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的眼睛!”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好像是赵凌月发出的声音。

  “凌月,你怎么了?”另外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刚一发出,我全身一震。这不是周思雨的声音吗?难道刚才我看到的不是鬼?

  “我眼睛被什么东西迷了下。”人语声响起,确实是赵凌月这丫头在说话。我停下了脚步,往后看了看,那几个影子还在那里。

  不会是那些鬼物模仿赵凌月和周思雨的声音来骗我的吧?小时候可听过不少这样的鬼故事。我站在那里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忽然一束灯光亮起,我顺着光线望去,正好看到光线下赵凌月的脸庞。真的是她,这丫头这么晚来这里干嘛?

  我心里正思考问题,右脚稍微向旁边移了一下。

  扑通,啊!

  我的右腿陷进了一个一尺来深的洞里,感觉右脚刚挨到实地,忽然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黄翔!是不是你?”赵凌月的声音传来。我离她跟周思雨本来不远,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显然传入了她们的耳朵。

  不过别说,赵大书记对我的声音满熟悉的,仅通过啊的一声叫,就知道是我。

  “赵凌月,是我……我在这里。”我右脚踩在坑里,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只好出声求救。

  一束亮光照了过来,然后听讲赵凌月说:“在那边。”几个人影向我这边走来。

  不一会儿,三个高矮不一的身形出现在我的面前。赵凌月,周思雨,另外一个人居然是行政系的男神唐松仪。

  “黄翔,你怎么会在这里?”赵凌月首先上来问我。

  “我……哎哟!”右脚上疼痛加剧,我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先让他上来再说吧,他好像掉进了猎人设置的陷阱。”唐松仪不急不缓地出声,音色磁性十足。说完他双手放在我肋下,一下子将我从那个坑里拖了出来。

  看这小子平时文文弱弱的,想不到力气还不小!

  “啊……”由于刚才碰到了右脚,我又是一阵惨叫。

  “你们看!”赵凌月手中的手电筒照在我的右脚上,一个铁夹子赫然夹在了我的脚上。

  “谁这么缺德啊,不知道保护小动物,真是没有爱心!”我嘴里喊了几句,其实心里早将那个设下陷阱的人问候了几百遍。

  “你先坐着别动,我帮你把夹子取下来。”唐松仪俯身,轻松地将铁夹子掰开,随手扔到一边。看着铁夹上还沾着我鲜血的两排铁齿钢牙,再看看我脚脖子上的两排血印,我心中叹息真是时运不济啊。

  “幸亏只是捕捉野鸡野兔等小动物的夹子,如果是个捉野猪的陷阱,估计你的右脚就废了。”男神此时清冷地出声,我听了额头一阵冷汗。同时我心里奇怪,这些男神女神呀怎么说话都是一个语气,难道只有这样才能显示你们卓尔不群?

  “我这里有些治伤的药,你拿去敷上吧。”周思雨此时递过来一个小小的瓷瓶,看起来颇为精致。虽然她的语气也是清冷无比,但是我的血液立刻沸腾起来。女神竟然这么关心我!同时我又纳闷周思雨为什么随身带着治伤药呢?联想到那晚雪姨办公室里见到周思雨的敏捷身手,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一位行走江湖的女侠?

  K酷匠网;5首8|发r1

  不管女神身份如何神秘,美人心意在前,岂可唐突?

  我伸出双手,傻呵呵笑着去接周思雨的瓷瓶。刚将瓶子拿到手,啪的一下,我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我一阵眩晕。我扭头看去,赵凌月正揉着自己的手站在我身后。

  “赵凌月!你被鬼附身了还是怎么回事?”刚才多么温馨的一个画面啊,美好的意境竟然被这个丫头破坏了。所以我也没有给她这个大书记的面子,对着她吼了一句。

  赵凌月显然没想到我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她神色愣了一下,然后以更大的声音吼道:“黄翔,刚才在石桥跟前鬼鬼祟祟的那个人是不是你?你给我解释下我这脸上的灰是怎么回事?!”说完这丫头拿着手电筒往自己脸上照了一下。

  妈呀!只见赵大书记脸上灰花一片,在手电筒的灯光下,这张脸更显得吓人。

  “赵大书记,我刚才以为你是鬼来着。不过看您的样子,像是英姿飒爽的特种女兵啊!”我脑袋一抽,居然笑呵呵回了赵凌月一句。

  啪!我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就知道是你这个死鬼!回来再找你算账!”赵凌月诅咒了我一句,然后拿着手电筒气呼呼地向小河边走去。

  这丫头下手可真狠!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将周思雨的药洒在右脚伤口上。这药还真管用,不大一会儿,脚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觉逐渐消失。

  “黄翔,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在我将瓷瓶还给周思雨的时候,她忽然问我。

  “我,我过来锻炼身体……”我犹豫了一番,找了一个十分烂的理由。周思雨和唐松仪都看向我,他们的眼神分明是表示:我信你才怪!

  哗哗,远处有水声传来。原来是赵凌月走到了河边,用河水清洗自己脸上的灰渍。

  “呵呵……”我看眼前两人还盯着我,只能干笑两声,“这么晚了,你们也在锻炼身体啊?”我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接着手电筒的灯光,我看见唐松仪的眉头凝了一下,周女神抿了抿嘴,欲言又止。果然有问题!

  我看着眼前两人的表情,心中一阵苦涩泛开。于是我干笑了两声,“今晚真谢谢你们了,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呢。”看他们不想回答我的问题,我连忙转移话题。

  “锻炼身体?那你还带着香灰?”唐松仪突然问了我一句。哟,我不问你这么晚和女神出来做什么?你反倒逼问起我来了?!

  此时天上的乌云移开,弯弯的月亮露了脸。

  说到香灰,我不禁向小河边赵凌月的背影望去,心里有一点愧疚。挨了一脸香灰,这丫头可真够冤的!不过也幸亏是香灰,如果换了我另外两包秘密武器中的任何一种……我简直无法想象,到时这丫头一定会提着刀到处追杀我吧?!

  我盯着赵凌月的背影正在发呆,忽然间,我心头剧烈跳动,浑身不寒而栗!

  小河边,赵凌月仍在俯身捧水洗脸,手电筒被她放在身边的大石头上。朦胧光线中,我看见一个灰色的身影如变戏法般突然出现在河面上。诡异的是,那个身影只有上半身在河面以上,下半身似乎隐没在河水中。那个人影四下望了几眼,然后就盯住赵凌月,一动不动。

  以我前几次的经历,自然看出那东西是鬼物无疑!

  “赵……”我喉头发紧,手指着赵凌月的方向,说不出话来。

  “难道是这铁夹上还抹了一些麻醉之类的药物?”唐松仪发现了我的异状,不由问了一句。此时我仍说不出话来,指向赵凌月的手却是不可遏止地抖动起来。

  那个人影似乎向我看了一眼,然后以一种诡异之极的方式向赵凌月靠近。说是走,但我看不见他的手脚有何动作。说是游,但是任谁也不可能在游动时不带起一点浪花。那人影就这么诡异在水面滑行,五米……三米……一米,离赵凌月越来越近……

  “啊……”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我感觉自己胸口一热,大叫了一声。然后我伸手摸向后面的口袋,将那面铜镜拿了出来,此刻铜镜上有点点黄光泛起。

  在我大叫的同时,只见那个鬼影忽然加速,一下子来到了赵凌月的身前,倏忽间化为了一团轻烟,没入赵凌月的身体里不见了踪影。

  看见这离奇的一幕,我拿着铜镜的右手又开始抖动起来。

  “黄翔,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思雨之前见过这面铜镜的神奇之处,见我将铜镜拿在手里,她声音里也带了一丝的惊疑。

  “刚才……有东西接近了赵凌月,我不知道她现在……会不会有问题。”感觉到铜镜上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力,我绷紧的神经稍微松弛,勉强能说出话来。

  周思雨听了面容变色,她看了旁边的唐松仪一眼,唐松仪点了点头,神色也变得凝重。他们两个人的眼神动作都被我看在了眼里。可是此刻我可没有心情为他们的眉目传情而吃醋,先解决了刚才那个鬼物再说吧。想到这里,我将右手伸到背包里一阵划拉,拿出了那把迷你型的桃木剑。

  周思雨和唐松仪看见我左手拿镜、右手持剑的样子,都微微一愣神。咦,难道是我有了仙风道骨的样子,让眼前的两位帅哥美女如此惊诧。

  大敌当前,我也不敢分心,死死盯着河边赵凌月的方向。

  赵凌月本来在掬水洗脸,但是在那个鬼物消失的那一刻,她如一台机器断了电一般,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的手刚捧起了水,此刻停在在半空中,河水滴滴答答从指缝间溜走。

  周思雨和唐松仪也愕然看着蹲在河边如一尊雕塑的赵凌月。

  在我们六只眼睛的注视下,赵凌月的脖子忽然扭动了一下,发出“喀”的一声轻响。在寂静的夜晚,这个声音如此惊心动魄,我看见唐松仪的目光剧烈跳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