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这样一副诡异的场景:一名四十左右、风韵犹存的女人一动不动躺在地板上。而离那女人不远处,一个年轻男子也直挺挺躺着。在他左右两边,有两个漂亮的年轻女子正在疯狂地解着他的腰带……

  为首的那名戴眼镜的女医生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名中年女医生才开口问道:“不是说只有一个人晕倒了吗?怎么现在有两个人躺着?!”

  “哦,是她。”看到我身旁周女神和赵支书完全懵了的样子,我忽然坐起身来,指着雪姨说道。

  ◎$更●j新!最快上}:酷f匠网

  “什么,黄翔?!你是不是早就能动了?”赵凌月站起身来,在质问我的同时狠狠踢了我一脚。这丫头下脚可真重,我一阵龇牙咧嘴。

  周女神此时也站起身来,狠狠瞪了我一眼。眼中万千刀光剑影,似要将我斩为千八百块。

  “呵呵,我刚刚才能动手动脚的。”看着女神面带薄怒的样子,我心中又是一阵慌乱,连忙赔笑了一句,也不管这句话是否有什么歧义。

  我真的没有撒谎!刚才被赵大支书折腾一番后,我身体停止了抽搐。再过一会儿,周女神又要为我宽衣解带,我心中激动。看着眼前两个丫头,对着我的腰带百思不得其解,我想入非非!同时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开始游走于周身,侵蚀我身体的那股阴寒之力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几个医生进来之前的那一刻,我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能够活动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几个医生不合时宜地闯进门来。

  心中骂着几个医生不知趣的同时,我也在暗骂自己,谁让你一时脑残在讨宝网上买了一个自以为牛气哄哄、号称三重固定永久耐磨宇宙第一紧的酷壁牌腰带?!这下吃亏了吧!你说你一个男的,把裤腰带搞那么紧干嘛?!

  “医生,请帮忙赶快将我小姨送医院!她还在昏迷中。”周思雨的一句话,惊醒了房间里的每个人。

  众人七手八脚,将雪姨弄到担架上,赶快下楼而去。作为当事人,我和两个丫头彼此对望,然后也都跟了下去。在出门的瞬间,两个抬担架的男医生对我挤眉弄眼,表情古怪之极。

  上了车,周思雨一直握着雪姨的手,不时叫声小姨,希望她快点醒来。而赵凌月则是先给学校相关人员打电话说明情况,然后和那个女医生交谈起来。而我则坐在两个抬担架的猥琐男中间,看着这两个人对我眨巴眼睛。

  这俩货一个是肌肉男,一个是排骨男。排骨男暗地里不时向我竖起大拇指,而肌肉男则小声说道:“兄弟,等会儿有空,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啊!”看来他们对于此事有着自己的理解,完全不相信刚才赵大支书给女医生做出的官方解释。

  这也难怪,现在不管哪个领域,官方消息一出,相信的人又有几个呢?!官方消息,说白了就是堆砌一些能从字面理解的词语,然后形式性地解释一些事情。但是事情本身的逻辑、情理,谁去管它!反正我已经给出解释了,爱信不信!

  难得糊涂!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像今晚发生的事情,我要是真的说了出来,保管眼前的肌肉男和排骨男被吓尿!所以,有时候官方解释还是很有必要的,很多时候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到十分钟,救护车就来到了市中心医院,雪姨很快被推进了急救室。我和周思雨、赵凌月三人在外面等待。靠在走道的墙上,我见周女神望向我,欲言又止。此情此景之下,我的小心脏砰砰就像小鹿跳。难道刚才我英勇无畏的精神感动了女神,她对我芳心暗许?

  “你……真的没有感到身上不舒服?”女神飘渺的声音传来。

  “没事,没事!”听见女神对我如此关心,我激动地从墙上挪开身子,然后一蹦老高,嘴里说着,“一点儿事都没有,别担心,你看我现在活蹦乱跳的……”

  “哦,也许是我猜错了……”周思雨轻声说了一句。

  正当我俩你言我语,倍感温馨的时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过来,“医院里禁止喧哗!还蹦这么高……”一个小护士冷着脸从我身旁走过。

  我本来想对小护士做个鬼脸或是来个动作,但看到周思雨和赵凌月在旁边,计划只好取消。

  十分钟之后,楼道入口传来急促脚步声。四五个人急匆匆赶了过来,赵凌月见了,连忙迎了上去。我看这几个人大概面熟,应该是我们学校分管教务行政等工作的头头。那边赵凌月已经在“副校长”“书记”“主任”的叫着,看来这小丫头在学校认识的人还挺多,不愧是个小支书啊!

  “凌月,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位留着“地方支援中央”发型的老头儿显然认识赵凌月,一到了这里就马上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于是赵凌月代表我们三个当事人向学校的几个官方代表又做了一次官方解释。看着这个小丫头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嗬,还真是这块料!

  几位校领导听了赵凌月的报告,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开始回忆起雪姨工作如何出色,做出如何大的贡献。人好好的时候不来夸一下,现在有事了,反倒夸奖起来了?看到几位领导认真的样子,我反倒替雪姨担心起来。为什么?电视上那些被人夸赞报道的,不都是在挂掉之后吗?

  雪姨啊,您老人家一定要挺住!

  人去了之后才说人好话,跟那些背后说人坏话的,怎么感觉是一个风格?

  赵凌月接下来又将我和周思雨介绍给了几位校领导。经过刚才的患难与共,她和周思雨已经认识了。

  那位留着“地方支援中央”发型的校领导听说雪姨是在给我发完困难补助卡、然后在对我进行谆谆教育的时候晕倒的,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小伙子,你今后可要好好努力,不要辜负你们辅导员的一片苦心啊……”

  “谢谢领……”我本想说几句客气话,谁想话还没说完,这个秃顶领导已经从我身边走开,来到周思雨身前,两眼放光。

  我靠,最近老是在报道色狼校长老师什么的,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低调点好不好,不然被人误解了怎么办?我暗地里真心替这位老大爷着急。

  “你就是思雨吧?”秃顶领导面色和善地问周女神,周思雨神色明显一愣。

  “啊……看来你认不出我了。我可是你爸爸的学长啊,记得你一周岁的时候,我还去看过你呢……”

  认识你个头啊,一周岁的小孩哪能记得住事情!认识美女也不是这么搭讪的吧?!我在心底咆哮。

  周女神修养真好!听到这位老大爷这么说,马上点头问好。

  “哈哈,想不到你长这么大了。对了,你爸爸身体还好吧,有空一定去看看他……”秃顶领导还在对周女神喋喋不休,语气里对周思雨的老爸极其尊敬。虽然不明白周女神的父亲是做什么的,但是从这位秃顶领导对他的态度看来,应该是很厉害的样子。

  “姨夫,你可来了!”周思雨忽然朝我们几个人身后喊了一句,语气中有几分解脱,又含了几分对来人的嗔怪。

  我转过头去,看到一位高高瘦瘦、戴着眼镜的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哦,是韩社长来了!唉,都是我们工作没做好啊……”秃顶男看到那人走来,急忙迎了上去,口里还不住地自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这是辅导员的丈夫,韩冬。”赵凌月轻声在我旁边说道。“哦!”我应了一声,怎么感觉这名字如此熟悉。不过寒冬林雪,辅导员跟她丈夫的名字倒是很般配呀!

  “就是《武江晚报》的主编兼报社副社长。”赵凌月又小声补充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