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跟赵凌月说要去找门神大爷,是真话。最近三番两次碰见鬼——女鬼,变态的方诚鬼,还有醉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昨天自己大腿莫名其妙地疼痛进而浑身发冷,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本来就打算着天黑之后去小山坡后面走走,看能不能碰见门神大爷,好让他老人家为我答疑解惑。

  学校门外的小街上,有东西南北各色小吃。我叫了一份兰州拉面,很快填饱了肚子。吃完饭,我走到学校门外的一侧,那里正是门神大爷的根据地。几块铁皮搭建了一个小屋,屋子里黑洞洞的。

  1酷.匠.网:唯一√#正%版,N其+他都;是盗:版

  我试探性地朝小屋里面喊道,“大爷,大爷,在家吗?”没人回答,于是我转身离开,走上了通往小山坡的马路。

  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我来到了碰见门神大爷的那个小山坡。左右望望,看不见一个人影,看来今晚门神大爷不会来这里“显灵”了。

  怕再碰见那个女鬼,我将手放在裤子口袋里,手心紧紧攥着门神大爷的照妖镜。

  “远远的河水天上来……”高亢大气的歌声忽然响起,直透云霄。有人说我这手机铃声太土了,我呸!有钱难买我愿意,我就喜欢这调调怎么了?难道要像赵凌月一样,搞那些无病呻吟的所谓小资音乐,老子听了就浑身不自在。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是赵凌月打过来的。这个小丫头,真是烦人!接还是不接呢?我心里纠结一番,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赵大书记,什么事啊?”我懒洋洋地问道。

  “黄翔,我们晚上要去看辅导员。现在在学校门口等公交车,你要来的话,五分钟之内赶到!记着带上你的小镜子!”一如既往,赵凌月给我下达了命令。

  靠,还给我限时限卯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于是我继续懒洋洋说道:“那个……我不去了,还有事。记得替我向辅导员问好啊……”

  “随便!爱来不来!那我跟周思雨一起过去了!”赵大书记有些火气地说道。

  “好的,好的,你们去……”我一连声应着。

  下一秒,“啊?!等等!你说跟谁一起过去?!”我冲着话筒喊道。

  嘟嘟嘟嘟……赵凌月已经挂机。

  “等等我呀!”我大喊了一声,然后往学校门口狂奔而去。门神大爷早被我忘到了九霄云外!

  等我一路狂奔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感觉小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天已擦黑,我举目四望,正好看见赵凌月和周思雨上了公交车。“赵凌月,等等我!”喊了一句之后,我飞速向公交车跑去,来到门前,一个箭步,冲上了公交车。

  哐当一声,公交车的门此时正好关上。我的身子上了公交车,一条胳膊却还在车外。虽然两扇车门之间有软塑胶缓冲,但仍夹得我呲牙咧嘴。

  我旁边的一位女生估计没有见过如此惨烈的景象,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司机,司机,快停车!有人胳膊被夹断了!”她慌张地大叫了起来。

  “黄翔,你有事没有?”赵凌月在我前面上车,跟我当中隔了几个人。她看到我这个情况,也连忙问我。

  司机从后视镜里也看见了我的悲惨遭遇,连忙再次打开车门。“瓜娃子,有事没有?!”司机的语气里有些紧张。毕竟如果我出了事,他也难逃脱干系。

  此时我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赵凌月身旁的周思雨。只见她也在扭头望着我,但是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听到司机和赵凌月的问话,我试着动了一下被夹的胳膊,不错,还能动!除了有些擦伤外,一切正常。

  美女在前,可不能表现得像个娘娘腔一样。“没事,没事!”我连忙向司机摆手,然后挤开人群,慢慢朝赵凌月和周思雨走了过去。

  公交车上人还蛮多,赵凌月和周女神都没有座位,站在公交车稍微靠前的位置。我一步一挪来到两个人身前,向周思雨笑道:“这么巧啊!我也正说晚上去看辅导员呢,就碰到你了!”

  赵凌月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周思雨则是面无表情地望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正在苦苦思索,想寻找话题跟周女神聊天,忽然旁边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同学,你坐这里吧。”正是周女神旁边座位上的那个猥琐男发出的。说完那个鸟人就站了起来,让周女神坐下。

  哥们儿,你这也太明显了吧。我心里咆哮着。

  周思雨也没说什么,只是嘴角稍微翘了一下,立马将那猥琐男迷得七荤八素,双眼发出异样的光亮。

  看你那点儿出息!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我心里郁闷,看向赵凌月,又用下巴指了指周思雨,意思是说,“看,人家是女神,有人让座,你……呵呵。”

  赵凌月瞬间懂得了我的意思,两道寒光从眼睛里射出,吓得我不敢抬头。

  “同学,请坐这里。”又一个声音传来。我抬头,见赵凌月在周思雨后面的座位上坐下。得,又有一个男屌丝在无私奉献了。在赵凌月坐下的瞬间,她眼里带着示威性的得色,向我看来。

  我无奈,只好抓紧把手,随着地面的高低起伏,在公交车里上下颠簸。好在学校离市中心医院不远,二十分钟不到,我们已来到医院门口。

  天已经黑了下来,我跟赵凌月以及周女神直奔辅导员的病房而去。一阵风吹起,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秋深了,一天比一天凉啊。

  也许是周思雨跟韩冬打过了招呼,等我我们来到辅导员病房时,韩大主编已经在门口站着了。

  “姨夫,我小姨她……”周女神上前就问韩冬。

  韩冬轻轻摇了摇头,眼睛里布满血丝,带着满脸的疲惫说道:“还是那样。今天医院几个科室的专家都会诊过了,仍是没看出所以然来。他们说……有可能,就一直这样了。”韩冬的言语里透着几分无奈。

  “好了,大家都进来坐吧。”我们都沉默了几分钟之后,韩冬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着我们说道。

  于是我们几个走进了病房,看见雪姨安静地躺在那里。她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就如睡熟了一般。病房里除了呼吸机发出的嗤嗤声音外,没有任何声响发出。

  我忽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然后浑身打了个哆嗦。靠,这一哆嗦不要紧,怎么就突然感觉想去上厕所了呢?!肯定是吃兰州拉面的时候,喝了太多的汤!

  病房里,大家都在安静地看着雪姨,气氛有些压抑。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我体内的感觉越来越为强烈。在强忍了几分钟之后,终于,我走向韩大主编,“韩叔叔……”

  “嗯?”韩冬视线从雪姨脸上挪开,转过头看向我。

  “那个……请问洗手间在哪边啊?”我终于说了出来。

  哦了一声之后,韩大主编为我指明了方向,我一溜烟冲了出去。一路疾奔,我心里面却在感叹:人啊,没事别来医院。你看这走廊里面光线真差,再加上病房里不时传出的痛苦呻吟声音,还有不知名的像消毒水一样甜腥甜腥的味道,真让人受不了。

  终于来到了洗手间,我立马开闸放水。这里的光线比外面更加昏暗,却也十分安静。整个洗手间里,只有我放水时的清脆叮咚声。

  踏踏踏……洗手间门口想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一个人在拖着脚走路。

  我也已经放水完毕,准备提上裤腰带走人。听到声音,我好奇地看向门口,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搞什么鬼!”我嘀咕了一声,就要往外面走。

  “兄弟,带烟了没有,借根抽抽。”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我吓得往后跳开。

  直到此时,我才看清前面隔了一个便池的位置,有一个人正在小解。靠,尼玛这卫生间里面也太暗了吧,连有人进来了都看不见!只见那人站在一米开外,侧着身子对着我,浑身暗黑色的衣服。他站立的姿势有些奇观,好像只是用靠近我的左腿站着,想起刚才听到的拖拖拉拉的声音,想必是另外一条腿不太灵便。我看了那人几眼,刚想说些什么,忽然觉得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再仔细看那人,怎么脸色也是灰白色的?!我不由得想起了在黑暗通道里碰见那个醉鬼的情形!

  “兄弟,有烟吗?”那个人又问了一句,然后看样子要往我这边走过来。

  “你,别……别过来!”此时我双腿发颤,牙齿得得得直响,心里预感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那人不听我的话,忽然转过了身子面向我。

  在看见那人的一瞬间,我差一点魂飞魄散!只见那人右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眼球突出,似要掉下来但又没掉,在那颤呀颤!腮帮子早没了,露出里面白森森的牙齿。右腿自膝关节以下,全部被碾碎,在地上拖着。

  “大,大……哥,我没有烟。”幸亏刚才已经排空,不然我真的要吓尿了。靠,又见到鬼了!为什么这些鬼,这么喜欢跟人借东西呢?!前几天是方诚那个变态借纸,今天又碰见个借烟的!

  “兄弟,有烟吗?”那人(鬼)好像听不见我说话一般,伸着两手慢慢走向我。它一只眼球在脸上半吊着,另外一只眼睛里空洞无物。

  妈的,欺负我是不是?!哥现在可是有好几次跟鬼物做斗争的经验了!

  鬼大哥如游戏里面的僵尸一样,拖着一条腿向我逼来,他拖着的那条腿在地上留下一条血迹。由于最初的慌乱,我的身子已经退到了洗手间的墙角,退无可退!

  死鬼离我不到半米,我伸手去口袋里掏门神大爷的镜子。谁知眼前的鬼大哥突然加速,它猛地跃起,一下子用双手将我抵到了墙上。血,肉,骨头,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黑色、黄色的液体,全部呈现在离我只有十厘米不到的这张脸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清明节,大家都好好休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