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吓得浑身发抖,失声尖叫一声坐起身来,却见外面天色已亮,清晨第一束阳光透过玻璃照进了宿舍。

  “翔子,干嘛呢!”卢勇嘴里不满地嘟囔了一声。

  我不去理他,坐在床上发呆,全然不顾自己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难道厕所借纸的人真的是鬼?”我从小接收无神论的教育,虽然也看些鬼鬼神神的小说和电视电影之类的东西,却从未真正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存在。

  自从昨晚在东湖边看见了女鬼和门神大爷,我的思想已经彻底转变了。原来很多传说中的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

  我一边对那个人的身份疑神疑鬼,一边想:睡梦中那人喊着让我还小雪,可是小雪是谁?我怎么还他?

  我尽量不去想这些无聊的问题,可是梦中那个人的声音如跗骨之蛆般,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终于,在床上猫了半小时之后,我起身下床。

  “翔子,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卢勇见我今天一反常态,有些奇怪地问道。

  “肚子饿了,出去买点吃的。”我边穿衣服边回答。

  “那给我带四个包子呗!”卢勇满怀期待地看着我。“好吧!”我当然没有拒绝他的理由。

  “我也要两个包子!”“我要一份煎饼,一杯豆浆!”大林和阿飞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好了,小兔崽子们,在家听话啊!粑粑出去给你们买吃的啊!”

  “滚!”“快点回来,饿死老子了!”拖鞋、枕头向我飞了过来,我连忙开门就跑……

  清晨的空气清新无比。在外面稍微转了一圈并吃完早饭之后,之前我心里的烦闷之情一扫而空。半个小时后,我提着寝室几个吃货的东西,来到宿舍楼下。

  宿舍前面一条小路,路旁的草木间水雾蒙蒙,偶尔几片叶子上有几滴水珠,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变成了色彩璀璨的宝石。几棵大树直立路旁,不少叶子都已变做鲜艳的黄色,映着阳光看去,竟也是分外的美丽。

  清澈秋日的早晨,一切宁静而美好。

  我面对眼前的美景,正在考虑要不要作首诗什么的。

  忽然一个曼妙的身影撞入眼前的景色之中,和周围的缤纷美丽融为了一体。女神周思雨!

  我激动得口水又要流出来了!难道老天如此眷顾我,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和女神相逢?这是秋天童话的开始么?

  见了女神,不知怎么,我忽然想到了昨晚在厕所捡到的照片。真的跟女神有些像啊,我思想有点走神。

  显然此时对面的女神也看见了我,不经意间向我这边瞟了一眼。能被女神注意到,对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幸福!

  于是我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想跟女神打个招呼。

  “黄翔!”对面的女神却是先开口了。要知道,昨晚才是我跟女神的第一次见面,她竟然记住我了。此刻她竟然在呼唤我的名字,尽管那语气里有一丝生硬。我觉得自己忽然被幸福砸中,然后整个人也变得迟缓起来。

  “黄翔,你是不是告诉别人,说昨晚我跟你在一起?!”女神向我发问,为什么感觉眼神不怎么对劲?有怨气,还有杀气!

  这事我昨天刚跟雪姨说了,她怎么知道?

  “我……那个,我……”我开始变得吞吞吐吐,双手不知放哪儿。难道这就是屌丝见到女神的标准模式吗?言语无序,手足无措。不行,要给女神留下好的印象!

  我鼓起勇气,迎着周思雨的目光,像个小孩子一样说道:“他们昨天说我恶作剧,偷门神大爷的被子玩!可是,你告诉我的,要送衣服给他。但我没有找到衣服……所以我说出了你,要你做人证。”

  结结巴巴磕磕绊绊地说完,发现我已是满头大汗。不知是听懂了我说的话,还是看见了我的窘状,女神竟然“噗”地一下子笑出声来。

  这个被全校男生称为冰美人的女神,竟然笑了——而且是对着我笑了!

  我的脑袋又是一阵眩晕,连忙慌不择言地说了一句:“你来这里是找我问这件事的?”

  “我才不知道你住这里呢。我起来跑步,顺便扔垃圾的!”女神脸上又恢复了冰雪模样,然后抬了抬手,将手上的东西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以后有些事情要说清楚,免得别人误会了!”女神慢跑着从我身边离开,临走时带起一阵香风,直沁入我周身各个毛孔,我飘飘欲仙。

  “哦……”我嘴里小声应了一句,学着女神的姿势,将手里的东西往垃圾桶里一扔,潇洒地转身上楼。

  爬上了四楼,来到宿舍门口,看着自己两手空空。靠!不对呀,我给那些二货们买的早餐呢?

  我疾冲下楼!……

  来到垃圾桶边,趴进里面翻找。还好,很快找到了我刚才扔掉的一大包东西。真是运气好,豆浆都没怎么洒出来。

  为了拿这些东西,我半个身子都探到垃圾桶里了。然后我抬头站直身子,拿起东西往宿舍走去。

  “同学,等一下。”身后有人叫住了我。

  我转过身,却看见两个熟悉的面孔。

  “校长好!”我马上弯腰,向那个消瘦儒雅的老人鞠躬问好。站在他旁边的人也很面熟,只是记不清是教务处还是后勤处的领导了,我也向那人问好。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级的?”听到校长身旁那位领导问话,我马上一一回答。

  “哦,”校长向我笑了一下,伸手将我头发上的两片树叶摘下,看来是刚才钻垃圾桶时弄到头上的。“赶快去吃早餐吧,别耽误了上课。”

  听从校长大人的吩咐,我转身上楼。

  到宿舍里大门口的时候,隐约听见校长的声音传来:“去核实一下刚才那位同学的信息,如果确实困难的话,每个月给他资金补助,或是固定向他饭卡充钱。唉!想不到现在还有这么困难的同学,去垃圾桶里找东西吃。唉!”

  校长叹息着和那名领导离开。我悲喜交加!

  想到门神大爷说我霉运不断的话,我这样到底是倒霉呢还是幸运呢?

  宿舍里……

  “翔子,这袋子里怎么这么多树叶?你不会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给我们吃的吧?”卢勇首先向我发难。

  Re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怎么会呢?应该树上落叶飘进来的吧。”我连忙赔笑。

  “翔,我的包子怎么都裂开了?”大林奇怪问道。

  “不要叫我那个字!”我大吼,“叫我翔子!至于你的包子,老板说是开发的新产品——开口笑包子。”

  “靠!”大林用这个字来表示很不满意我的解释。

  “我的包子也是肚子开花啊!”阿飞的抱怨声传来,“不过我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三个人齐问。

  “因为它肚子疼,要拉翔啊!”说完他自己这个乐天派首先哈哈大笑,卢勇和大林也跟着笑起来,同时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我。

  靠,我这名字招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整天拿来开玩笑!

  ……

  下午上完课,我和大林、阿飞一溜烟来到食堂。饿了一下午的肚子早就咕咕乱叫了,我们马上打了饭狼吞虎咽。我正盘算着等下回宿舍看一部欧美大片,这时赵凌月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黄翔,晚上七点半之前赶到辅导员办公室,有事跟你讲!”赵大书记只讲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小样,还怕我磨你的电话费吗?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吃完饭,我跟大林、阿飞这俩货说了情况,然后就要离开。

  “翔,”大林忽然拉住我,满眼的深情。“直觉告诉我,你这次去多半会凶多吉少啊。”

  “嗯?”我皱眉询问。

  “你知道,在这么一个时间——华灯初上。这么一个地点——封闭的办公室。一个四十岁左右风韵犹存的女人叫你过去,这意味着什么?”大林认真地看着我。

  我浑身一个冷颤,“二货,你的联想太丰富了吧!咦,看你的眼神,好像一副想替我两肋插刀的样子?”

  大林一拍胸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得无比豪迈霸气。

  “得了吧你!”我抬脚就走。

  “翔,”此时换做阿飞一脸忧色地拉住了我。“你这次去,一定要守身如玉地回来啊!”

  “你这都什么词儿啊!我怎么听不懂啊!”我望着阿飞道。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导员虽然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但听说一直没有小孩……这个年龄的女人,思想真的很难捉摸。关键时刻,你一定要把持得住啊。如果实在不行,你就舍身成仁吧!一定要活着回来!”

  哼!还是没听懂!

  不过这两个人满口的凶多吉少、舍身成仁的,也忒不吉利了吧?!

  甩开两个二货,我走出食堂,不到一刻钟就来到了学校办公楼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话说,周末网络也赛车么?登了好久才上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