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了,我的眼睛瞎了!”我惊恐地大叫,甚至有了一丝哭腔。我宝贵的双眼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是用它来寻找光明的啊!没有了眼睛,女神再美,我也看不见了。

  “瞎你个头啊!这不是还有亮光吗?”我感觉赵凌月在我头上敲了一下,然后喊了声“辅导员”,就往旁边走去。我摇了摇头,揉了下眼睛,果然看见雪姨房间里还有微弱的光亮,正是周思雨一进门时拿的那个手电筒。

  “小姨!”周思雨急促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连忙忍痛走到雪姨身旁。

  “呲……呲”,随着几声奇怪的声音响起,办公室的灯重新亮了起来。只见此时雪姨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嘴唇也有些发紫。

  “快叫救护车!”周思雨叫了一声。我连忙打电话。

  见女神将雪姨拥在怀里,嘴里不停叫着“小姨,小姨”,我走了过去,关心地问道:“还有气儿么?”

  女神狠狠瞪了我一眼不说话。

  “怎么说话呢你?!”赵凌月又一巴掌拍在我胳膊上,正是刚才落地时撞击的部位。我疼得一阵龇牙咧嘴。这小丫头,刚才是谁趴我怀里来着,现在倒又摆起大支书的架子了?!

  “辅导员没事,心跳呼吸正常,只是昏迷着。”也许是有些过意不去,赵凌月回答了我一句。

  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要不然雪姨不明不白地被方诚抓了去,就此与我们永别了,警察问起来,我们怎么交待?

  看救护车还没来,我凑到两个丫头身边,“那个,过会儿来人之后,问起来的话,你们怎么回答?”

  两个人面面相觑,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作为从小接受先进思想教育的我们,对于鬼神之说,只当作好玩罢了,谁会想到刚才那一幕竟然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看这样子,身边两个小丫头尤其是赵凌月直到现在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更不要说跟其他人讲起了。

  如果我说有一个鬼来抓雪姨,然后镜子亮起黄光,鬼跑了。会有人相信吗?不把我当成神经病才怪!

  “要不,我们就说辅导员正跟我讲补助的事情,勉励我以后好好学习,忽然就晕过去了吧?就说她平时经常加班,解决同学们的困难,被累成这样的。”我怯生生地提议。

  “只能这样了!”赵凌月叹息道。我们三个人当中,估计作为团支书的赵凌月思想性组织性最强,看到刚才那个场景,对她的三观冲击最大,看来要有好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消化。

  “好吧。不过你先把你的衣服整理整理,把嘴角的血迹擦干净吧。”周女神也表示同意,然后又对我说了这句话,同时伸手拂了拂自己的秀发。

  女神果然心细。不然等会有人过来了,看到我嘴边有血、衣衫不整的样子,难免有些猜测。

  我整理衣衫,心里暗骂那个死鬼阿诚,下手真黑!外面看来我的衣服也被什么破损,可动一动胳膊腿到处疼痛,看来要买点跌打损伤丸了。

  “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不用担心,万一辅导员有个什么意外,虽然不能被评为烈士,好歹也能算是个因公殉职吧……”在整理衣服的同时,我嘴贱地小声说了一句。

  忽然感觉脊背发凉,两道杀气凌厉无匹地冲来!

  “黄翔!你给我闭嘴!”“闭嘴!”两声呵斥几乎同时响起。

  我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赵凌月满脸怒色,双眼直欲喷出火来,好像要将我烤熟了论斤卖了一般。而周思雨则是满脸寒霜,双眼冷冷看着我。她目光森冷,如有实质性的冰箭向我射来。

  妈呀,冰火两重天啊!

  “无心之言,呵呵,无心之言……”大丈夫能屈能伸,面对如此形势,我急忙卖笑,向两个丫头赔不是。

  我正在笑着,忽然感觉右边大腿上一阵刺痛,接着一阵奇寒传遍全身,如同置身于冰窟之中。“呀……”我只来得及喊了一声,之后就躺倒在地上,身子竟然开始慢慢抽搐。

  “黄翔,你又搞什么鬼?”赵凌月走到我身前,连忙低头问道。

  “身子……冷!”我在地上一边抽着,一边想着怎么会突然如此。想起来了,刚才方诚最后一下,好像指甲碰到我屁股后面。当时也没感觉怎么疼,所以未放在心上。难道是刚才那一指甲的功劳?

  此时我躺在地上,浑身血液似乎被冻住了一般。呼吸是凉的,感觉心口也是凉的!我多么希望出现电视剧里的情节:男主人公遭难,浑身发冷,然后女主人公褪下衣衫,用自己的体温帮男主取暖……

  最8新章We节上酷#k匠网

  抽搐中,我忽然看见周思雨向我走来,俯身蹲下,抓起我的手……

  妈呀,难道电视剧中的场景真的要变成现实了!?可是赵凌月这个电灯泡还在这里,我怎么好意思呢?

  只见周女神抓住我手腕部位,抚摸了一会儿,对赵凌月说:“好像真的有问题。身上冰冷,应该是被方诚伤了……”

  赵凌月也凑了过来,“黄翔,你怎么回事?伤口在哪儿?”

  “方诚那个死人的指甲划到我了……”现在我终于确认自己被鬼抓伤了。不知会有什么后果,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恐惧。

  “伤口在哪儿?我帮你看看。”周女神仍旧俯身在我身前,眼睛看着我,貌似很关心我的样子。阵阵幽香从她身上传来,我感觉这次真的值了,如果女神俯身再低一点就更加好了……

  好大一会儿,我才意识到周思雨在问我话,我连忙说道:“伤口在……在屁股上。”周女神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脸赵凌月也往后退了一步。

  至于吗你们?!这可是你们问我的,我在老老实实回答你们的问题。

  周思雨似乎叹了口气,然后回望了赵凌月一眼,“来,我们把他翻过身……”

  “你真的要看他的伤口?”赵凌月犹豫着说。

  “我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可能是他被方诚的阴气入体,如果不早治疗,可能会没命的。我这里有一些外敷的药……”周女神小声说道。看来这周女神还真不简单!

  我躺在地上,虽然周身还是冰冷,但是内心忽然有了一丝暖暖的感觉,而这感觉完全来自于我的激动——哇,我的屁屁马上就要暴露于女神的眼皮底下了!

  “这个……是不是要先解开他的腰带再翻身?”赵凌月弱弱的声音再次传来。哇,这小丫头懂的还挺多!以前总见到她颐气指使的样子,想不到这次团支书大人竟然有了点小女生的样子。

  沉默一阵后,只听周思雨说道:“哦,说的也是……“然后这两个丫头如白痴一般,都脸蛋红扑扑的,相互望着对方不说话。

  “这是干嘛呢?!快点来解我的腰带吧!”我在心底呼唤着。

  “哦,这个……还是我来吧。”也不知这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些什么,五分钟后,赵凌月终于开口。

  “唉,怎么不是周女神呢?!也行,凑合吧!”我心里叹息着。

  于是,一分钟后,赵凌月颤抖的双手在我腰间摸索。两分钟后,还在摸索,三分钟后,摸索……

  “姑奶奶,你快点啊!幸亏我现在浑身冰冷,要不然被你这样,嘿嘿……”我心里又开始心猿意马,身体也开始停止了抽搐。

  “黄翔,你的腰带怎么回事,怎么老是解不开?”尝试了几分钟后,赵凌月终于停下,有些哀怨地望着我,然后又求助般地望了周思雨一眼。

  周思雨无奈,也来到赵支书对面,像解微积分一样开始解我的腰带。

  我心中的火焰忽然升腾而起!身体也开始慢慢变暖了起来。

  “砰”,雪姨办公室的房门被大力推开,四五个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出现在门口。他们看着办公室里面的我们,目瞪口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昨天收到了很多同学的回萌一笑,好感动!楼主一直会关注你们的,感谢大家的捧场。

  不要脸的说句,能帮俺撸吗?

  保证做你的互撸娃!

  捂脸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