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赵凌月忽然站起身来,又动了动胳膊腿。之后她缓缓转身,望向我和周女神等人。和她的目光对接之时,我感觉心底莫名地一寒。周思雨也如临大敌,摆了一个格斗的姿势,看样子这丫头还真的练过。而唐松仪斜眼看着赵凌月,同时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翻找东西。

  在盯着我们看了足足两分钟之后,赵凌月抬脚向我们走来。唐松仪手中的手电筒照向她,可她眼睛一眨不眨,丝毫不受强光的影响。河边的土地坎坷不平,遍布着石块、草丛以及朽木,而赵凌月丝毫不受眼前地形的影响,大步向我们走来,如履平地。灯光下,赵凌月的面容未变,但是嘴角却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松哥哥……”我身边的周思雨突然出声,语气里带了一丝颤抖。

  “什么松哥哥,紧哥哥?”我感觉莫名其妙,心想周女神是不是被吓傻了?

  “是被鬼物附体了!我这边应该可以对付……”唐松仪肃然说了一句。我这时才明白原来周女神叫的是唐松仪!

  G@酷?3匠网LV唯,一*/正版n*,C其|E他;都c是“‘盗C版d。

  松哥哥!还叫得这么亲热?!我忽然感觉心里发堵。原来他们两个早就这么熟悉了。男神配女神,也许本该如此。我对女神所有的幻想,也仅仅是幻想而已!

  赵凌月离我越来越近,渐渐地,我可以看见她眼睛里的细节变化。这丫头平时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的神采已经消失,她现在的眼睛是直直的,眼神空洞而无物。我看情况紧急,连忙拿着手中的铜镜向她晃了晃。赵凌月仍如机甲战士一般,丝毫不受影响,大踏步向我走来。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疾!”,我连念了两遍法诀,可是手中的铜镜除了点点黄光外,不复当初的神威。

  我伸手去抹额头的冷汗,赵凌月却是忽然一跃,身如灵猿,转眼间已到了我的眼前。下一秒,一双冰冷的丝毫不带体温的手已经握住了我的脖子。

  “赵凌月,是我……”我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赵凌月的小手骤然发力,我呼吸一窒,右手持桃木剑刺向她。可是木剑刚刚递出,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上已没有了一丝力气。啪啪两声,铜镜和桃木剑同时落地。

  “黄翔!再坚持一下!”身边周思雨的厉喝声响起。然后她也奔到我跟前,反手去掰赵凌月握住我脖子的那只手。

  在她掰开了赵凌月的两个手指之后,我这才感觉稍微能够吸进一些空气进来。

  “啊!”忽然周思雨尖叫了一声,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去,只见周女神被赵凌月的另外一只手掐住了脖子。周思雨双手去扯赵凌月的那只手,可此刻赵大支书的那只手如铁箍一般,卡住周思雨的脖子,丝毫不见放松。

  就这样,我一个男子汉,还有身材高挑的周女神,都被赵凌月这个小女生掐住了脖子,半蹲半站,僵持在原地动弹不得。

  唐松仪,你这个小白脸!人呢,是不是被吓跑了?!我心里不住诅咒唐男神。

  一直不能呼吸,我感觉自己面部发涨,想必现在已经变成了红脸关公了吧?而我的胸口如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燃烧;整个胸肺部一直在膨胀,膨胀!如同一只充满了气的气球,一根细针就可以将之刺破!

  在我快丧失意识的时候,忽见唐松仪跳到了赵凌月的身后,在她的后背贴了一块东西。然后唐松仪马上转身,又一个东西贴在了赵凌月的额头。

  赵凌月的动作戛然而止,手上不再加力!嘿,唐松仪的东西还真见效!见赵凌月不再动作了,这小子马上来到周思雨的身前,将她从赵凌月的魔爪中解救下来,然后不住地问周思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我恢复了呼吸,也将自己的脖子解救出来。大口大口呼吸着山间的空气,我忽然觉得活着真是美好。

  看着赵凌月这丫头在我跟前如一个木头人一般站立不动,想着她刚才差点送我驾鹤西游,我抬起了手——一定给这丫头片子一个教训!

  “你敢!”周思雨忽然叫了一声,我悻悻地放下手。其实从刚才看见她发间的香灰开始,我就已经不想下手了。然后我低下头,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铜镜和桃木剑,又找到了背包,将它们都丢了进去。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疯了一般!”我看向唐松仪问道。刚才这小子露了一手,使我不得不刮目相看。

  “应该是被水鬼缠身了,水鬼占据了她的身体,想要杀死我们。虽然我用定鬼符暂时镇住了那个水鬼,但是我这里没有带驱鬼符,无法将那个鬼物驱离她的身体。”唐松仪说完,叹息了一声。

  哟嗬,唐男神说起来头头是道,原来是一个捉鬼的道士!而且听起来很专业的样子。

  说到道符,我马上俯身,从我的背包里一阵摸索,然后抓了一沓符纸出来。

  “唐同学,你看看我这里有没有你想要的道符?”事出紧急,我也不想此时追究周女神叫他松哥哥的问题,于是把我的装备拿出来让他挑选,先解决了眼前之事再说。

  在手电筒的灯光下,我的符纸花花绿绿,看起来颇为养眼。

  “你这是……”唐松仪面色奇怪地问我,而他身边的周思雨也是一脸惊诧。

  “讨宝网上买的,城东神虚道长亲绘道符,驱鬼除魔,无所不能。延续国庆节特价,同城包邮,当天到货!”我自豪的回答。

  “啊?!”男神和女神同时惊叫了一声。

  “你这是假冒的吧,哪有用伪劣低质的红绿纸做道符的?制作道符要用专门的纸张,同时要灌注人的神念在其上,这样才有效果。你的这些花花绿绿的纸张,像是涂鸦之作。”唐松仪看了我一眼,满眼里都是同情的目光。

  啥,说我买的是山寨的东西?!你以为只有你们高富帅花大价钱买的东西才是真的啊?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词语叫做物美价廉吗?!

  看见周女神也在一旁默默点头,我心中有气。“是不是真的道符,用一下不就知道了。主要是刚才我太大意了,被这小丫头占了先机。”于是我从一堆纸符里面找了一张驱鬼符,然后走向赵凌月。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疾!”默念了一遍法诀,我伸手将符向赵凌月身上贴去。赵凌月没有一丝反应。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疾!”我又默念了一遍法诀,赵凌月岿然不动。

  哦,我知道问题在哪里了!刚才唐松仪不是贴了定魂符吗?那个水鬼被定在了赵凌月的体内,怎么能驱除呢?

  所以,呵呵……找到了问题的所在,我围着赵凌月转了一圈,顺便将唐松仪贴在她前额及后背的两张符纸揭了下来。

  “黄翔,你在干什么!”周思雨忽然紧张地叫出声来,而她身旁的唐松仪则是变了脸色。

  “没事儿,我只是要驱鬼!”我回答得轻松之极。

  原先的两道符纸揭下之后,我连忙将自己的驱鬼符贴在了周思雨的面门上。“对不起了,大书记。我可是要救你啊!”我心里默念着。

  咦,难道是周思雨心里有了感应,嘴边浮现出一抹微笑。不对,这笑容怎么这么让人头皮发麻?我心中忽然泛起一阵莫名的危险感觉,身子向旁边跳了开去。就在此时,周思雨随之跃起,一只手又抓向我的脖子。妈呀,我上辈子是属鸡的吗,老是被人抓脖子?

  我惊恐地大叫了一声,返身往唐松仪身边跑去。刚才这小子出手不凡,应该可以制住赵凌月吧?

  “快走!先避其锋芒。”唐松仪大喊了一声,抓住周思雨的手扭头就跑,将我一个人丢在了后面。周女神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就这样被这小子握在自己手中。

  “小兔崽子!”我心里骂了唐松仪一句,然后也拖着一条腿,向着身前的两个人追去。山坡上高低不平,我也不知道跑向哪里,只是在坎坷的路面上尽力快跑,心里祈祷着别被赵凌月变成的那个怪物追到。一连踩了几个小石块,我本来还好好的左脚也差点废掉。

  嘻嘻嘻……一阵怪笑从我身后传来,我身上发冷,寒毛再次炸起。片刻之后,一个身影从我头顶越过,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在我的身前。

  正是被水鬼附身的赵凌月!

  此刻她除了嘴角的怪笑之外,神情平静。可是在这平静面容之下,又有一种令人说不出的心悸感觉。

  妈呀,你以为这是在演电影啊。怎么可能跳得这么高这么远?!

  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我面前不远处,一动不动。我愣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可是我已经明显地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在我们僵持的时候,清冷的月辉之下,赵凌月又咧了咧嘴,冲我“笑了笑”。她口中的两排牙齿白得耀眼,在我平生所见的情形当中,只有黑人兄弟露齿莞尔时才能与之媲美。

  看见赵凌月如此举动,下意识地,我向后退了一小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