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忍不住叫出声来。怪不得感觉这名字如此熟悉,原来是主编大人啊,名字每天都会在报纸上看到。《武江晚报》是武江市发行量最大同时也是影响力最大的报纸。宿舍几个人无聊之时,也会时不时买上一份报纸,一人手里拿上几张,分开来看。自己手里的几张看完之后相互交换,直到将整份报纸看完。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大林这个变态。这小子有一个癖好,一看报纸就想大号,而且大号完了直接用报纸解决战斗。这样一来,他拿走的那份报纸永远无法和我们交换流通,常常害得我们不能看完一整份报纸。一开始,我们不知道这小子有这嗜好。见他每次拿了报纸往厕所跑,还以为他肚子疼了。后来我们终于发现了大林的秘密,于是每次有人买了报纸回来后,都不先分给他。这小子却是每次冷不丁从别人手里抢来报纸,然后一路狂奔去厕所。用他自己的话说,报纸之于大号,就像白糖之于咖啡,豆浆之于油条,都是绝配!靠,这都什么比喻啊!

  “黄翔,黄翔!”我正在愣神的功夫,忽然赵凌月连喊了我两声。

  我回过神来,却见韩大主编正在向我伸出手,我连忙伸手过去。

  “你就是阿雪的学生?幸亏当时有你们在,要不然情况更加糟糕了。”看着韩大主编清澈的眼神,我没想到他没一点大人物的架子,如此平易近人。

  “哦,应该的……”我连忙说着,心想雪姨的丈夫果然和她口中说的一样,人相当不错。接着他看向周思雨,“小雨,也谢谢你了。晚上又有会议,所以……”

  “等小姨醒了再说吧!”周女神白了韩冬一眼,韩冬抱歉地嘴巴微张,丝毫没有脾气的样子。

  接下来半小时,大家都有些焦急地在急救室门口等着。终于,急救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戴眼镜的女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女士的家属来了吗?”女医生摘下口罩问道。

  “医生,她怎么样了?”韩冬冲了上去,周思雨也走到前面。

  酷匠a网¤永m$久|免费#K看Y小c说;1

  “你是?”女医生看了韩冬一眼。“哦,我是她丈夫。”韩冬脸上有了几分焦急之色。这时众人已将女医生围在了中间。

  “你们把我围这么紧,我怎么说话?”女医生脾气还挺大,环视一周后说了一句话。她有意无意间瞟了我一眼,然后又看看韩冬。我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等众人退开了一些,女医生才对着韩冬说道:“你太太的状况很是奇怪,我做了二十年的医生,也是头一次碰见这种事情。”

  “我小姨到底怎么样了?”周思雨急忙追问。

  “依照你们的说法,她是因为操劳过度才晕倒的。她一进了这里,我们就给她做了全方位的检查。结果显示她的心跳、血压完全正常,后来检测免疫、激素水平等各项指标,也没有发现异常之处。最后我们怀疑她有脑部受损或是萎缩症状,依目前拿到的检测报告来看,脑部结构也是正常的。”

  “那她是不是很快可以醒来?”韩冬问道。

  “奇怪的地方就在于此,虽然她身体各项指标正常,但是对各种刺激没有丝毫的反应。依目前状况来看,很难说清楚她什么时候会醒。”女医生干脆地说道。

  “医生,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周思雨紧张地抓着女医生的手臂说道。

  女医生看了她一眼,“我们会尽力的。除了昏迷不醒外,可以说目前她无丝毫的生命危险。所以我们会派专人看守,观察一晚看情况如何。同时我会联系院里各个科室的专家,明天进行会诊。”

  “谢谢你了,医生。”韩冬真诚地说道。女医生向他摆了摆手,然后说道:“家属可以进去陪护,其他人还是先回去吧。”

  韩冬对着学校的几个领导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让他们先回去休息。几位领导客气了一番之后,也都离开了病房。

  “对了,你们几个也回去吧!晚上我在这里就行了。”韩冬最后对仍旧站在外面的我们三个人说道。

  “姨夫,我也留在这里!”周女神自告奋勇。

  “韩叔叔,我也留下来吧,照顾辅导员方便些。”赵凌月这丫头可真是人精,这么快就认了一个叔叔。

  韩冬看了我们几眼,温和说道:“你们都还要上课呢,回去吧。我自己在这没问题。”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韩冬,一点也不像寒冬那样冷厉,我忽然觉得雪姨看人的本事还真不是吹的。

  “姨夫……”周女神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韩冬拍了下肩膀。

  “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简单的一句话,周女神听了却是微笑了一下,然后跟我和赵凌月一起离开。

  “小雨,等等!”我们快走出大门的时候,韩冬忽然喊了一句。只见他大步走了过来,拿了一张红票子塞到了周思雨的手里,“现在晚了,天又冷,你们打车回去吧!”

  “好的,姨夫。”周思雨只简单说了一句。

  “小伙子,路上照顾好她们啊!”韩冬拍拍我的肩膀。

  “放心吧,姨夫!”我拍着胸口说道。

  又是一股寒气升腾而起,我扭头,看见了周思雨眼睛里的寒光。

  好在我脑袋灵光,马上明白了问题的所在。“啊,不是……韩叔叔。刚才跟着叫顺溜了。”我装作憨憨的样子,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

  “不就应该这么叫吗?雪姨的老公,当然要叫姨夫了!”我心里嘀咕了一句。

  “没关系,快回去吧。”韩冬只是催促了我们一句。

  我们挥手跟大主编再见,然后很快在医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在走向出租车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打起了小算盘。出租车里除了司机之外,还有副驾驶位,以及后排的三个座位。有几种情况我会和周女神坐在一起呢?第一,赵凌月这个大灯泡自告奋勇去副驾驶位,这样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和周女神坐在后排,享受一下二人世界。这也是最好、最理想的一种情形。第二种情况是,我们三人都坐在后排。这种情况下,我和赵凌月、周女神三人的座位排列就有六种组合方式,其中有四种排序方式都会使我和周女神挨在一起。也就是说,我有过半的可能跟周女神坐在一起,呼吸她的呼吸,感受美妙的时光。

  可问题是,我忽然想起在某杂志上看到的文章。里面说在美女的眼中,跟她一起打车时,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是最有魅力的。这样的人独立,不从众。最重要的是——坐在这个位置的人是随时准备替大伙支付出租费的。这样的人不仅有经济基础,更可贵的是他有勇于担当的优秀品质。

  这话还真对!像宿舍里大林阿飞等二货,每次坐公交都恨不得逃票或是投游戏币。更不要提跟他们一起打车时候,个个都像老鼠似的往后面钻,谁也不肯坐前面的情况了。这样的人,有个苕子的魅力哟!?

  想到文章里面的话,我脚步慢了下来,大脑却是飞速运转起来。算了,还是坐副驾驶位吧!显示一下自己勇于担当的品质,说不定能在女神心目中加分不少。

  我走到副驾驶的位置,刚想拉开车门,一只白皙的手掌从旁边伸了过来。“我来坐前面,你坐后面去!”周思雨清冷的声音响起。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拉开车门,坐到了司机旁边。

  我无奈,只好走到后面,跟赵凌月坐到了一起。靠,最坏的一种情况!我心中咆哮。

  “去武江大学。”我们都上车之后,周思雨对司机说了一句。也许是慑于周女神的清冷气质,一向以讲段子侃大山著称的武江出租车司机,突然也变得沉默起来。一个人的气质,对周围的人竟有如此大的影响?

  也许是在雪姨办公室里一番折腾之后,大家都累了。也许是汽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从而使人恍惚。医院到武江大学本来只有二十分钟不到的车程,我却感到路程是如此的漫长。渐渐地,整个人有些昏昏欲睡了。

  赵凌月这个丫头表现得更萎靡一些。刚一上车,她就双眼微合,不一会儿就东倒西歪了。可是赵大书记,你也要注意点形象啊!女神就在前面坐着,你老是把头靠在我身上是几个意思?!

  每次我把赵凌月靠在我肩膀上的脑袋推开,两分钟不到,她就又凑了过来。于是,昏昏沉沉的我,又是将她一把推开……

  “吱……”轻微的刹车声响起,随之车身一震。昏睡中的我连忙睁开眼,抬头望望窗外,已经到了学校门口。

  咦?怎么入手有些柔软?靠!原来是赵凌月这丫头不知什么时候趴到了我大腿上,而我正趴在她的背上!透过后视镜,我发觉周思雨的目光有意无意间向后排座位扫了一眼。

  我的清白呀!怎么跟女神解释?!

  “赵凌月,醒醒!”我拍了拍赵大支书的肩膀,口中有些怨气地喊了一句。

  “啊?”赵凌月睁开她惺忪的双眼,然后抬头。

  “学校到……”我还没说完,忽然感到嘴角一丝异样,连忙伸手去擦。可为时已晚!

  一滴口水从我嘴角落下,正好滴在赵凌月微微抬起的脸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自己继续加油,也请各位支持啊。

  奇怪,我昨天已经应用了封面,怎么还没有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