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正在发力,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方向失控搞到自己的鞋子上。我郁闷叫道:“哥们儿,你吓死我了!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告诉一声!”

  隔壁传来嘿嘿笑声,带着几丝沙哑,“我……来了二十年了。有纸吗?”那人又问了一句。

  听见隔壁那人在如此昏暗且夹杂了这么多有味气体的环境下还有心开玩笑,我心中对其佩服不已,“带了,还是心相印的餐巾纸哦!”我骄傲地宣布。

  “心相印……嘿嘿……心相印,”那人嘴里重复着我的话,到后来竟有一丝说不出的感觉在里面。此时我头顶的灯泡啪啪响了两声,突然变暗了许多。

  “靠!”我心里又骂了一遍学校后勤处的领导。

  “哪有人上厕所用餐巾纸的?你是骗我的吧?你要知道,骗人是不好玩的。”隔壁又传出了声音。

  “呵呵,我可不会骗人。不信你瞧!”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纸巾从隔板下面递过去少许。谁知嗖的一下,一整包纸巾从我手中脱出,看来是被隔壁的人拿去了。我心想这哥们儿真是个较真的家伙,连这个都要看清楚。

  “兄弟,我没骗你吧?”我在这边得意地问道。

  “嘿嘿,果然是心相印。你没有骗我,是个好同学。”隔壁人回答,接着便是沉默。听见隔壁那人不再说话,我心想这家伙肯定是专心于他自己的事情了,说不定还是便秘呢。于是我也没有打扰他。

  五分钟后,我解决了战斗,接下来就是打扫战场了。

  “喂,兄弟!我已经完事儿了,把纸巾给我呗!”隔壁无人说话。以为他没有听见,我又重复了一遍,还是没有人回答。

  “咦!不会像网络上的段子一样,被人耍了吧?!”我心中暗叫不好,半提着裤子来到隔壁坑位,却见那里空无一人。

  “龟儿子,什么时候跑的?!”我心里骂着的同时,也在不住纳闷。我又不是聋子瞎子,那人就在我隔壁,可我根本没听到有人离开的声音,真是奇怪!

  我住在楼道最东边,厕所在最西边,总不至于这样提着裤子回宿舍解决吧。倒霉的是手机也没有带在身上。想来想去,我只能用最原始是通信方法——吼。

  深夜,一个浑厚且凄惨的声音在男生宿舍楼响起——“***有活着的没?给我拿手纸!”“卢勇!”“阿飞!”“大林!”……

  一分钟之后,没有人过来。

  两分钟之后,没有人过来。

  ……

  五分钟之后,楼道里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哪个倒霉蛋在厕所里?”一个声音在外面问。听到有人说话,我激动得快要流下眼泪,“兄弟,我在这里!这里!”我连忙喊道。

  一个身材瘦弱的男生出现在我的面前,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我看着他递过来的一叠手纸,嘴里不住感谢,不住夸他是雷锋,是及时雨。

  那人摆了摆手,“得了!要不是被你吵得睡不着,我才不会过来!”那人转身离开。将要出厕所的瞬间,他停下脚步,回头笑道:“兄弟,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力喊的。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带着一脸求知欲的表情问道。

  “用手呗!反正你守着水池!”说完这句,眼镜哥潇洒离去。剩下我目瞪口呆,浑身冷汗。

  “用手?!”貌似是个可行的办法,但是我过不了心理这一关啊。虽然三哥们对此习以为常,但是我……真的下不去这手!

  我一身轻松地回到宿舍,看到大林和阿飞仍是像猪一样酣睡不止。此时加入他们的还有卢勇,不知这厮什么时候回来的,居然也睡这么死。也许这小子在我回来不久,也回到宿舍睡了,只是刚才我出去的时候没注意到他罢了。

  等等,刚才我在厕所被整盅,不会是这几个损友搞的鬼吧?有可能!但是刚才蹲坑隔壁那人的声音,这几个家伙万万是模仿不出来的。会是谁呢?

  我想了一会儿之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正在梦中和女神约会的我,被一阵手机铃响吵醒。“黄翔,快点起来到辅导员办公室。有急事找你!”手机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女声,不用猜也知道是我们班的团支书赵凌月。

  这个丫头,嘴尖舌利,好几次集体活动都说我自由散漫。都什么年代了,还给我扣大帽子!我才不跟她一般见识。

  今天这么早就被她聒噪醒,我心里着实气愤。关键是在梦里我就要跟女神牵手成功,却被她这么一打搅,全泡汤了。

  不能这么便宜了她!

  听见赵支书命令式的语气,我懒洋洋地拿起手机:“喂,哪位?”

  “我赵凌月!”支书大人重复了一句。

  “喂,喂!你说你是谁?我这里信号不太好。”

  “我是赵凌月,黄翔你听见了没有?!”赵支书的语气里已有了几分不耐烦。

  “啊!是支书啊。我手机刚刷了系统,不知道怎么回事联系人都找不到了。我还以为是谁呢?你看,我这信号又不好……”

  “黄翔,你听见我一开始跟你说的话没有?”支书大人再问。

  “啊?你说什么了?你再重复一下好吗,我没听见!喂,稍等一下啊,我去一个信号好的地方,免得又听不见了!你稍等啊,别挂机啊!”

  两分钟后,我慢慢走到窗前,“支书,现在可以听清了。有什么话你说!”

  嘟嘟嘟嘟,手机里传来了挂机的声音……

  半分钟后,赵凌月的短信来了,仍旧催促我去见辅导员。我心中有一千个不愿意,每次去见辅导员,都没什么好事。可这是组织的决定,想逃避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我梳洗一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然后直奔教学楼辅导员的办公室而去。在门外敲了几下之后,听到里面有人喊进来,我这才推门而入。坐在办公桌前的正是我们的辅导员林雪,暗地里我们都叫她雪姨。听说她本来就是我们学校的,毕业之后就留校工作。干了近二十年的行政工作,精明干练。赵凌月那小丫头的偶像正是雪姨,而雪姨看赵凌月也十分之顺眼。

  如今站在雪姨的办公桌跟前,看她抬头盯着我,我心里有些发毛。“辅导员,您找我?”我只能这么问了一句。

  “嗯”,似乎叹了口气后,雪姨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示意我也坐下。我恭恭敬敬坐了下去。

  “黄翔,你们都是成年人了。以后做事之前要有个思量,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由着自己的性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是纳闷无比,“这到底是演的是哪出戏啊,明显我不能代入其中啊!?”

  我正在想着,忽听雪姨语调高了起来,这是她怒气提升的表现。语调越高,生气值越大,就越要小心。只听她说道:“那你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雪姨说完,就将一张纸拍在我的面前。

  我拿过纸看去,只见纸上是一个视频截图。光线不太清楚,应该是在晚上。学校门口广场之上,一个人抱着一团东西,正往马路上跑去。

  等等,看着那人的背影,怎么如此熟悉!这不是我吗?!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我一头冷汗。画面上正是我抱被子给门神大爷、却被保安大哥追赶的情景。

  “想起来了么?”雪姨清亮的声音响起。“早上保卫科找我们各年级辅导员开会,并给我们散发了图片。当时我还说是哪个班的学生,这么调皮!想不到这个人却是我自己班的!”雪姨此时说话已有了一丝怒意。

  √`酷)匠网正版d首/U发K

  “你怎么知道是我?”也不知当时怎么回事,我脑袋一抽,却是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怎么知道是你?”雪姨的声音陡然提高,“你以为像这样幼稚的印有熊猫图案的外套还有谁穿?”雪姨啪的一声将手拍到桌角那张纸上。

  “是不是还想抵赖?!再看看你现在穿的衣服!连作案时的服装都不知道换一下!”

  我低头一看,可不!昨晚穿的那件熊猫图案的衣服还穿在身上!我真是脑残,再说谁知道那保安大哥如此较真啊。

  “幸亏早上我给凌月看了一下,她一下子认出了是你。”雪姨语调降低了一些。我听到此处,牙根却是痒痒的。怪不得雪姨能这么快破案,原来是有赵凌月这个内奸啊。

  “这件事,我跟凌月商量过,我暂且给你压下,毕竟学校其他人都不知道。要是学校保卫科或是教务处知道了,通报批评是肯定的,说不定还要记大过,将来对你毕业都有影响。”雪姨慢慢讲道。

  我听了之后连忙点头,“谢谢辅导员!”心里着实感谢她的不杀之恩。

  雪姨以手势制止,“先别谢我!我只是说不将你的事情报告上去,但是班级内的处分还是要的,以免你日后犯下更大的错误。所以,我跟凌月商量之后……”

  又是赵凌月这个丫头,我在心里不住地诅咒她脸上长满青春疙瘩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谢谢各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