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我胃中的食物全部喷洒在鬼大哥的脸上。我抬头再看眼前这张花花绿绿的挂着兰州拉面的脸……我再呕!

  尼玛!这鬼货半吊着的眼球忽然动了一下。我想继续呕,可是已经弹尽粮绝。

  就是这样的一张脸,还在向我接近……

  我双肩被这货按住,双手想去推开它,但看到它恶心的样子,又无从下手。这货按住我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眼看鬼大哥的脸要贴我脸上了,我身体下蹲,然后拼命往前扛了扛。乘此间隙,我右手迅速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了铜镜!刚将镜子拿到身前,轰的一声响,黄光四射。刚才还近在咫尺的鬼大哥,已经消失于无形。

  这破镜子真的能克制鬼物!我真的能看到鬼啊?为什么呢,我欲哭无泪!我瘫了一般靠在墙上,足足有五六分钟。

  终于醒过神来,我看到地上狼藉一片,连忙跳开。洗了把脸,用纸将衣服擦了擦,我离开了这个倒霉的地方。

  回到雪姨的病房,赵凌月两个小丫头正跟韩冬小声说着话。见我进来,韩冬看了看我,然后说道:“小黄,怎么脸色这么差?”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经过刚才的事情,自己脸色肯定好不到哪里去。看见赵凌月也送来探询的目光,我只好说道:“没事,刚才,刚才有点肚子疼。”

  “这样啊,”韩冬说话了,“你们多注意身体啊。我看现在也不早了,这里也没什么事,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我没有出声,却见赵凌月跟周思雨对望了一眼。

  “姨夫,我有些话要跟你说。”周思雨忽然说了一句。

  “小雨,怎么了?”韩冬面色温和,看着周思雨问道。周思雨看了我和赵凌月一眼,然后又看看门外,拉着韩冬往外面走去。

  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的,搞得神神秘秘的!

  等他们两人走出了病房,赵凌月忽然靠近我,拉了拉我的袖子。“黄翔,快!”她向我低声说道。

  “什么?”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雪姨可以自动忽略),你让我快什么!?

  “你的镜子啊!你不会没有带在身上吧?”赵凌月催促着我。哦,原来这样,她之前是说过要我带镜子过来的。我本来是忘了这事,可凑巧这镜子一直装在裤子口袋里,就被我带了过来。刚才幸亏有这镜子,不然洗手间里的鬼大哥可怎么对付?

  听到她说镜子,我仍是有点糊涂,她要这镜子干什么?

  “那晚的事情,我跟周思雨商量过。她说你的镜子既然可以打跑方诚,说不定也可以救醒辅导员呢!现在她支开了韩叔叔,你赶快用镜子试一下!”

  我一下子蒙了,怎么试。我真的不是茅山道士啊!

  “是不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我问了赵凌月一声。赵凌月连声呸呸,“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只是让你试下好不好!”

  我也没办法,但想到这镜子可以克制鬼物,雪姨也是因为鬼物昏迷的,说不定真的可以救醒她呢。

  我心一横,从屁股后面掏出了铜镜。然后我拿着镜子,围着雪姨的病床来回走了三圈,口中念念有词。

  “你神神叨叨干什么呢?还不给辅导员照一下试试!”赵凌月喊了一声。此时我已经念完了十遍“雪姨有事别找我,要找就找赵凌月”。

  我看着镜子表面发出的黄蒙蒙光晕,然后心一横,朝雪姨头部照去。如同前两次一样,在我将手中镜子翻转,照向雪姨的时候,镜子上发出的光柱越来越亮。猛然间,雪姨的右手的一根手指忽然动了动。赵凌月看到了如此情景,脸上现出激动神色。

  我明白她的意思,继续手持铜镜不动。雪姨的整个右手开始动了起来……

  接着是左手……双腿……

  赵凌月眼睛瞪得大大的,双手紧张地放在胸前。眼前雪姨的状况诡异,手脚乱动。即使我看了,都是心中跳个不停。

  忽然一道紫色光芒从雪姨额头飞出,渗入铜镜中不见了踪影。雪姨身子上挺,全身不可控制般颤动起来。

  与此同时,嘀嘀嘀嘀!那些与雪姨身体相连的监控设备发出尖锐的报警声,直冲入我的耳膜。

  我连忙收起了镜子,放到裤子口袋里面。此时看向赵凌月,只见这丫头脸色白得吓人!

  嘭的一声响,韩冬和周思雨一前一后飞奔进病房!随后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也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那名医生声色俱厉劈头盖脸地质问,韩冬也疑惑地看向我和赵凌月。

  “辅导员她……她身体刚才忽然动了,然后……就报警了。”赵凌月声音中已带了哭腔。医生和护士已经在检查雪姨的状况。

  “心跳减弱,血压降低。快,注射激素!加大供氧!检测其他生命体征!”医生一连声地指挥着护士。

  十分钟之后,忙得满头大汗的医生再次走到韩冬身前,“韩先生,看来刚才是出了意外状况。现在您妻子的大部分生命体征已经平稳,除了心跳偏弱和血压偏低……”

  “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冬有些紧张地问道。“医生,我小姨为什么会这样呢?”周思雨也带着沙哑的声音问道。

  “昏迷中的病人,随时会有生命特征不稳的现象。她这种状况,已经算是好的了。我们只能加强监测,以备突发状况时有所补救。”医生摘掉口罩,耐心跟韩冬解释。

  “谢谢了,医生。”韩冬很有绅士风度地感谢医生。医生摆了摆手,走出了病房。

  “韩叔叔,对不起……我们没照顾好辅导员。”此刻赵凌月耷拉着脑袋向韩冬道歉,目光不敢与韩冬对接。

  “傻孩子,不关你事。”韩冬用手扶了扶镜框,温声安慰赵凌月。显然这位大主编修养很是到家,虽然妻子不幸成了这个样子,但他待人接物还是如此得体。看他扶眼镜的样子,真是斯文帅气,想当年应该也是帅哥一枚吧。不过我心里又阴暗地想,如果他知道刚才我和赵凌月的所作所为,会不会暴走一把呢?

  “对了,小雨,快跟你朋友都回去吧。越来越晚了,这里有我呢。”接着韩冬又催促我们回去。我和赵凌月刚才做了“好事”,都有点心虚。听见韩冬说这话,我俩对望一眼,眼中都有退却之意。好在周思雨也没怎么坚持,于是我们又一起坐公交回到了学校。

  到了校园里面,看周围没什么人,赵凌月上前拉住了周思雨的胳膊,“思雨,对不起。刚才在病房里面,按照我们商量的方法做,我让黄翔用小镜子……谁知道……”赵凌月忽然有些哽咽。

  “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我小姨这不是没事嘛,再说这主要是我的主意,不会怪你的。”靠,说了半天,原来你是主谋啊!我十分无语,心想这女神胆子挺大的。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插话,“对了,赵凌月,你说我们在病房跳大神,里面不会有摄像头监控吧?如果有的话,我岂不是完了!”

  “这个真没有,我问过医院的人了,不然也不会去冒险。”赵凌月回了我一句。听到这句话,我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我回去休息了,大家有事再联系。”像之前一样,周思雨打了声招呼,然后抬脚走人。我看了赵凌月几眼,“要不,我还送你回去?”我怯生生地问她。

  “鬼才要你送呢!”赵凌月一口回绝了我,然后气呼呼地往前走去。我正在纠结要不要去送她,忽然周思雨返了回来,走向赵凌月,“走,我送你回去吧。”女神对赵凌月说道。

  “喂,那边有……流氓,还是我跟你们一起走吧。”我本来想说那边有鬼的,但是想想,说有流氓她们更能接受一点。同时给她们一个心理暗示,好让我能跟女神一起走路。等送完赵凌月回来,我就有和周女神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了,嘿嘿……

  我就要前去跟上她们两人,忽然赵凌月说话了,“你还是算了吧,觉得跟你一起走,我们会更不安全。”这丫头冷笑了两声,然后就跟着周女神走远了。

  靠,现在有人跟你作伴了,就忘了我那晚上送你回去的大恩大德了,是吧?!

  p最》F新%w章jo节:上酷W匠z网7

  想到那晚在黑暗通道里遇见的那个醉鬼,我隐隐为女神感到担心。看来每个女神的身后,都有无数个屌丝为她操碎了心,只是她不知道而已。唉,算了,每天那么多人来来往往,也没出什么事,我还是去办自己的事情去吧。

  回到宿舍,大林阿飞两个人看到我,问我去哪了?我随口说到外面转了一圈。又折腾了一天,身体很累,我就想赶快洗漱睡觉。想到门神大爷说我不能接触冷水那些话,于是我随手在门边拿了一个暖水壶往洗浴间走去。

  收拾完毕,我回到了宿舍。进门大林就问我:“翔啊,身体好了么?”

  我:“本少爷身体好的很!”

  阿飞听了插嘴道:“那还用热水洗漱?”

  “嘘!”大林示意阿飞闭嘴,一脸的严肃,“不知道坐月子期间不能用冷水吗?”

  “哈哈哈……”然后这两个极品舍友狂笑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