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我回忆了下这几天的遭遇。唉,人生艰难,活下来真不容易,这几次都多亏了门神大爷的那个镜子。原先还以为门神大爷是个大忽悠,现在看来这个老头儿说的话还有点靠谱。

  不知过了多久,我昏昏沉沉入梦。

  许久之后,一道阳光照射过来。我以手遮住双眼,慢慢坐起身来。啊,天亮了!

  “大林,阿飞,起床了!”按照宿舍的惯例,我吼了一嗓子,提醒大家起床上课。

  咦,怎么没有反应,连卢勇的打鼾声都没有听到。我连忙环顾四周,却发现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

  “靠,这几个没良心的家伙扔下我不管了!”我心里正抱怨着,忽听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你们这些个没屁眼的,怎么起床也不叫……”话没说完,我的叫声立马停止。

  门口先是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脸,探头看了我几秒之后,一个窈窕身影推门而入。女神周思雨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对我嗔怪道:“傻瓜,发什么呆?给你买了早餐,快点起床吃饭!”

  我望着周思雨笑盈盈的脸庞,脑袋中一阵眩晕。人们常说的被幸福砸中,应该就是这种晕乎乎的感觉吧?

  此时的我眼皮发黑,脑袋沉重。嘿,哥们儿,顶住啊!幸福已然来临,可别真的晕过去啊!我在内心鼓励自己。

  可是我终究还是闭上了眼睛,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身上有些疲乏,我伸了伸四肢,忽然感觉双脚踩在了实地上。咦?难道我梦游了?!

  双手在脸上揉搓一阵之后,我慢慢睁开了双眼。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立在那里。向前走了几步,情景没有发生变化,仍是无边的黑暗将我包围。

  妈呀,这是什么鬼地方?一阵莫名的惊恐从心头泛起。

  “小伙子,做梦还挺美的啊?”懒洋洋的声音凭空响起。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这声音怎么像门神大爷?

  心中正想着,我看到门神大爷施施然向我走来。在这到处都是黑暗的空间中,只有门神大爷的身上散发着光亮。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那些大明星们开演唱会的场面。舞台之上,灯光全灭。忽然一束强光亮起,照射在舞台上。光明处,正站着那位大明星。于是此时台下粉丝们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响成一片……

  等等,现在我是在什么鬼地方,怎么门神大爷的出场方式这么拉风?

  “小伙子,别到处看了。很奇怪是吧?我来告诉你,我现在是进入了你的梦境。”门神大爷乐呵呵向我说了一句。

  “梦境?”我不明所以。

  “是啊,人入睡之后都会做梦。只是有的人醒来记住了梦中所遇,有的记不住而已。我看你睡着了,所以就挤进来和你说说话。以后大家共事,熟悉熟悉嘛……”

  “大爷,你这样太不厚道了!我正在做梦和女神相会呢!”我对门神大爷强行入梦的方式表示抗议。

  “跟你说说话而已,用得着这么激动吗?”门神大爷一脸的不在乎。

  “打住!”我以手制止门神大爷,“大爷,你知道我这两天碰到多少鬼吗?能活下来多不容易,好不容易做梦轻松一下,又被你搅和黄了……”我满腹怨气。

  “闭嘴!你以为我辛辛苦苦凝聚了一点分魂出来,就是跟你拉家常来的?”门神大爷胡子吹得老高。

  “当然不是!”我双臂一抱,“你是来破坏我的美梦的!”

  “嘿嘿,你这还真的是黄粱一梦啊!也不想想自己为什么经常遇到鬼?”门神大爷幽幽说了一句。

  我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谁知道我怎么得罪这些鬼大哥鬼大姐了,都排成队来找我?

  “原因有二。其一,你最近命运衰颓,身上争气减弱,容易遇到稀奇古怪的东西。其二,因为你身中阴毒,阴气已盛。”门神大爷直接说了一句专业术语,我听后睁大眼睛,似懂非懂。“活人为阳,死者属阴。年轻人本来应该血气方刚,阳气充足。但是我看你是被鬼物所伤,身中阴毒。你最近运气本来就衰,再加上中了阴毒。因此阳气渐消,阴气乘机而起。现在你已经算是个半阴之身,当然能看见鬼物了!”

  “啥?我确实被一个叫方诚的变态鬼物抓伤了。但是半阴之身到底啥意思?”门神大爷的话说得我云里雾里,脑袋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酷8u匠G$网*K永久ft免:~费看7小d说J

  “这就对了。你也可以叫半阳之身,因为你现在的身体半阴半阳,准确的说应该叫做阴阳人。”门神大爷的嘴里又蹦出一串专业术语。

  “什么?阴阳人?!大爷你可别乱说啊。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了,但是说我是阴阳人,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呵呵,这些都不重要。最要紧的是随着阴毒在你身体里面发散,等到你体内的阴气压过阳气的时候,就大祸临头了。中毒之后,七日之内,嘿嘿……”门神大爷说话时,下巴上的胡子来回抖动,看起来相当滑稽。但是事关我的一条小命,我丝毫不敢怀疑他是在故弄玄虚。

  “那到时候,到底会怎么样呢?”我担心地问道。

  “阴气控制你的身体之时,魂魄无所依。到时,这世上就会多一个新鬼了。”此时的门神大爷满脸严肃。

  听到他的话,我浑身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真的有那么严重吗?你不是说我什么善举善果的事情吗?”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门神大爷一句话打发了我。唉,为什么感觉正说反说,都是他老人家很有理的样子。

  “这两天,你身体可有感到奇寒无比的时候?”门神大爷看到我似信非信的样子,轻描淡写间说了一句。

  妈呀,说得越来越准了!我腿肚子又开始发软,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相信了门神大爷的话。

  “可是为什么每次在接触了冷水之后,才浑身冰冷的呢?”我自言自语,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呵呵,真是个瓜娃子啊!”门神大爷听到了我的话,不由笑了起来,“你身中阴毒,而水属阴,以水为媒,你的阴毒不被引出来才怪!”门神大爷有些幸灾乐祸。

  “啊!也就是说我以后不能碰水了?”我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用热水呗!就像坐月子的人一样!”门神大爷很鄙视地说了一句,听到此话我差点一头栽倒。

  “大爷,你说的话我都信了。看你是世外高人,可要想办法救救我啊!”跟门神大爷说了这么久,我这才想起向他老人家求救。不然按照他的说法,用不了多久,我的小命就要呜呼哀哉了。

  “还是那句话,到时来小石桥找我。”门神大爷说得无比轻松,然后他伸了伸拦腰。

  突然啵的一声响,毫无征兆地,门神大爷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唉,看来他的这个分魂又溃灭了。此时我已经从梦中惊醒,想着门神大爷的话,感觉着右边大腿上传来的阵阵隐痛,我心中有些惊慌。看来如门神大爷所说,阴毒正在逐步控制我的身体。早点过去救醒门神大爷,刻不容缓。

  但是伤到我的阿诚,这个鬼东西现在又在哪里呢?

  接下来的两天,我发现自己的右腿果然越来越不听使唤了。可是偏偏这两天课程排得满满的,我只能拖着步子去上课。真是身残志坚啊!这天下午上完最后一节,我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

  “死了都要爱……”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自从被大林嘲笑我之前的手机铃声充满了乡土气息之后,我的手机铃声就换成了高端大大气上档次的台湾同胞的歌曲。秉承我一贯的选歌品味,这首歌仍旧是直抒胸臆,撕心裂肺。

  看着手机上赵凌月的名字,我又开始犹豫接还是不接。算了,每次接这丫头的电话都没什么好事,还是不去招惹为妙。为了给大书记留点面子,我也没挂断电话,只是随手将电话塞进了背包里面,然后抬腿走出教室。大林和阿飞两个死党走在我两边。

  “黄翔,你居然不接我电话!?”刚走到教室外面的小路上,伴随着一声质问,我后背上被人狠狠拍了一巴掌。

  早已猜到了后面的人是谁,我连忙换做了笑脸,转过身去。赵凌月正在对我怒目而视。“哟,原来是大书记啊,我怎么敢不接您的电话呢。主要是这里人太多了,我怕这里听不清,想走到那边清静的地方再给您打回去。”

  “行了,别油嘴滑舌了,黄翔。我今天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晚上你能不能陪我出去一下?”赵凌月这次很是直接。

  “黄翔,那没事我们先走了啊?”这时大林一脸贱笑地看着我说话,阿飞也在一旁挤眉弄眼。我不想跟这两个活宝纠缠,连忙示意他们离开。

  “想不到啊……”阿飞离开时,意味深长地说了半截话,然后偷偷冲我伸了伸大拇指。

  “去去去……”我冲两个人喊了几句,等他们走远了,这才看向赵凌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