊!”门神大爷的语气里似乎多了一丝苍凉的味道。

  “好了,不说了!小地狱第一层,已经到了!”门神大爷转过身来,微笑着看向我们。

  我迈下最后一个台阶,等踩到了平地之上,心这才平静下来。举目四望,只见一圈走廊环山壁而建,走廊外侧围了栏杆。嗯,还好比较人性化。

  “哇,太不可思议了,我好像看见下面真的有火啊!”潘晓已经趴在栏杆上往下望去,还兴奋地大叫起来。听见她的叫声,剩下几个人也都走到栏杆边,好奇地伸长脖子往下瞧。

  只有我站在原地未动。门神大爷又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

  为了显示自己不是脓包,我挑衅般向门神大爷扬了扬下巴,然后一甩头,来到了栏杆旁边。

  妈呀,头晕!看到下面深不见底,我额头冷汗刷的一下子冒出。

  靠!当初那人是怎么设计的?不能将这环廊开凿到山壁里面啊!就这样悬空挑出,像是栈道一般,吓死老子了!

  也就在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个黑洞并非上下一般快窄。最上面的一圈最大,越往下越小,整体呈漏斗形状。

  “小伙子,表现不错嘛!”门神大爷的大手拍上了我的肩膀。

  “一般,一般!”我擦着额头的冷汗,向他僵笑了一下。

  “走吧,我们去见那个人。”门神大爷招呼了我们一声,在前面领路。一路走来,我们发现石壁上开凿了很多小房间。每个房间也就两三米宽的样子,冰冷的铁门将房间与环廊隔开。

  “老爷爷,这里这么多房间,都是用来关人……不……关鬼魂的吗?”赵凌月问了一句。

  “呵呵,当然。”门神大爷笑容和蔼,“你肯定想问这里一共有多少房间,对不对?”

  赵大书记十分惊讶,“老爷爷,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

  “哈哈,我自然知道。要说这些房间,总共有三百三十三间,”门神大爷向密密麻麻鸽子笼般的囚室指了指,“大部分时间是用不上的。但是有时候,会捉到一窝子的大鬼小鬼。这种情况下,这么多房间,怕还是不够用呢!”

  “一窝子的鬼?”我忍不住出声,同时浑身又是一个哆嗦。

  “是啊,一些特殊的地方,鬼物可是会成堆出现的。到时捉住了,转运使又没来,就只能先把他们关在这里了。”门神大爷继续往前走,也不知道要把我们带向哪里。

  “什么是转运使?”爱提问的潘晓又忍不住好奇,在后面问门神大爷。

  “转运使就是负责押运妖魔鬼怪往返于阴阳两界的人,这些事情以后再跟你们细说。”唉,又是以后细说!你现在就说会死人啊?!

  “啊,应该快到了。我还以为那个老家伙把他关到下面一层了呢。”门神大爷似乎在自言自语。我们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能跟着他往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