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渐冷,夜将子时。

  我,一枚时而忧伤时而快乐的大学新生,此刻正吹着口哨、满怀兴奋之情沿山脚下的小路走着。小山虽然不高,但上面草木茂盛。和渺小的我比起来,深夜中的小山犹如一只狰狞的怪兽,张牙舞爪立在那里,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扑将过来。

  往前再走十几分钟,拐过弯就到了公路之上。然后沿公路直走二十分钟,就可回到学校了。忽然左边传来啾啾几声怪叫,在深夜中显得如此突兀,吓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连跳几下。

  “奶奶的!……”我心中连骂几声,这才想起左边正是武江市最大的湖泊——东湖。前两天还有学长开玩笑地告诉我,东湖中有很多女鬼哦!我对此嗤之以鼻,豪迈地答道:“如果真的碰见女鬼,一定要捉回宿舍当媳妇!”

  想到种种关于东湖女鬼的传说,向来对这些神神鬼鬼不太相信的我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又将外套的拉链向上拉了拉。紧张兮兮地走了几分钟之后,神经大条的我,心情又渐渐变得明媚,步伐重又开始轻快风骚起来。

  问我心情为何如此靓丽?我当然不会告诉你!即使我的铁哥们儿兼发小兼室友卢勇来了,我也不会告诉他的!不能说的秘密,藏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话说我手舞足蹈往前走,眼看就要拐弯走上大马路。一眨眼的功夫,我前方出现了一团黑影。“靠!难道是拦路打劫的?”也幸亏我反应迅速,立马跳到一旁。却不想踩到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右脚一滑,整个人已往东湖里落去。

  此时我又展现了自己身手敏捷的一面,身子立刻下蹲,降低重心。另一只脚踩住地面,两只手各抓住一大把岸边的野。就这样,英明神武的我慢慢从湖边斜坡爬了上来。

  “咦,不对,有股怪味!”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入鼻腔。我搓搓手,这才发现右手里面黏糊糊的。“咦哟喂!谁这么有情调,在湖边草丛里拉那个啥?!”我一边诅咒那个埋下“地雷”的人,一边找石子土块刮去手上的黄白之物。

  “妈的!难道是哪个女鬼看上了我,想把我逼到东湖里面,跟她配成个鬼夫妻?!是祸躲不过,我倒要看看刚才是什么东西吓了老子一跳!”我心里想着,看向刚才突然出现的那团黑影。

  此时马路就在不远处,路边灯光昏暗。因为这里正好是山脚的拐弯处,我站的地方光线十分的勉强。我睁大眼睛细瞧,慢慢才发现似乎有一个人挨山脚坐着。

  我壮了壮胆子,又上前几步。这才发现似乎有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儿依坐在地上。老人见了我,嘿嘿而笑,露出一口白牙,在黑暗显得闪闪发亮。看着老头儿黑漆漆的嘴唇,和如此洁白的牙齿,形成如此强烈的反差,我心中暗叹了一句:“大爷您真是墨唇未启笑先闻啊!不过我每天刷牙,为什么还是满口黄牙?只有二三十年的烟民才配拥有这样的特权呢!”

  “大爷,你这么晚来这里干什么!来了也别吓人好不好,搞得我差点做了水鬼!”看到一口标志性的白牙和那近似非主流的发型,我已经认出了眼前之人。说来也算是熟人,这老大爷正是那名每天在学校门口讨钱的乞丐。

  这老大爷整天驻守在学校门口,风雨无阻。学校保安也不能将他怎样,也只能任其占了一个墙角,搭了一个篷子作为根据地。保安换了一茬又一茬,老大爷却是岿然不动,所以大家都调侃说这老大爷是学校的门神。人们也不怎么为难这位老人,相反还有还多人施以援手,时常有人给他一些钱物。更是有些女生爱心大爆发,不时给其买早中晚饭。下雨时给他打伞,风起时给其送衣。去年冬天,一个女生还给他送去了一个带美少女图案的暖手宝,羡煞学校一干屌丝男生。有人无奈叹息:“为什么学校的女生对我就不如此温柔体贴呢?”众人只好回答:“谁让他是学校的门神呢!”话语中充满醋意冲天的羡慕嫉妒恨!

  不过这位老人有点不太正常,精神时好时坏。精神好时可以跟人来回说上几句话,精神不好时就开始神神叨叨了,说什么斩妖除魔,保卫世界和平。这时他往往还会从怀里拿出几本黑乎乎封面的书,让我们学习怎样斩妖除魔。我们将其前一种模式叫做正常模式,后一种状态叫做门神模式。

  此时老大爷笑过之后,抬起头望着我说道:“小伙子,看你骨骼清奇,将来必成大事。但你印堂发黑,三日之内霉运不断,七日之内必有祸事。不如买我这几本书回去以化解危机,你看如何?”

  哟嗬,这不是电影里面才有的情节吗?得,这老大爷又进入了门神模式!

  什么?说我三日内霉运不断?!看着我的右手,闻着手上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那啥的味道,我欲哭无泪。我都这样了,还不算倒霉吗?!

  看在他是门神的份儿上,我也不跟他计较。趁老大爷从怀里掏书的功夫,我连忙从一侧走开。嘴里说着“谢谢你啊,大爷。早点回去,这里不安全!”

  噌噌噌几步我就走到了大马路之上,到了此处,忽然感觉周围空气热了几分,我又将外套上的拉链拉开。刚才在山坡后面,为什么比马路上冷这么多?

  也许是那里草木茂盛,白天阳光也不怎么能照到的原因,所以晚上才会这么阴冷。我开动大脑,想了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然后信步向学校走去。

  刚走出十几米远,忽听身后一个女声喝道:“是谁?!”

  我的小心脏又轻轻震动了一下,这次不是吓得,而是因为那个声音是如此动听,使我的心间一阵荡漾。

  不管是不是喊我,也不管是不是女鬼,就凭那好声音,我潇洒转身。

  转身的那一刻,我却是差一点吓尿。一个长发白衣的身影从拐角处一下子跳到马路上,然后又慢悠悠走回阴影里。

  黑色长发,飘飘白衣,再加上那句好听的魅惑人心的女声。这可是标准的要出现女鬼的节奏啊!

  我傻傻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是遵循我的天性,返回拐角去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还是该服从我的理智,遵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江湖金典,撒丫子跑回学校,不再去管今天这么多奇怪的鸟事。

  “老伯,怎么是你?!”黑暗角落里又传出悦耳的女声。

  听到这句,我终于确定刚才看到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女鬼。而且这个人是我们学校的女生,不然怎么会认识门神大爷?说不定还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呢!长路漫漫,天赐良机,为何不做一次护花使者呢?看刚才的身影,身材还真不错,说不定还……

  想到此处,我擦了擦流到嘴角的口水,昂首阔步向那拐角走去。

  “老伯,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我刚走到山背后,就看到一个女生在弯腰跟门神说话。披肩的长发,白色的裙子,笔直的长腿。我的口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可惜门神不解人间风情,面对跟他说话的女生,他只是双手捧着基本黝黑封面的书,示意那女生去看他的书。

  我轻咳了一声,尽量发出温柔磁性的声音:“同学,我来和你一起送老大爷回学校吧。”

  那女生似乎为我富有魅力的声音所吸引,慢慢转过头望向了我。下一刻,我的呼吸在她回首的那一瞬间停滞!

  因为,眼前的女生,正是我们学校的女神!

  周思雨,经济学院金融管理系新生,身高:目测一米七零。体重:五十公斤左右。三围:不详,目测凹凸有致。住址:本人宿舍对面的女生楼。我那如四核处理器一般的脑袋中迅速提取了这位自军训起就被广大如饥似渴的师兄们发现了的女神的资料。

  我尽量平息自己的呼吸,但声音中仍旧有丝丝颤抖,声音中的磁性更是消失不见。“同学,这么巧啊,你也在这儿!你是周思雨吧?”这是我跟女神说的第一句话。

  周思雨听见我叫出她的名字,眉头微微皱起。估计很多男生这样找她搭讪过,所以看起来她也并无太大吃惊模样。看她凝眉不语的样子,我的小心肝儿又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顶住,要争气啊!”我在心里鼓励自己。

  “你也是武江大学的学生?”终于,女神开始和我交流。

  “是啊,我叫黄翔,学行政管理的。每天晚上都出来跑步……”听见女神的回应,我马上自报家门,同时向女神伸出了手。良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看来我真是和女神有缘。那就顺便说自己是出来跑步的吧,应该没有女生会讨厌那些喜欢锻炼身体的男生。

  但是我刚报出自己的姓名,就开始埋怨起我那不靠谱的父母来。你说你们什么名字不能起,非要在我名字里加个翔字。

  对此我老妈的解释是:“生你的时候,都流行起两个字的名字呢,人家电视剧里面都这样!翔嘛!不就是飞翔的意思呗!老妈希望你早日展翅高飞呀!再说你姓黄,黄翔黄翔,按咱们土话的说法,你听听是不是跟‘皇上’一个意思?!”

  年少天真的我,每次听完老妈的解释,往往是高兴得一拍自己的屁股,大叫“驾!驾!让开啊,皇上来了!”那时觉得自己的名字真的是威武霸气。

  *6酷G.匠2√网正P版qu首,U发

  可是时光转眼到了二十一世纪,童年终究过去。一切都颠倒了般,我引以为自豪的翔字,现在却突然有了另外的意思……

  天涯、糗百、微信上,到处都是翔。你让我情何以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佛魔说:

  谢谢酷匠的编辑,还有这个平台,使我能够发表自己的东东。向这里的前辈们虚心请教,欢迎指正。欢迎同学们乱入。

  第一章,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