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听好了!”雪姨的声音传来,我连忙站直了身子,听她老人家训话。

  “第一,这周内你要在班级内做检讨,理由就是在外打游戏、半夜归宿,影响他人的生活和学习。第二,以后凡有集体活动,你必须参加,并且要负责搬运后勤物品。第三,以后凌月有什么临时性的工作需要帮助,你必须竭力配合她的工作。”

  “你对我的处理有什么意见?”雪姨在对我宣判之后,眼睛瞪着我问道。

  对于雪姨英明神武的决定,我只能忙不迭地点头称是。我能有什么意见?我敢有什么意见!其实我心里悄悄的在问:可以上诉不?!唉,还是班级管理制度不健全啊!

  “好了,没其他什么事。你赶快上课去吧。”

  “好,那我走了,辅导员。”我礼貌地跟雪姨告别。雪姨懒得跟我说话,只是向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出去。

  刚走到门口,我忽然站住。不对啊,我昨天抱被子是要送给门神大爷的,这可是好人好事啊,为什么现在反而被“判刑”了?看来刚才我是被雪姨的气势吓傻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转身,又走向了雪姨。

  雪姨看我转身回来,面上有些吃惊地问道:“怎么,还有其他事?”

  “辅导员,昨天我抱门神大爷的被子,并不是恶作剧。而是要做好事,把被子送给他……”于是我将昨晚碰见门神大爷的经历讲了一遍,只是故事中略去了周思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知道雪姨心里会怎么想呢?

  “你说的都是真的?”雪姨听完了我的讲述,抬头问我。

  “真的,真的,我怎么会骗辅导员你呢。我是看门神大爷在那浑身发抖,想回去给他拿件衣服。谁知道没看见衣服,所以将被子抱了过去……”

  “那你最后说抱着被子到山坡以后,没看到门神……不,门口的大爷。那被子呢?”雪姨继续犀利地发问。

  咦哟喂!糟了!刚才我将昨晚的故事只讲到这里,最后却没有说被子的下落,这可是重要的物证啊。早知道我就说自己最终将被子给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门神大爷,门神大爷还夸奖了我。如果我一口咬定将被子送到了门神的手上,也不会落到现在进退两难的境地吧。

  唉,还是自己太诚实了,编故事的能力太差了。

  看着雪姨瞪着我,我站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难道让我回答说我后来看到两个绿油油的光点、然后扔下被子撒腿跑了?真的是难以自圆其说啊。

  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把被子放在山脚,也就是碰见门神大爷的地方了……”

  “黄翔,犯了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是自己错了,还不知悔改。这样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雪姨向我发动了她的必杀技——政治教育。

  “像你这样随口一说,将自己的恶作剧说成了好人好事,是不是太信口雌黄了?那你怎么不说你向红十字会捐了一千万呢?反正也没人证物证,谁不会动下口?!”

  等等,好像是哪句话,使得在雪姨的教育风暴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的我,如同在漆黑的深渊里看到了一丝光明。

  对,人证物证,就是这句话!

  “辅导员!”身处暴风骤雨中的我忽然反击,打断了雪姨的攻击模式。“我有人证,我说的是真的!”

  “哦,”雪姨愣了一愣,“你说有人证,当时还有人跟你在一起?”雪姨发问。

  “是的,当时周思雨跟我在一起,她可以作证。不过,她跟我们不是一个学院的,找她过来作证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我挠挠头说道。

  “什么?!那么晚了,思雨跟你在一起?!”不知何种缘故,听了我的话,雪姨一拍桌子霍然站起,眼睛死死盯着我,像是要把我吃了一般。

  完了,这可是怒气值最高的表现啊!这时的攻击力量以十倍计!

  周围空气骤然变冷,空间似乎也被禁锢,小小的空间里似乎只剩下渺小的我和即将暴走的雪姨!

  我连忙倒退了两步,心里却不明白自己哪句话刺激了雪姨,竟将她的怒气直接提升到了暴怒的程度!

  死死盯着我看了十秒钟之后,雪姨慢慢坐回位子,用明显压制着的声音问道:“你说的是经济学院的周思雨吗?”听她的语气,似乎对周思雨十分熟悉。

  “是的,就是她。”虽然不明白雪姨何以狂暴如此,我现在小命要紧,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问题为好。

  “你们认识多久了?怎么认识的?那么晚在学校外面干什么?!”雪姨的压迫式提问如机关枪一般向我扫射而来。

  我只能如实回答。

  “哦,”听见我的回答,雪姨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你说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关于你的处分,等事情清楚之后,我再做决定。先上课去吧!”此时雪姨的话语里有一丝明显的疲惫之意。

  “谢谢辅导员!”趁此机会,我连忙逃出了这个对我来说如同法庭一般的存在。

  “黄翔,把你熊猫图案的外套脱下来!不然到了外面被人认出来,我可保不了你!”雪姨忽然在后面喊了一句。我答应了一声,连忙将外套脱下,团在一起拎到手上。

  走出了雪姨的办公室,我直往教室走去。既然今天被雪姨盯上了,逃课是不可能的了。倒是不怕雪姨查课,她老人家一学期难得几次进教室,我是担心她的小帮凶赵凌月打小报告。这个丫头整天多管闲事,今天肯定被她重点关照。大丈夫能屈能伸,还是忍得眼前一时之气,乖乖上课去吧。

  T酷_h匠P网z首YI发yd

  我一路上哈欠连连,精神不济。本来昨天晚上回来得晚,后来又不知被哪个缺德鬼骗走了手纸,在厕所又耽搁将近半小时。今天又早早地被赵凌月骚扰起来,接下来又跟雪姨斗智斗勇,我容易吗我?!

  忽然想到昨天门神大爷说我三日之内,霉运不断!难道被他蒙对了?

  三五分钟的时间,我已来到教室里面。因为是公共课,我们行政管理系四个班的学生一起上课。刚进教室,就见前面有一个学生在回答老师的问题。我是从后门进去的,扫了一眼,就看见了大林和阿飞。我走了过去,跟他们一起坐在了最后一排。

  说到最后一排,这位置真心好。因为是阶梯教室,这里居高临下,视野开阔,高端大气上档次。坐在此处,老师和美女的动作尽收眼底,具有俯视一切、君临天下的感觉。如有急事,又可随时开溜。当真是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

  至于前面几排座位,还是留给爱好学习的同学吧,我只求在这里能混个及格就行。

  此时前面那位同学已经回答完了老师的问题,老师还不忘夸奖他几句。我仔细看去,怪不得,原来是行政一班的唐松仪。

  这位唐同学是行政系的高材生,除了学习优秀,个人处事能力也强,最重要的是长得高大帅气,已经被女生们封为男神了。听说我们二班一些不争气的女生也常去一班偷瞄这位男神。随着这小子进入学生会工作,越来越多外系、外学院的花痴们知道了这位男神的名号。看来这小子指不定哪天就会沦落到哪位饥渴的猥琐大师姐的手上。

  小白脸的事情,我才懒得去关心。用手碰了碰旁边昏昏欲睡的大林一下,我问道:“哥们儿,几点了?”

  “还有四十分钟下课。”大林懒洋洋地回答。

  “正好。你也别装了!时间宝贵,快点抓紧时间睡觉!”我跟大林同时趴到桌子上,见周公他老人家去了。

  “最后一排那位同学,请你起来一下。”睡梦中我忽然听到有人说话,接着有人碰我的胳膊。

  我一个激灵从桌子上抬起头,顺便伸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教授站在讲台上,正用手指向我。我本能地站起身,却听教授继续说道:“好,就是你。请你来讲解一下这道题的解题思路。”

  我以为自己在做梦,于是揉了揉眼睛。不错,讲台上确实有一名老教授,可问题是——我不认识他呀!

  再看看老教授指着的黑板,上面几排弯弯曲曲的符号,看不懂!

  靠!怎么回事,难道我穿越了?来到了另外一个平行宇宙中!

  “同学,这是什么课?”旁边不见了熟悉的同学们的身影,我悄悄问旁边的陌生人。

  “微积分。”那人淡淡地答道。

  妈呀!我睡过头了,竟然一直睡到其他系的学生上课。挨千刀的大林和阿飞!也不叫一声!

  前面的老教授还在盯着我,我猛地一鞠躬,嘴里说了句,“不好意思,我上错课了!”

  在大家的哄堂大笑中,我夺门而逃!在出门的瞬间,我回头望向教室前排,只见那里有一个身影是如此熟悉。在那一瞬间,那个身影也刚好转头。面容精致无暇,清丽脱俗,正是女神周思雨。

  “原来这节课是她们系的啊!”我边跑边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