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九重天的天帝是个喜欢热闹的,隔三差五喜欢召集各方的仙君神人去九重天赴个宴什么的。

  我捡了我爹的请柬看了半天,忽然觉得头痛。因着我娘不知怎的,觉得在东荒里带着很是无趣,想去凡间走一遭,旅旅游,体验一下人生疾苦。我爹追我娘不容易,怎能放下心让我那花容月貌的娘亲一个人去凡界。必然是要同去的,并且还要去个百把年了吧。就把不甚重要的天君的宴会给退了。而我大哥去了西荒孔雀明王座下清修。我二哥新婚,自然是甜甜蜜蜜去过蜜月了,定然是不能在家的。我爹他思来想去,觉得我平日办事虽然不甚靠谱,但是要是重要的事情还是很靠得住的。百十来年的代东君还是做得到的。于是就上请九重天,告了个假。

  天帝之所以为天帝,一部分是因为他修为高,一部分是因为他好说话,大笔一挥,准了。

  然后我爹的请柬名字就改成了我。

  其实我不是很想去九重天,九重天给尚还幼齿的我留下过很不爽的印象。但其实我少时在九重天还是很占便宜的,原因就是九重天喜欢论辈分这个东西,这么一来,我就占了大便宜,原因在于我爹是四荒神君之一的白华,本身辈分就高。

  而且南海的玉虚神君孙子都有了,我爹才和我娘成亲,这亲,成的也忒晚了。就说月老的徒弟月清,大我一百多万岁,还不得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做小伏低喊我一声姑奶奶。故我虽然才五万余岁,辈分却极高,也当得起这一声唤。不过终究是年岁小,不比人家吃的盐走的路多。小时候又十分老实,被人家框的一套一套的。比如我一万多岁的时候,便听得月清说他将来承了月老的衣钵,就管得了我的姻缘,好歹将我的姻缘线牵到那个变态狐狸离言身上。唬得我哭着给他送了一百多年的云糕。

  不过后来我长了本事,明白了是月清诓我,直接从东荒杀上了九重天,将月清揍的连他亲娘都不认识。

  让我不爽的倒不是月清,我本来就是大度的狐狸,不会在乎那一百多年的所有云糕,权当是送给小辈的见面礼。真正让我不爽的,是北荒的那位狐君,离言。

  说到离言,就不得不提我少年时期的一桩往事,这离言虽然也是狐狸,但同我们这些狐狸有些不同。我们是天生的九尾。而离言,不过是只有一尾的杂毛狐狸,就算他修为再高,变化成人型,头顶上还顶着一双泛着蓝光的耳朵。就算是天生异象我们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天吴有八个脑袋,刑天没有脑袋,有这样的异象也还是很让人尊敬。而且离言至少还有一张还算好看的脸。但是,就算他长得好看,有其他奇怪的癖好就不好了。我小的时候虽然很是粉嫩可爱,但是也不至于伸手调戏了吧?若是你对小辈疼爱也好,只是动手动脚,也实在是......九重天一向清净惯了,却又是八卦传的最快最远的地方。而且持续性又特别强,几百万年前我爹是怎么将我娘诓到手的八卦,扫地小仙还能津津乐道的说个没完。可见九重天是个多么清静的所在!

  其实要说离言同我又是平辈,虽然大了我五百多万岁,而且好说歹说也都是狐狸,总还是沾亲带着点故。况且我父亲又喜欢他。要不是我同离言有了过节,现在说不定我一出门就能看见离言那张脸。

  其实我说早了,我还真是一出门就看见离言脑袋上那对狐狸耳朵了。

  据说在五百多万年前,离言刚刚成为北荒之君时,是一个清冷性子,板着一张脸,就如同北荒的万年寒冰。一点也不讨喜,而且本来就是野狐,众仙都是绕着走的。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改了性子,许是南墙撞得久了,终于悟了,谁也不欠他钱,没必要跟谁都板着一张脸。于是便见人笑的满面春风,春风化雨,能吹开蟠桃园里的桃花。本来他就长得好,此时一笑更是平易近人了许多。

  此刻改了性子的狐君听到了我这边的动静,回头看了我一眼,眼里那三分笑影我却丝毫不觉得平易近人,只觉得浑身寒毛一根根炸了起来,从头到脚来了一个透心凉。

  我刚迈出门的半只脚又缩了回来,看了一眼离言对面坐着的我亲爹。

  “凉夕,过来,见过离言上神。”

  我爹白华壳子也是生的好的,不过平时拘谨些,头上玉冠戴的齐整,一身白袍,比离言一身漆黑看着叫人舒爽。而离言因着头上那对狐耳,不好束发,一头银发就这么垂着,仅在发尾处绑了一块蓝色的丝帛。天君晓得他的性子,也不强求。毕竟有些仙也是有耳朵的,耳朵这个东西,窝在头发里也难受,大家还是可以体谅的。

  刚才他也看到了我是见了他才缩回去的,却愣装着没看见,竟也等着我过去。

  “本来是不愿麻烦仙友的,只是阿婉她一向想一出是一出,实在是不能去赴天帝的宴了。而凉夕又有五万年都没去过九重天了,就劳烦仙友给她带一带路吧。”

  此话如同五雷轰顶,劈得我有些站不住脚。近来我好像没惹着我爹,没揪他心心念念的宝贝芝草,怎么叫他生出来这么个主意。

  离言少不得用他的狐狸眼瞥上一瞥,我离着他近,分明见着他嘴角勾了一下。

  “仙友说的哪里话。我自然是愿意的。”

  我转过身,看着院子里那棵此时盛开的巨大梨树,花瓣随风,倒是带着一股清香。心里谋划着若是他要欺凌于我,我必然以命相拼。若是真有个不测,便要葬在此处,不知道我爹他会不会因今天的草率决定后悔。

  想及此事,不免觉得有些悲凉。但转念一想,我少年时期粉嫩可爱,他出手调戏也就算罢了。可如今我自认为毫无当时粉嫩可爱讨喜,如今我应当是入不了他的眼,这桩事情,只当没有便好。我不提,他不说。左不过是同行一路,东荒有尊号有地位的仙又不是没有。就算他是北荒的狐君,也会有那些不畏权贵刚正不阿的神仙出手相救的。

  其实我也觉得,我委实想的有些多。但是我方方面面想的极到。甚至连怎么防着离言的招都想好了,早早掐了几个印诀在手上。

  就连事实也证明。我委实想的是多。离言这个向导当得十分之好,一朵泛着蓝光的祥云不紧不慢的在我前面三尺之遥,一路上连个头都没回,我一手的印诀没用上半个,委实是有些憋屈了。倘若他这个向导不是那么敬业,略微动上一动也是好的,便可以借着他有图谋不轨的心思,这个由头,砸他一脸仙法仙术。

  可偏生他就这么敬业,一直到九重天南天门下了祥云才回了头。

  “已经到了,可还用我领你去瑶池。”离言一向温和知礼。

  )看正;版章3节上fS酷匠网

  “北君客气,不用了。”

  准备了一手的法术,就此浪费掉,说不失望是假的。

  我只顾失望,没留神手上一个火焰咒掉在衣服上。

  离言眼尖,手上捏了一个诀过去。火苗还没点起来,就灭掉了。

  “怪不得白华叫我好好照顾你,果然是笨到可以。”他一笑,“不过你这一手的仙法,不会是专门用来烧裙子的吧。”

  “......”

  都说离言是个通透人,什么看的都通透。只不过他看得忒通透了些。

  “多谢北君为凉夕带路,凉夕感激不尽。诶,那不是月清吗?月清,上次你借我的金丝玛瑙坠干什么去了。不会是又去赌钱了吧!那可是我娘送给我的生辰礼物,你快点还我。”

  月清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我拽走了。我悄悄回头看了一眼离言,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叫我又打了个哆嗦。

  后来,我与月清细细谈论此事,月清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几眼,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说。

  “这个事儿啊,委实是小姑奶奶你想多了,他离言是什么人,好歹也是北荒的狐君。相貌也是一个顶顶拔尖的,四海八荒倾慕他的女仙没个一千,也有个八百,这其中各种各样包含个全。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圆毛的,扁毛的,他离言挑啥样的没有,纵使小姑奶奶你真的天生媚骨。他也犯不上在路上就对你动手动脚。”

  我想了想,的确有理,开口想夸奖他。但是忽然又想起那天生媚骨好像是个不甚好听的骂人的词,下手的力道也重了几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