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卢勇看见刚才的景象,没有什么恐惧的意思,只是脸上有些不解。

  “管他怎么回事呢,反正就是好玩!”潘晓一脸的兴奋。

  我走到翔子旁边,大概跟他讲了下事情的经过。此时潘晓也不再跟卢勇吃醋,居然帮着卢勇一起搀扶着赵凌月。我一边走着,一跟他们讲起我和门神大爷的事情,其间也提到了辅导员的遭遇。卢勇听了一脸思索的样子,潘晓则是像好奇宝宝一样,拉着我一路问个不停。

  至于周思雨和唐松仪怎么也会来到这里,我当然是不知道了。不过刚才听门神大爷和他们的对话,好像是门神大爷告诉了什么人,然后那个人通知他们过来的。

  等我们几个人到了小石桥的跟前,唐松仪和周思雨已经在那个最小也是最高的桥洞里面了。那么高的地方,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上去的。

  “门神大爷在里面?”我抬头问道,唐松仪点了点头。然后他扔了一条绳子下来,“你们也上来吧。”

  “我先上,我先上!”潘晓在后面嚷嚷。

  卢勇看了看他扶着的赵凌月。“没事,你放我坐下。你们去办正经事要紧。”这时赵大书记以大局为重,十分爽快。

  卢勇点了点头,将赵凌月放下,扶她坐在了一块石头上。然后他来到潘晓身前,温柔地朝她笑了笑。

  潘晓向卢勇张开了双臂。哟嗬,这两个人这么有情调!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腻歪一下。

  可是后来发生的一幕证明我刚才想错了,大大的错了。只见卢勇来到潘晓跟前,一双大手放到潘晓的腋下。潘晓双脚用力,同时卢勇双臂用力将她向上抛起。噌的一声,潘晓拔地而起!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之后,稳稳地落在了最上面那个桥洞里面。

  我和赵凌月看得目瞪口呆!

  “卢勇,你……你家女朋友练过轻功还是玩过杂技啊?”我结结巴巴地问道。

  “嘿嘿!”卢勇挠头傻笑,“这多亏了她爷爷。”

  “难道她爷爷是民间高手?”唐松仪也在桥洞里惊奇地问道。

  “哪呀!”潘晓此时出声了,“我爷爷爱看京戏。在我很小的时候,他老人家就把我送进了京剧兴趣班,说等我长大了给他老人家唱戏。京剧唱得不怎么样,可是刀马旦的功夫一直没落下。”

  妈呀,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小丫头的身材这么好。

  _‘更#$新%N最(快%w上酷匠网T

  “接下来你们谁上来?”唐松仪的声音又飘了过来。下面只剩下我和卢勇了,我俩很有默契的互望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使劲抓着绳子向上爬,唐松仪在上面拉,卢勇在下面托。折腾了好久,我才爬进了那个桥洞。一到了上面,我就像一条夏天的狗一样,吐着舌头气喘吁吁。

  嗯,桥洞里正好有个地方软绵绵的,我的脑袋就势枕了上去。

  “喂,你快点起来!”潘晓貌似对我很有意见。

  “让我歇会儿呗,好累。”我连忙求情。

  “你看你躺在哪儿了?”潘晓边说这边打开了手电筒。

  我顺着亮光看去,妈呀,一张胡子拉茬的脸在就在我脑袋不远处。我尖叫了一声坐了起来,差点撞到了石壁。

  “黄翔,小心别碰到了他身上的这些细针。”周思雨出声,神色冷静。

  在灯光的照耀下,我才发现门神大爷呈“大”字形躺在桥洞里。他老人家双目紧闭,细看之下,额头正中果然插了一枚细针。这枚针只是一般粗细,但是此刻却散发这令人心悸的寒光。再看老大爷双掌摊开,两个掌心也各插了一枚针。他老人家平时就一直赤着双脚,如今双脚还是没有穿鞋。双脚之上,脚底板的位置,两枚细针在闪闪发亮。

  看了眼前情景,我也不禁脚底板发紧。妈呀,在别人的脚板插针,真是变态呀!

  我摸了摸门神大爷的手脚,触手冰凉。他老人家被抛尸了这么久,不会早就挂了吧?我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

  “啊?老大爷真的在这里?”卢勇突然从桥洞口冒了出来,一进来就感叹了一句。这拱洞这么高,也没看到他攀着绳子,也不知这小子是怎么上来的?果然是个体育生!

  “现在大家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拔除这些细针吧!”唐松仪扫了众人一眼,大家都点了点头。

  “不要拔错了针哦!”潘晓提醒了一句,脸上又露出兴奋之色,然后她就在门神大爷右脚跟前蹲了下来。其余我们几个人也各就各位。卢勇站到了门神大爷左脚前面,唐松仪站在左手位置,周思雨站在门神大爷右手位置。而我,自然蹲在了他老人家的脑袋旁边。

  “好的,那我喊一二三,数到三的时候,大家一起拔针。”唐松仪发话,大家都点头。不可否认,这家伙天生一副令人信任的脸庞和气质。

  “一……二……三!”几乎在唐松仪喊出三的同时,我们五个人同时拔针。在细针被拔出的那一瞬间,大家都分明地看见针眼的位置冒出五团色彩各异的光晕。

  “这就好了?”我捏着手里的那枚细针,疑惑地望着其他的四个小伙伴。其他人也都一脸的迷茫,一时没有人说话。

  两分钟之后,眼前的门神大爷还是没有动静,大家脸上的表情由迷茫变成了惊疑。五分钟之后,我们的惊疑之色又变成凝重。

  “唐松仪,”我清了清嗓子,“你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应该有些了解吧?你听说过这种还阳的方法吗?”早些时候赵凌月被水鬼附身,看唐松仪往她身上贴符,蛮专业的样子。后来他又说卢勇身上阳气十足,看来他对这些玄乎的东西有所了解。所以我才转过头问他。

  唐松仪摇摇头,“我知道的不多,他说的这些事情,我从来没听说过。”

  “啊!我知道了!”我不顾被夹伤的右脚,站了起来。“这个老头儿不是个好东西,他肯定是骗我们的。”我越说越激动,站了起来走到卢勇跟前,“这个家伙应该是在下面寂寞空虚冷了,想找人陪他聊天。现在将我们骗到了这里,守着他的尸体,说不定他还想办法通知了警察在路上呢!你想想看,如果警察叔叔来到了这里,看我们围着一具尸体。他们会怎么想?说不定我们要被定性为犯罪团伙,这辈子在大牢里度过了……”

  我看见卢勇表情古怪地看着我,并且伸出了一只手,“他,他……老大爷……”

  估计这小子被我大胆的分析吓傻了,话也说不完整。我拍了拍卢勇伸出来的手臂,“对,他就是个大骗子!以我看来,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啵,我头上被人重重敲了一下。“咦,谁在敲我?如果谁觉得我说的没道理,说出来就是嘛。搞什么背后打击报复!”

  我气鼓鼓地转头,却见门神大爷已经坐了起来。“妈呀”一声我往后跳了两步。

  “诈尸了!”我大喊,同时后背不住地冒冷汗。谁知道门神大爷说起来就起来了,没一点心理准备。

  “炸你个头啊!我看你才诈尸了!”门神大爷一把揪住了我。

  “喂,臭小子,刚才谁在说我是大骗子?”门神大爷对我吹胡子瞪眼。然后他伸了伸胳膊腿,深深吸了几口气。嘴里念叨着:“活着真好……”。我壮着胆子,扯了扯门神大爷鸡窝一般的头发,再摸了摸他老人家树皮一样粗糙的脸。

  “哇,大爷,你真的活过来了?”我兴奋大叫了一声,心想自己的阴毒终于有救了。

  门神大爷慢慢站起身来,啪,他又是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心里有些不高兴了,“干嘛?!”当着女神的面,这个老头子像打小孩子一样打我,真是没面子。

  忽然想起高中时候一件事,至今让我耿耿于怀。那天我心仪的女孩子来我家借书,因为之前我告诉她自己有很多的课外书。我家母亲大人见女孩子来家做客,高兴得眉开眼笑。拉住那女孩子,那阵势和隔壁王大婶聊天一样,一阵家长里短,翻了我很多老底出来。比如说什么我上树掏鸟窝被挂在树上下不来,什么我家黄翔十岁了还尿炕,什么夏天去河里洗澡被冲走了短裤……

  别人都在夸自己的孩子,可是您成功地将自己的儿子塑造成了一个痴呆儿童啊,母亲大人!

  果然,自从那次之后,女孩子再也没来过我们家。在学校里,她看向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唉,你们这些长辈,能不能别再把我们当小孩子。敢不敢别再把我们的糗事到处张扬?!

  “臭小子,刚才你说的那些话,别以为我没听见!”我正在愣神,门神大爷又开始对我说话了。我看他伸了伸胳膊腿,以为他又要动手,连忙躲到卢勇身后。

  “看你那点出息,还想让你担当大任呢!”门神大爷看了我一眼,目光里满是鄙视之意。

  我哭笑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