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计划

  “来验血是吧?”中年女白大褂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

  “是。”我木然回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伸出手来!”中年妇女命令道,我依言配合。然后她给我胳膊绑上皮筋,接下来开始抽血。

  细小锐利的针管刺破我的皮肤,疼得我一阵龇牙咧嘴。靠,这女人下手可真狠。看她的年纪,应该很有经验的样子,却为什么扎得这么疼?肯定是故意的!

  我做出痛苦表情的同时偷眼望去,只见中年妇女嘴角闪过一丝得色。最毒妇人心,果然是故意的啊!

  尽管将我刺得生疼,但是这位大姐在处理我的血液时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十分好奇。只见她戴了双层的橡胶手套,取血时生怕沾了一丁点儿到自己手上。

  愣了一会儿,我终于明白了。肯定是那位值班护士妹子昨晚看到我和卢勇共处一室,就轻易判定了我的那啥取向问题,今天早上大肆宣传了一番。如今这位大姐就在八卦妹的煽风点火之下,相信了我的那啥取向。她如此小心谨慎,就是怕碰到我的血液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靠!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谣言就是这么产生的,这一切都拜八卦护士妹子所赐!

  我心中怒火燃烧,无处发泄。

  抽完血,白大褂扔给我一个棉球,让我压住针口,防止血液流出。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假装脚下一崴,身子朝旁边倾了过去。很自然地,我右手拿着已经染了我宝贵鲜血的棉球正好戳到白大褂的左手腕上。那片正好没有被手套遮盖住的地方,留下了一块触目惊心的血迹。

  白大褂盯着自己的手腕足足有十几秒,然后嗷的叫了一声,飞速往洗手间跑去。我吹着口哨离开……

  也不知医生的脑袋是怎样的构造,给我开了那么多检验单。我抱着一大沓单子在学校仅有的十几个科室之间穿梭往来,等我一切检查完毕,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妈呀,这没病也要累出病啊!

  然后我抱着一堆检验结果给医生看,变态医生只说了一句“没什么问题,可以出院了”,然后给我开了一大堆治疗感冒及调和肠胃功能的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看看时间,都快中午了,白让老子折腾了这么久!

  在出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昨晚我浑身发冷入院,是在用冷水洗漱之后。今早我在医院洗手间用冷水洗脸时,浑身一阵发冷。等我用衣服将手和脸擦干后,浑身发冷的感觉这才慢慢散去。难道说自己的症状跟接触冷水有关?

  我提着一袋子药走出校医院门口,正好看见赵凌月往这边走来。只不过平时走路总是昂首挺胸充满斗志的赵大书记,现在却是耷拉着脑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赵大书记,您有病了?!”眼看赵凌月要撞到我身上了,我喊了一嗓子。

  赵凌月吓得往后一跳,抬头看见是我,立即摆起了大书记的架子,“黄翔!大白天的,你搞什么鬼!……你才有病呢!本来是听林一鸣说你昨晚住院了,过来看看你。想不到你还活蹦乱跳的,早知道就不来看你了!”

  我还没说话,赵凌月一阵唇枪舌剑,将我的话锋彻底压制。真是霸气!

  林一鸣即大林也,我让他替我今天请假的。这也是赵大书记的严谨之处,能说林一鸣绝不说大林,能说郑飞也绝不会说阿飞的。只不过你嘴里说我居然活蹦乱跳的,是什么意思?难道看到我卧病在床或是陈尸医院你才高兴?!呸呸呸,真是晦气!

  好男不跟女斗。看赵凌月涨红了脸,我也不再去招惹她,只是好奇说道:“哦,我还以为你是来看病的。不过看你无精打采的,气色真的不怎么好啊?”

  一句话扭转局势!赵凌月本来还要对我发起言语攻击,听了我的话,这丫头立马泄了气。她抬头看我,语气温和了许多,“黄翔,你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听林一鸣说很严重的样子。你确定现在要出院?”

  “鬼才知道我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浑身发冷!但是到校医院之后,症状逐渐减轻了。今早做了检查,医生说我可以出院。”说完我向赵凌月扬了扬手中的一袋子药还有里面各种检验单。

  “奇怪?”赵凌月低头沉思,然后忽然说了一句,“黄翔,你该不会是故意借机逃课吧?”

  听完之后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逃课就光明正大地逃,我才不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感觉我的人格受到了侮辱,我立刻抗议。

  “好了,好了,我只是随口说说。”赵大书记竟然罕见地打住了话头,“黄翔,今天早上给韩叔叔打电话,说辅导员还没有醒。我真担心昨晚上方诚……”赵凌月说话时神情落寞,眼睛里竟然有了些许无助的神色。

  方诚?嗯,我也在想昨天晚上浑身发冷是不是跟他有关系?毕竟昨晚大腿上被这小子的鬼爪子搞了一下。而且昨晚浑身发冷的时候,寒冷的感觉也是以被抓的那个地方为中心扩散的。想到这里,我心里忽然有些七上八下。

  “黄翔,下午上完课,我想再去医院看下辅导员,你到时跟我一起去吧。”我正在思索着,忽然听到赵凌月说话。

  “我?”我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发自内心的有些抗拒。佳人有约,应该是很高兴的一件事。得温柔可人的软妹子相伴,是多少屌丝的梦想啊!可是赵大书记虽然长得也算清秀,但是太过凌厉,我这个屌丝可消受不起啊。

  看见我犹豫的样子,赵凌月秀眉一凝,“黄翔!辅导员的生死,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担心?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给你发什么补助,她才会那么晚留在办公室……”

  最◇新章N节.上{)酷-#匠网‘b

  “停,打住!”我连忙以手制止,“赵大书记,你可别随便给我扣大帽子啊!”

  赵凌月叹了口气,语调降低,“黄翔,其实我在想……昨晚,方诚好像是被你那个镜子打跑的。要不,我们今晚拿着你的镜子,在辅导员的身边照一圈……”

  哎呀,你以为我这是照妖镜啊!你以为我是那些一边口中念着“天灵灵地灵灵”一边跳大神的茅山道士啊!还拿着镜子照一圈?想不到你这个当了大书记的人,思想竟然还这么落后!

  我心里咆哮着,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赵凌月。毕竟对于那个神秘的铜镜,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有什么神奇之处。

  “咳,咳……”看着赵凌月期待的眼神,我忽然怀疑这丫头经过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三观已经被完全颠覆了?

  “赵大书记,辅导员成了这个样子,我心里也很郁闷。所以,为了她老人家安心,我决定去完成她老人家的遗愿……”

  “黄翔,你说什么?”赵凌月横眉怒目,一副要将我大卸八块的样子。

  “啊!不好意思,我说错了。口误,口误……我是想去完成辅导员的愿望。”被赵大书记吼了一嗓子,我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就连忙改口。

  听了此话,赵凌月睁大眼睛,疑惑地望着我。

  “之前辅导员不是说门神大爷没回来吗?我想下午出去转一圈,看门神大爷回来没有?去医院的事,我就不……”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黄翔,你……”赵凌月小脸开始涨红,这是暴走前的征兆。我连忙从她身边跳开,快步走宿舍方向,“那个,我也说不定。到时候给你电话啊……”最后我含糊说了一句,然后风一般跑回宿舍。

  只听身后回响着赵凌月的咆哮声,“黄翔!你见鬼去吧!!”

  ……

  等我走进宿舍,见大林和阿飞已经吃完午饭回来了。而卢勇这个体育生,每天作息没什么规律,仍是不见身影。

  “等等,你先别进来!”大林看见我,忽然吼了一句。然后他拿着他在讨宝网上买的强力手电筒朝我照了照。

  “嘿,嘿!……大白天的,你看不清啊,照什么照!”我骂了这个二货一句。

  “嗯,有影子,不是鬼!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挂掉了呢……”大林嘴里嘟囔了一句,此时阿飞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哥们儿,我们还以为你挂掉了!欢迎回来!”

  我拿着手中的药砸向了这两个家伙!

  虽然早上中午都没有吃饭,我也没感觉多么的饿。随便吃了几块饼干之后,我上床睡觉,让大林下午继续帮我请假。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当中,我忽然听见有人在叫我,“小伙子,醒醒……”声音有点耳熟,但是不甚清晰。一连听到几声叫嚷,我有点不耐烦了,“谁啊,别喊了!”我失口出声。

  这样一来,我也从睡梦中醒了。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下午五点多了。肚子咕噜咕噜响了几声,看来是饿了。好吧,下楼觅食去!

  在往外走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睡梦中叫我的那个声音!靠,那不是门神大爷的声音吗?!这都什么情况啊,乱七八糟的。难道是我跟赵凌月说去找门神大爷,然后他老人家就有所感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 说:

  第二更,OVER!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