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他,面露疑惑之色。保安大哥拍拍我的肩膀,“小伙子,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大一的新生吧?也难怪,以前的一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学校的位置不好,图书馆那边曾经是一片坟地。学校经常发生一些神神鬼鬼的事情,搞得人心惶惶。但是自从门神大爷在这里坐镇之后,这些事情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你说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学校的福星!?”

  “这保安大哥也太八卦了吧?”我心里不由得想到。看着保安大哥开始如唐僧般犯起话痨来,我连忙想走为上计。

  “老弟,怎么这么晚自己出去?是不是跟女朋友约会去了?”我刚转身,保安大哥又笑着问我。

  我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人艰不拆!保安大哥的一句话,戳中了屌丝的伤心事。

  保安大哥还挺善解人意的,看我脸色有变,连忙转移话题,“老弟,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学院的?我来记一下,到时给你报个好人好事。昨天门神大爷的被子被那个小混混抱走了,大家都很气愤。想不到今天被你找到了,一定要好好表扬!”

  “不用不用,小事一桩。”我连忙摇头。保安大哥大手一挥,“哎!年轻人不要谦虚嘛!现在的学生,像你这样热心的不多了。明天我要报告领导,这件事一定要好好宣传一下。要让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做了好人好事!”

  我沉浸在保安大哥为我描述的美好未来当中。“来,写下你的名字,学院,班级。”保安大哥郑重其事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心中欢快地哼着歌曲,刷刷刷写下了上述信息,同时加上了我手机号,企鹅号,微信号,电子邮箱。万一到时有的妹子仰慕我,想联系我呢?

  我哼着小曲回到宿舍,见大林和阿飞都在,只有卢勇习惯性缺席。

  卢勇本来是体育生进来的,后来因为跟我是发小,就找人换了宿舍,跟我们几个一起住。作为体育生,作息跟我们不太一样,所以大家都对此习以为常。可是只有我心里知道,这家伙最近老是这么晚回来是什么原因。

  快十一点了,卢勇这小子才偷偷摸摸回来。我们几个又闲扯了一番之后,这才都上床睡觉。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心中想着湖边碰到的女鬼,到现在眼前还不时浮现出它血肉模糊的骨架。又想到门神大爷对我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我心中更是一团乱麻。

  半夜,肚子里又是一阵翻腾。不知怎么回事,最近老是这时候被肚子闹腾醒,难道是食堂包子的原因?黑心的食堂老板,用了地沟油?

  我翻身起床,拿了手纸,一路向西,直往厕所赶去。

  推门而入,仍是昏黄的灯光。厕所里静悄悄的,不知何处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我随便找了一个坑位蹲下,然后无聊地看着昏黄的灯泡。

  “同学,带纸了吗?”一个声音突兀地在左边坑位响起,吓得老子腿一软,差点坐到便池里。那声音不带一丝情绪却又有些沙哑,正是昨天半夜向我借纸的那位。

  龟儿子,真是有缘啊!今天还敢耍老子!

  于是我悄悄地解决干净,然后将用过的厕纸从隔板下面递了过去。

  “给你。”我声音十分热情,眼看着手中的“二手纸”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不用说,肯定是被隔壁的兄弟拿去了!

  “咦?”隔壁传来探究般奇怪的声音,似乎对我递过去的纸十分意外。

  我捂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提起裤子站起身来。刚想离开,我忽然想:何不看看隔壁倒霉蛋是什么样子呢?

  卫生间的蹲位本来都是有门,可以从里面锁上的。但是经过不知多少人的使用,门上的锁位早就坏了,只起一个遮掩的作用。

  我悄悄来到隔壁蹲位,猛地将门往里推开一条缝,然后伸脖子朝里面看去!

  忽然一阵冷风从我头顶吹过,厕所里的灯泡一下子暗了下来。

  灯光昏暗,隔壁厕所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冷汗刷地一下子从我额头冒出,我大吼一声,手都没洗,一阵风跑回宿舍。

  啪地一下子按亮宿舍的灯管,我首先叫醒了卢勇。“大块儿,快醒醒!”我感觉自己说话间都已带了哭腔。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吓尿时。

  我感觉自己手脚冰凉,浑身不住地发抖。

  “喊什么喊,才几点钟啊?”卢勇不情愿地张开眼睛。大林和阿飞也被我吵醒,睡眼惺忪地望着我。

  “我,我……刚才碰见鬼了!”我说话已经开始发抖。

  “哈哈哈……”阿飞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开始大笑,“你是不是想讲鬼故事吓唬我们呀?”

  “吓唬你妹!”我心里大骂。“是真的,不骗你们!”

  “看来是真的,这小子脸色都白成这样了!”“有点像!”最后几个人终于确定我不是开玩笑了。

  于是我从昨晚开始,将这两次半夜上厕所的遭遇跟他们三人讲了一遍。三人听了我的话都将信将疑。

  “咦,你上衣口袋里是什么?”大林盯着我刚才上厕所时披着的衬衣问道。

  “啊!一个女生的照片!”卢勇不由分说将我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看了之后兴奋地大喊。

  “臭小子!你耍我们的吧!”大林抢过照片大叫。“你是跟女鬼约会了吧?而且还这么漂亮!”

  “咦,这照片上的人好眼熟啊。对了,好像是经济学院的女神周思雨!”阿飞又喊了一嗓子。

  ~?酷R匠(k网、正,版首C;发

  “什么!?”我们几个人同时愣住。

  “大林,我忽然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们喝酒回来,我隐约看见周女神和这小子一前一后走着!”阿飞向大林说道。

  “嘿!好像还真有这回事。只是当时喝多了,没怎么注意!”大林拍着脑袋做努力回忆的样子。

  “臭小子,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卢勇坏笑着问我。

  我一下子蒙了。这都哪跟哪儿啊!我碰见了鬼,向他们几个求救,没想到却变成了他们对我的刑讯逼供。

  “你们别再消遣我了好不?我刚才真的见鬼了,被吓得差点心脏病发作。”我无辜地说道。经过几个二货的插科打诨,我的紧张心理减轻了不少。

  听了我的话,几个人都用“谁信你的鬼话”的表情望着我。

  我从阿飞手里枪过照片来,仔细去看,只见照片上的人眉眼精致,果然跟周思雨有几分相似。“不对,你们来看!”我发现了照片上的几个疑问之处,“你们看,这照片老旧发黄,而且还是黑白照片,显然已经有好多年了。再看照片里面这人的衣服,还有邓丽君的发型,这人应该不是周思雨。”

  几个二货经过我的提醒,也基本是同意了我的说法。

  “那这个照片,你是从哪儿搞来的?”最后阿飞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郁闷地回答。“哦,对了,我刚才推开隔壁厕所门的时候,刮了一阵冷风,你们说是不是被风吹进我的口袋的?”我问几个人道。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照片原先是在厕所里面的了?是因为刮风,才吹倒你的口袋里。这么说来,有可能是某人无意中将照片掉落在厕所里的。”阿飞最后说道。

  “应该是吧,可是刚才真的有人跟我要厕纸,后来我推门,没看见人,只见刮起了一阵冷风……”我无力地望向他们三人。

  “如果真的有鬼的话……我们去看看,说不定是照片上的这个漂亮女鬼呢!”卢勇大手一挥,穿着短裤往外走去,我们几个在后面跟上。

  到了厕所,我指认了刚才的两个个蹲位,几个人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只好回去睡觉。

  我回去之后,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好久,这才慢慢睡去。

  昏昏沉沉中,忽然听见有人在我身边喊道:“还我小雪!还我小雪!”那人身形模糊不清,似乎如一团雾气般,在我身旁盘旋不停。只是他一直徘徊在我一丈开外,也不近我身前。我被这人喊得头晕眼花,我拍了拍脑袋,忽然感觉这声音如此熟悉。

  厕所借纸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