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的景致十分端庄大气。这个端庄大气有个讲究。比如说,在我们东荒,景致的布置就不一样,比较自在洒脱一些,也比较随意。而九重天的景色,一处是一处。玉石为阶,金银为瓦。但这个端庄大气如果再大气的有所不同就好了。实在是太过闪闪发亮,虽然我小时候是在九重天混熟了的,只是已经过了五万年,这时的九重天,与那时候的有略有不同。我分明就是照着自己记忆中的路向瑶池走过去。却不由得走到了月华宫。

  其实也不能怪我,毕竟九重天到处都是一片奢华的样子,路口又都是种的雪白的曼殊沙,然后夹着些鸢尾。我连续走了几条错路之后,逮了一个扫地小仙,好歹问出了瑶池在什么地方。

  等我赶到瑶池的时候,宴会上的人堪堪齐了。就连天君也坐在座位上。

  我来之前,我爹特地嘱咐我,我现在是代任东荒之君,东荒的人虽然不爱端架子,但是该端的时候,还是应该端一端的。比如说,在宴会入场的时候,这个入场不应太早,应该等大半小仙到了的时候,方显出我的辈分和东荒之君的地位。再则入场不宜太晚,毕竟几位尊神里头属我年纪最小,不能让人家等我这个小狐狸。

  其实我的确是听进去了,也真真挑了一个不早不晚的时候出了门,只是这人算不如天算,偏生走错了路。耽搁至此。恐怕这架子端不好,怕是要丢东荒的脸了。

  “你怎么在这儿。”

  背后一个声音,吓了我一跳,回头,正看见离言一身黑袍,在我背后。这脸看起来是丢定了。

  “额……我觉得这里风景不错。”

  离言只是嘴角微微一挑,径自走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看风景了。”

  “啊,此处风景虽好,但耽搁久了,也是不妥。我还是同仙友一同进去吧。”

  ●酷匠{?网i首发

  虽然有些丢脸,但丢我的脸总比丢东荒的脸强。毕竟,损了我的面子,我顶多在东荒躲个几百年不出来。要是损了东荒的面子,等我爹回来,非扒了我的狐狸皮。

  离言是野狐不假,但人家也是北荒之君,修为也是顶顶的高,辈分也不低。天帝一向是个客气人,这位北荒狐君的面子还是卖的。而且离言长得好,还算是挺惹人注目的。他为人也不算低调。

  趁着这当口,我抓了殿前摆着的一盆月见草,从酒席后面绕了过去,坐在东荒君的位置上,将月见草塞在了桌子底下。端起酒杯,就当做是早已到了。

  坐在我对过的孔雀明王倒是见了我是怎么过来的,不过我跟他没结下梁子他也没这个必要戳穿我。

  我冲他笑了笑,端了酒盏,算是我求了他了。

  孔雀明王不愧是西荒梵音听久了的,心境澄和明静,自然不同于一般的仙,不会对我这样的小字辈多加苛求,我就喜欢他这一点。这也是君璃虽然是个鸟,却招我喜欢的原因。当然他和我爹交情也算可以。不过他与离言也是棋搭子。不比其他的鸟,和我们狐狸处的尤其不错。

  天帝他果然也是看着离言的,说明我跟着离言悄悄溜进来相当明智。

  天帝问道。“离言君怎么来迟了。”

  离言答“路上遇上东荒的小狐君,说了会话,这才晚了。”

  我一口糕噎在嗓子里,抓起杯子来也不论是水是酒,灌了几口,顺了下去。

  众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离言,仿佛了悟了什么。

  我真觉得惨了,我爹回来准保扒了我的狐狸皮,不知道能不能求求他,让他轻一点扒。

  离言冲我挑眉一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天帝此次宴会,借的是难得一见的月萱草开花,特地办了一个赏花宴。再一则就是请了诸仙,找些个青年才俊,给自家孙女相看相看,找个靠得住的孙女婿。这则八卦是月清嚼给我的,本来我与天帝那几个孙女就不甚相熟。于我也没甚么关系,只不过他有个孙女倾慕我大哥,也来过东荒几回,只不过我大哥委实看不上她,找个由头躲了出去。此次要相亲的,便是这个孙女儿。

  只是可惜了这有情的妾,以为请柬递到东荒,我大哥就会来九重天,确实有些天真。而我大哥应该也不会给我领回来这么一个大嫂。

  我没什么趣味不代表其他的仙也没什么趣味。不说别人,就是月清也十分兴致勃勃,似乎真的想娶那位天姬。。

  不是我贬低月清,他虽然模样不算丑的,但这碎嘴也是九重天少有。而且跟月老混的婆婆妈妈,唠唠叨叨个没完。九重天的女仙见他都是躲着走的,就算当初有倾慕他的女仙,此刻也都觉得自己是瞎了眼。

  “小姑奶奶,这位素川殿下虽然确实没你生的好,但在九重天也是数一数二的。”月清说,“若要真娶这样一位美人,也是不错的。”

  我心想,那位所谓的数一数二的美人我又不是没见过,也就算是个正常,我大哥自忖不能娶一个长得比自己难看的多的媳妇,于是就去南荒清修了。可见九重天的审美标准放的如何之低。

  “月清啊,不是我说你,我觉得你自己都长得比那素川公主长得好,你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能娶那位素川公主。毕竟,真真是你照照镜子,就会迷上自己的。”

  我这一段话说的忒恶心了点,月清打了个寒战。端起一杯水来灌下去压了压惊。

  “小姑奶奶,你有这个功夫调侃我,说明这个大事你还不知道。”

  “嗯?”

  我在九重天上消息不算灵通,有些事情不知道很正常。不知道月清又有什么大事。

  “我听说,那个北荒的离言君看上你了。”

  这个消息忒生猛了,我一个没坐稳从椅子上栽下去了。

  “小姑奶奶,你不必激动成这样吧!”

  我一个没忍住,月清头上就长了个包。

  “昨天你不是还说离言大了我五百多万岁,这期间看上他的女仙没一千也有八百,他要什么样的都有,指定是我想多了呢?”

  “昨天我是这么说。”月清摸着鼻子,“可是小姑奶奶,有个事咱不得不多想。你说小姑奶奶你虽然脾气暴了点,但皮相也是顶好的,万一这离言就喜欢你这样的,那小姑奶奶你不就栽了吗?”

  不得不说,月清这话说的很中肯,我预备揍他的拳头又缩了回来。只是离言仅凭一张脸来看上我,真是笑话。他每天照照镜子,审美档次都能提上去一级,必然是有相当的免疫。

  不过我这样的,这几万年我长开了,主意打到我头上的又不是没有。只不过我过得相当逍遥自在,性子早就养了开。我二哥没成亲之前,我和我大哥二哥堪称是东荒无敌三剑客,打遍东荒无敌手,饕餮口下抢过食。虽然最后没打过,还是我爹出面把我们三个狐狸崽子救下来。但名号拎出去也是响当当的。等我那个不靠谱的娘亲注意到要教我些端庄娴淑,发现早已为时已晚。

  喜欢我这样的,也是有相当的胆量的。

  偏生月清说的好像还很有道理。万一离言真的是那个有胆量的,我还真打不过他。

  “小姑奶奶,反正这赏花宴还有三天,你躲一躲,然后他就回了北荒,你也住东荒,也待有个百十来年碰不见的,以后再有宴会,你推了就是了。”

  月清虽然人不着调,话却说得很是智慧。毕竟惹不起咱躲得起。躲他个几天,我还是办得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