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方诚温柔地叫了一声,此时他慢慢恢复了一开始文质彬彬的模样。对嘛,有话好好说,搞凶神恶煞的样子,谁都不喜欢。

  雪姨继续讲述,好像今晚此刻,要将二十年想说的话一下子倒出来。“我也曾想换一个地方,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可是每次到了陌生的地方,我都会莫名地心慌。我会在梦里一遍又一遍地看见我们一起去过的湖边、小桥、草坪,仿佛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回去一般。于是,经过几次试探之后,我终于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我常常自己一个人去那些老地方,除了那座宿舍楼。”

  “渐渐地,五年过去了,可是我还是无法忘了你。这时候,父母都已经从学校退休。看着他们日渐增多的皱纹和不再挺直的腰躯,我知道这五年来,他们为我操碎了心。他们怕揭起我的伤疤,从不在我面前提起往事。可是,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到的是深深的忧虑……”

  “终于,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带了一个男孩子回家。我们两个人进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两位老人欣慰的笑容,笑得皱纹都舒展开来。妈妈跑去厨房,张罗了满桌子的饭菜。那一天,我才真实地体会到,一个人活着,不止是为了自己。”

  “于是一切按部就班,半年后,我们就结婚了……”雪姨仍是缓缓叙述着。

  “小雪,”方诚打断了雪姨的话,“你的丈夫,你爱他吗?”他的声音里满是苦涩。

  “他很爱我。”雪姨回答,“他知道我的过去,但是他留给我空间。他关心我的冷暖,不忙的时候还会亲自做饭给我。他每次出差到外地,都会带回一些小东西给我。我渐渐变得依赖他,他出差了,我会担心他的安全。他加班晚了,我会担心他是否还饿着肚子。相互关心,相互信赖,相互依靠,相互习惯,这也许是一种爱吧。”雪姨的语气逐渐变得平和,说起他的丈夫,语气中多了温暖的味道。

  也许,每个人都曾有轰轰烈烈的爱情。都曾有刻骨铭心忘不掉的那个人,忘不掉的那些事。但最后,那个始终陪伴你,直到生命尽头的人,才是你一生幸福之所系吧。

  听着雪姨的讲述,我怎么感觉自己经历了一场爱的教育?

  “小雪,我要走了……”方诚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脸上满是落寞神色。他飘然转身,“看到你,我已经很知足了。”丢下一句话之后,方诚向门口走去。

  呼……我和周女神、赵凌月都长出了一口气。

  “阿诚,我一直都记着你。可是现在,我有自己的家庭,还有放不下的父母……”

  阿诚背对着我们,摆了摆手,示意雪姨不要再说下去了,他的背影显得更加萧瑟。

  “阿诚……”雪姨轻声呼唤了一句,似是道别。

  眼看要出门口了,方诚骤然停住了脚步,我的小心脏骤然一跳。因为方诚停住的动作如此机械,说得形象点,简直就像汽车刹车一样。

  “这货别再回来啊!”我心里祈祷着。

  可恨的是这世界上有一个很无聊的专家说过一句很乌鸦嘴的话:你越担心什么,什么事情就越容易发生。这是我听过的世界上最乌鸦嘴的话,贝利的大嘴巴在其面前也只能算是小儿科。

  在我们不解的目光中,只见方诚慢慢转身,脸上显出痛苦之色。他用双手揉着脑袋,嘴里模糊不清地说着:“不对,不对!之前有人告诉我……”

  他的身体猛地一顿,好像有个人提着线,牵着他一般。“是的,小雪是我的!小雪爱的只有我一个人。小雪,我们走!”

  最新o*章$7节k*上l酷◇S匠!网

  刚才雪姨好不容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将这货说得离开。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卦了呢?脑袋被门夹了,还是这货生前精神有问题,所以变成鬼后也有了鬼格分裂症?

  “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想法来来回回的?”我看不下去了,冲着方诚吼了一句。

  “你,滚开!我要带小雪走!”方诚的语气突然变得生冷,整个身形开始扭曲涨大,眼睛又开始变成了红色。

  妈妈呀,又开始变身了!我心里叫苦。

  方诚一步步逼近雪姨!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站到雪姨身前。想来此时我的形象在周思雨的眼中一定很高大吧,差不多顶天立地吧?

  “闪开!”音量不大但满带怒气的吼声之后,方诚微一抬手,我啪的一下又被撂到旁边。方诚的大手继续向前,直指雪姨。

  一个白影忽然扑至,将已经怔住的雪姨拉到旁边,正是女神周思雨。

  不对啊,怎么女神的身形这么利索?难道练过?这样的话,以后我在跟她相处过程中可要小心了。

  “快逃出去!”周思雨对着我和赵凌月喊了一句,惊醒了还在心猿意马的我。接着她拉着雪姨,快速跑向门口。我也马上爬起来,忍着浑身的疼痛,跟赵凌月一起向门口跑去。

  方诚嘿嘿冷笑一声,挥手抓向周思雨和雪姨。周思雨虽然动作敏捷,但也被大手扫中,滚落一旁,而雪姨则被一下子抓住。

  翻滚着黑色雾气的大手,紧紧握住了雪姨,雪姨眼睛里出现了惊恐的神色。看那黑色大手好像由雾气组成,可不知怎的,却让雪姨无法动弹。

  周思雨被方诚拍中,我心中一紧!妈的,不知道怜香惜玉,万一女神破相了怎么办?我迅速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个有始有终的人。即使女神破了相,我也要对其不离不弃——假如她看得上我的话。

  让我长出了一口气的是,只见周思雨慢慢爬起身,头发散乱,几缕秀发拂在脸上,更添几分令人窒息的美丽。慢慢地,女神的眼睛里泪光闪闪,带有几分不安,伸手够向了雪姨的方向。

  靠,你个死鬼王八蛋,把我的女神摔疼了。看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我那个心疼啊!

  女神的手还在伸向雪姨。哦,光顾着看女神了,忘了雪姨还在方诚的魔掌之中。等我转头看向雪姨的时候,我却再次吓得腿肚子一软,差点趴到地上。

  只见此时的方诚,一手握着雪姨,另一只手却是放在雪姨的头顶,慢慢向上抬起。随着他的手缓缓向上移去,眼前出现了一副令人难以置信的场景。只见另一个雪姨或者说是一个虚影慢慢从雪姨身体里分离出来。

  方诚手上寸许长的指甲似乎在散发着幽幽蓝光。随着他的那只手慢慢抬起,雪姨的虚影也缓缓上升。

  魂魄离体!

  我忽然间头皮发麻,手脚冰凉,不知如何去应付这从未见过的场面。虽然我之前从未亲身经历过,但是鬼故事可是看过不少。有些恶鬼或鬼差会抓人的魂魄,我在书上不知读过多少遍了。亲眼看见这样的场面,可远不像看鬼故事那样轻松,我又一次差一点吓尿了。

  “小姨!”周思雨无助的声音响起。

  看着周思雨泪眼婆娑,我的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儿。歌词里说得好,好男人不能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好歹也算是一条汉子,妈的,拼了!

  我挣扎着走了几步,看见不远处居然有一个衣架。我冲了过去,拿着衣架向方诚握着雪姨的那只手狠狠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闷响,手中的衣架弹起老高,我感觉刚才如同砸在一块冻过的猪肉上面。方诚的手稍微松开来,而雪姨离体的魂魄竟然开始缓缓缩回体内。

  我心中燃起了希望,高高举起衣架想再次揍下去……

  “去死!”方诚冰冷地出声,右手不去抓取雪姨的魂魄,却是一下子向我扫来。我知道这厮的厉害,连忙举起手中的衣架,直刺向那只魔掌。

  咔嚓,衣架从中断成两截!这货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啊。这时我想到一句话,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衣架虽断,但巨大的冲击力仍使我飞了出去。人未落地,我感觉自己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涌。我靠,不会像电视剧里一样,被打得吐血吧?!

  我像死狗一般落地,擦了擦嘴角。靠!真的有几滴鲜血挂在嘴边。

  当,在我落地的瞬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我扭头去看,一只黄色的镜子落在身旁。正是门神大爷的铜镜。

  随着那声轻响,方诚也扭头看向那面铜镜。我也顺着方诚的目光看去,只见在黑暗中,那镜子表面又开始散发出黄色的亮光,光晕流转,如水流般轻柔,带着几分神秘。

  方诚赫然停止了动作!他又看了镜子一眼,眼中有几分惊疑不定。

  想到上次碰见女鬼时这个镜子发出的神奇力量,我抹了一把嘴边的鲜血,爬过去拿起了神秘的铜镜。就在此时,异变陡生!就在我触碰到铜镜的一瞬间,镜面上黄光大盛,照亮了整个房间。我忽然感觉眼前一片金黄之色,不可逼视。除此之外,其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咦哟喂!这就是现实中的亮瞎了我的钛金狗眼?!

  “啊!……”只听见方诚痛苦地嘶吼了一声,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我眼中的金黄之色慢慢消失,然后眼睛被黑暗占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