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特别的东西?说出来吓死你!碰见了方诚这个死鬼,屁股上的疼痛十有八九是拜他所赐。然后送赵凌月回来时又遇见一个疑似酒鬼。”我心里想着,但是这些都不能说出来啊。

  “水……洗手……冷!”想了半天,我只能说出此次疼痛的直接诱因。

  “难道是严重的风湿?”男医生又开始猜测了。“这样吧,我看你体温偏低,给你开些发汗的药物。检验科的人员晚上不值班,你明天再做一些详细的检查。今晚你就留在这里,以防有什么意外。晚上在病房注意保暖,有事叫我。”

  “可,是……”我开口说话。

  “没什么可是的,在这里听我的。放心吧,你的小命不会出问题的。你看你现在已经不再发抖了……”

  NY酷匠-网唯、一4;正|版I,其…3他N都是x盗版6!

  咦,可不是嘛!现在我牙齿不再打颤,浑身冰冷入骨的感觉也慢慢减轻。

  男医生边说着,边给我开住院单。然后一切手续办理完毕,我被安排到了一个六人间的病房。宿舍几个小伙伴商量一番,决定由卢勇留下来陪护。

  “翔,好好养病。放心,我们不会丢下你的。刚才都商量过了,我们轮流陪你住院。”离开的时候,大林给我打招呼。

  “滚,你是在咒我吧!老子明天就出院,不给你陪护的机会。”牙齿不打颤了,我也能正常说话了。

  “可别,”旁边的阿飞出声,“你要在这里多住几天,就说是帮助辅导员累成这样的。到时候咱们班上的美女,保准过来探望你!”

  “嗯,不错的建议,我要考虑考虑。”我嘻嘻哈哈跟这俩二货告别。

  病房里只剩下了我和卢勇,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的病号。

  “大个儿,谢谢你背我过来啊。”我向卢勇致谢,满脸真诚。

  “喂,别矫情啊!”卢勇向我做个鬼脸,然后我俩一起哈哈大笑。

  “你困了就先睡,反正这里有六张床,想睡哪张睡哪张。”我看向卢勇,让他早点休息。

  “好嘞!确实有点困了啊!”卢勇打了个哈欠,然后躺在了门口那张床上。“你有事叫我啊!”说完这句话没多久,这小子的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这时我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于是起身关了病房的灯,然后转身上床。熄灯之后,病房里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只有窗外走廊上的灯亮着,发出惨白惨白的光线。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些事情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有些无法接受吧。从小到大被无神论的思想教育了这么多年,今天突然就见到活生生的鬼了!真是倒霉加邪门!

  脑子里面乱七八糟地想着,渐渐地,我进入了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旁边床上,卢勇的鼾声清晰可闻;走廊外,惨白色的灯光仍旧亮着。

  迷迷糊糊中,在卢勇的鼾声之外,我隐约听见走廊上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努力睁开眼,我看到走廊里的灯光忽明忽暗。“靠,搞什么鬼!连个破灯都学会一闪一闪亮晶晶了,还怎么睡觉!”我嘴里抱怨了一句,然后翻身下床,走到门口去一探究竟。

  拉开门,我探头向外望去。此时走廊上的灯光完全暗了下来,骂了一句“烂后勤”之后,我就要回房继续睡觉。

  “小伙子!”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是不是睡不着啊,要不我陪你聊会儿天?”

  我揉揉眼睛,只见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位老人。他拄着一根拐杖,花白的头发梳得十分齐整,架着一副金丝眼睛。老人白色衬衫外面配了一件淡灰色的毛料马甲,下身穿着西裤皮鞋。看老人的气质和打扮,多半是学校里的老教授。

  “老大爷,这么晚了你还出来转悠?你在哪个病房,要不我送你回去?”看老人独自站在走廊里,我忙问老人。

  “不用不用,我就在隔壁。自己一个人在里面呆的时间久了,出来活动活动。”老人慢慢向我走来,边走边说,同时用手杖指了指隔壁的一个病房,示意他住在那里。我看那个房间里漆黑一片,想来也是只有老爷子一个病号。

  老人已经走到我病房的门口,我虽然哈欠连连,但也不好意思推老人走吧?于是只好跟在老爷子后面,等他进了病房,我随手关上了房门。

  老人刚进入房间,就看见卢勇这小子在门口的床上呼呼大睡。

  “嗬,这小伙子真有活力!”也许是没想到房间还有另外一个人,老人吓了一跳,身子往旁边挪了挪。

  “哦,这是我室友,陪护的。”我连忙跟老人解释。

  “噢,这样啊……”老人似在自言自语一般,然后走到房间最里面的床边坐下。我也只好走了过去,坐到了老人的对面。

  “小伙子,你是哪个年级的?学什么专业?有没有女朋友呀?”本来不知道跟老人聊些什么,但老人却是先打开了话匣子。

  不到十分钟,老人就像查户口一般,将我的个人信息都盘查了一遍,只差问我的银行卡密码了。

  我本来迷迷糊糊,被老人一番头脑风暴般的发问,现在也开始清醒起来。接下来,我也知道了这位老人姓刘,是我们学校历史考古系的教授。聊着聊着,我们两人也开始熟络起来,到最后这位老教授竟然拍着我的肩膀叫起“小兄弟”来。

  据刘教授自己讲,他平时一半时间在武江大学教书,一半时间在外进行考古活动。走南闯北,他阅历自然丰富,可谓见多识广。听着他讲的那些在外考古的逸闻趣事,我真有点后悔没有报考学校的考古专业。

  老教授滔滔不绝地讲,我津津有味地听,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翔子,你在干嘛?说什么梦话?”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糟糕,我跟刘老头儿聊得热火朝天,忘记了卢勇还在睡觉!

  “大个儿,不好意思啊,吵醒你了。我在跟人聊天。”我转过头,连忙向卢勇表示歉意。

  啪!灯光亮起,应该是卢勇按了开关。只见他已经从门口的床上坐了起来,眼神古怪地看着我。

  我向他皱眉,表示不解。只见卢勇慢慢走向我,小心翼翼地样子。

  “大个儿,不用奇怪,这位是咱们学校的刘教授。他住在隔壁病房,过来跟我聊天的。”我看着卢勇,手往身后指了指。

  卢勇眯了眯眼睛,神色更加古怪,仍是慢慢朝我走了过来,一副怕惊动了什么的样子……

  靠!这小子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只见卢勇到了我跟前,伸出一只大手,把我拉起来,然后将我往原先的病床上拉去。我不知道这小子演的是哪一出,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他。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这小子在梦游!一定是,肯定是的!从这小子木讷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

  我那四核级别的大脑又高速运转起来,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对了,书上说看见梦游的人,一定不要把他惊醒!否则那人清醒之后,突然看到陌生的场景,说不定会被吓死。

  此时卢勇正在梦游,可不能惊醒他!万一这小子挂了怎么办?

  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也不再出声。脑袋再次运转,搜索如何处理梦游中的人。

  *****!书上说如果看见梦游的人,首先不要惊醒他。然后尽可能跟在他的身后,防止出现意外。如果可以的话,将他引导回他的卧室或床上,让他重新入睡。

  对,就这么办!

  此时的卢勇眼睛直愣愣的,把我扶上床,就要给我盖被子。此时我忽然有些感动!不愧是铁哥们儿啊,梦游中都不忘照顾我!

  我一定要拯救你,哥们儿!

  想到这里,我慢慢从床上起来,然后反过来拉着卢勇的手,慢慢往他床上走去。这小子一开始有些抗拒,随着我手上力气加大,他慢慢跟着我走了过来。

  到了门口卢勇的床边,我将他扶上床。他此时坐在床上,眼睛仍是直直地看着我。我按着他的肩膀,想让他躺下。谁知这货脸上表情忽然更加古怪,就是不肯躺下。

  我使劲按,他使劲挺!我使劲按,他使劲挺!……

  如此几番下来,我胳膊都有些疼了。“哥们儿,听话。我知道你不知道自己这是在梦游,乖乖躺下哈,睡一觉就好了!”没有办法,我只好轻声自言自语,生怕声音大些会把他惊醒。如果这小子醒来被吓死,我岂不是成了杀人凶手。还是那句话,这年头,好人不好当啊!

  “卧槽!你不是在梦游?!”坐在床上的卢勇忽然喊了一句,吓得我小心肝一颤。

  “我靠!不是你在梦游吗?!”我回过神也喊了一句,“你不梦游为什么下了床也不说话,眼神也痴痴呆呆,典型的梦游症状啊?”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在梦游,怕把你惊醒了然后吓死啊!”卢勇委屈地说道。

  “你才梦游呢!你们全家都梦游!”我在卢勇胸口上捶了一拳,忽然笑出了声。

  “哈哈!两个傻帽!哈哈哈……”卢勇笑得喘不过气来。

  片刻之后,他脸上的笑容马上凝固。

  “怎么了,大个儿?”我奇怪问道。

  “不对,不对!如果你刚才没有梦游,那是在和谁说话?”卢勇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自己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