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个啊,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在跟隔壁的刘教授聊天啊!唉,都忘了他老人家还在这里了……”我看着卢勇呵呵笑着,却见卢勇盯着我的身后,眉头锁得更紧。

  我猛然转身,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病房最里面的那张床上空无一人!可是,刚才我明明还跟刘教授聊天来着。

  我的大脑瞬间空白,四核处理器立马宕机,随后我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鬼啊!”半分钟之后,我的身体才有了感觉。只见我一跃而起,一下子扑到了卢勇的怀里!刚才跟那个刘教授聊了那么久的天,现在人影都没看到,不是鬼才怪!

  可是,我为什么能看见鬼啊?!此时我伏在卢勇宽广的胸口上,浑身如筛糠一般。

  “喂,喂!哥们儿你这是干嘛?”卢勇一下子有些惊慌,想把我从他的身上甩下来。可是我双手紧钩着他的脖子,双腿夹着他的两腿,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在他的身上。

  吱呀呀……我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忽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鬼……又来了!”于是我的脑袋在卢勇的肩头上伏得更低,身子继续筛糠。

  “大半夜的,不睡觉吵什么吵!”一个女人的厉喝声传来,看来不是鬼,而是值班的女护士。

  “不好意思,我们……”卢勇身上挂着我,摇手像女护士道歉。

  我也一下子从卢勇身上蹿下来,扭头正看到双眼圆睁如铜铃、嘴巴张得可放下鸡蛋的女护士。她眼睛盯着我们,眼睛是惊讶、厌恶和不可置信,总之眼神怪怪的。咦,怎么小脸蛋还有些微微发红?

  “护士同志,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急忙开口辩解。

  女护士此时已是满脸通红,“别叫我同志!……你们,你们继续!”撂下这样一句话之后,女护士一路小跑离开了,剩下我和卢勇大眼瞪小眼。

  “翔子,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知道你很多时候胆子大得惊人……”

  “那是,咱是堂堂一条汉子,天不怕地不怕!”我骄傲地昂起头。

  “可是,又有很多时候,你表现得像个小姑娘似的……比如那次咱们一起去捅马蜂窝,我身上被蜇了八九个包都没吱一声,可你只是挨了一下,就呜呜哭个不停……”

  我一阵无语,“废话,你被蜇的地方只是胳膊腿,再说你又皮糙肉厚。可是老子被无节操的马蜂蜇到了命根子啊!”

  我忿忿不平地说着,然后看向卢勇,“大个儿,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在想,你是不是该去测下自己的取向……是不是正常?”卢勇终于憋出了一句。

  “什么取向?”我被这小子说得云里雾里。过了好大一会儿,我忽然明白过来,“大个儿,你个瓜娃子!老子可是男人,真正的纯爷们儿!”我向卢勇咆哮。

  “哦……那我就放心了!”卢勇做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没过多大一会儿,“翔子……你要还我的清白!”此时的卢勇换做一张苦瓜脸对着我,满脸的委屈。

  “大个儿,清者自清。你别听那个护士嚷嚷!”我努力去安慰卢勇受伤的心灵。

  “可是……万一有什么谣言,我……”卢勇仍旧是吞吞吐吐。

  “得了吧!你不就是担心潘晓不搭理你呗。放心吧,你们两个正在热恋期,哪会因为一点谣言就闹掰了啊!一见面就又抱又啃的,想拉都拉不开……”为了安慰这个儿时的小伙伴,我一下子说了一堆开解的言语。

  随之,我忽然发现自己说得有点太多了。

  果然,卢勇满脸通红,“你,你怎么知道跟潘晓……”卢勇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也难怪,他跟潘晓的事情,目前仍处于地下阶段,还未公布于众。现在被我一下子说了出来,他不吃惊才怪!

  说起这潘晓,也是今年的新生,卢勇在迎新会上才认识的。后来不知怎的,这两个人就慢慢联系多了起来,前段时间才刚刚勾搭在一起。看不出来,卢勇这小子外表忠厚老实,竟然是一个情场高手!英明神武的我,也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

  他和潘晓之间的事情,虽然一直没有公开,可这一切怎么能逃脱我的法眼!

  现在,见卢勇被我说穿了心底的秘密,满脸通红。我也只好圆个谎,“废话!你不爱打游戏又不K歌,还每天那么晚回宿舍,不是谈恋爱是什么?!稍微动下脑子就会猜出来好不好?!”

  “这……”卢勇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那,大林和阿飞知道不?”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两个家伙整天就知道打游戏看小说,哪像我这么英明神武!不过你还是早点告诉他们为好,不然这两个活宝到时闹起来,把你灌醉个十次八次都不成问题。”我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嘿嘿,”卢勇笑了两声,“你英明神武?英明神武的表现就是一下子跳到别人的身上去吗?”

  本来我正在自我陶醉状态中,听到卢勇的话,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感觉身上骤然一冷,这才发现刚才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个跟我聊天的刘教授——绝对不是人!妈呀,我怎么会看见鬼呢?一想到这些,我就感觉浑身发毛。

  “大个儿,如果我说我刚才看见鬼了,你会相信吗?”我仰头看着卢勇问道。

  “嗯。”这小子虽然嘴里应了一声,但脸上明摆着写着不相信三个大字。“翔子,我知道你生病了精神不好。要等会儿才能天亮呢,赶快抓紧时间休息吧!”说完这句,这小子翻身上床,不一会儿就开始呼呼大睡了。

  唉,想找个人倾诉都不行,还说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呢!?

  没办法,我也只好关紧房门并且从里面锁上,然后躺在床上。病房里面的灯我是不敢关了,真怕那个刘教授再过来找我聊天。

  我躺在床上,一时无法入睡。从昨天晚上进入雪姨办公室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校医院,我一晚上遇到各种鬼。老天为什么如此折磨我?难道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靠!

  想到门神大爷说我三日霉运不断七日必有祸事的话,我又忍不住呸了一口,但是心里在不住嘀咕:“难道门神大爷也是超级乌鸦嘴?”

  晚上发生的一幕幕不断在我脑海里闪现,直到将我脑袋里面搅成了一团糨糊。不知什么时候,我慢慢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使劲睁开眼,看见外面太阳升起老高,阳光已经照到屁股上了。再看向门口,卢勇这小子仍在酣睡。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继续传来。我下了床去开门,揉着眼睛说道:“谁啊,什么事?”门拉开之后,一个白大褂闪身进来,正是昨晚值班的小护士。那护士上下打量我几眼,眼神里似乎有古怪的笑意。

  t更BT新/最%P快上酷q'匠(}网q

  靠,这样盯着我,老子可不是吃素的!于是我也看着女护士,对他微微笑着。

  护士妹子的脸拉了下来,“你笑什么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

  “变态!”女护士骂了一句,然后扭头离开。几分钟之后,她又走了过来。“黄翔是吧?呵呵……这名字真好,哈哈。”

  靠,又有人取笑老子的名字!我的脸上马上阴暗起来。

  女护士不再刺激我,“医生让我通知你,赶快去开单做检查。记住不要吃东西,很多项目要空腹检查才有效!”说完这句,她才一步三扭地走开。

  想起自己昨晚的痛苦之状,还是去检查一下为好。于是我回到病房将卢勇喊醒,告诉他上课去,不用管我。在确定我真的没有问题之后,卢勇才离开了医院,自己上课去了。

  之后我找到医生,抱了一大堆检查单去做各种检查。刚到验血室,就感觉有人对我指指点点。定睛看去,一位穿着粉红色薄毛衣的年轻女孩正在跟验血室的一名中年女白大褂聊天,不时向我看上两眼。

  哟!这位毛衣妹子的身材当真不错,前凸后翘,恰到好处。在看我干什么呢,难道是对英明神武的我有好感?我心里一阵窃喜。

  再往前走几步,偷偷向那毛衣妹子瞄上几眼。咦!怎么感觉这么面熟。大脑转了几圈之后,终于有所发现。靠,这毛衣妹子不就是昨晚值班的女护士吗?脱了护士服差点认不出来了。怪不得对我指指点点,敢情是在传播八卦消息啊!真是一个八卦妹子!

  你说你一个年轻貌美的大姑娘,跟这些中年妇女混什么呀!?居然还学会了摆八卦嚼舌头,更可气的是还到处煽风点火,到处传播!知不知道传播谣言是要坐牢的!有没有前途呀!

  真是痛心啊,还不如多跟哥谈谈理想、聊聊人生呢!

  等我在验血室坐定的时候,八卦妹已经跟中年妇女打了声招呼离开了。临走时还瞥了我一眼,并暗中给中年妇女使了个颜色。靠,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啊!可惜这一切没能逃脱哥的法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今天有事,更新晚了,大家勿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