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自从六百万年前神魔大战之后便裂为四荒,南方鲛海,西方梵境,东方梨林,北方雪原。天帝为了犒赏神魔之战中有功之人,封了四方神君,南荒归了鲛人,西方为孔雀明王,东方封给了第一代狐君。而北荒,北荒最接近魔界,魔物横行。天帝思来想去,为此头痛了一百多年,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人选。最后思来想去,大笔一挥,派了重兵把守。

  本来也想这样一直维持下去,这么大概过了一万余年,但镇守北疆的天兵普遍觉得条件太过艰苦,风吹日晒,霜冻雨淋的,连魔物都觉得艰苦,只有他们戳在哪里,的确不是个事。一封封奏章递上了天帝案头。天帝万余年不痛的脑袋又痛了起来。但好不容易夺来的地盘又不能随随便便的扔了。于是乎,天帝又召集群臣,商讨北荒的事情。

  不过要找一个适合北荒君位的人,这个困扰天帝万余年的心病,此刻加上群臣的智慧也不能解决。毕竟是要常驻北荒的啊,试问北荒那地界,还挨着魔界,荒凉偏僻,哪里跟的上天界中央这里锦绣繁华。就算是一方君主,还不是要对天帝俯首称臣。说好听的是担任一方神君,说不好听得,就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天帝看着殿下的众臣,头更痛了,个个说愿意为他分忧。他问一句谁愿意前往北荒,这个个又互相推诿,做了缩头乌龟。分忧就是这么分的。

  正当天界众人倍感头痛的时候,离言出现了。只不过不是出现在大殿上,而是出现在北荒一个穷乡僻壤的狐狸窝里。以后来天界史官的说法,就是这个狐狸窝被神泽庇佑,祥瑞笼罩,产下千年不遇,万年不逢的独一无二的仙胎,是专门为北君之位而生。总之在现在看来,是丝毫引不得天界扫地小仙注意的一只杂毛狐狸。

  但毕竟离言是个人物,虽然自穷乡僻壤的狐狸窝出来,但是也算的上是奇才,无论后来史官如何渲染,其中事实也足以让人震惊。

  不过两千年,离言便以狐妖的身份收拾了在北荒横行的一众魔物,成了北荒的老大。

  这一下到解了天帝心头的苦闷,既然人家北荒都选出自己的老大了,那他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封了他做北荒的君主,也算是去了一桩心病。而且人家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仙胎,不是什么魔物就万事大吉了。总归地盘还是自己的。于是一封信派人递到北荒,总之就是委任你来做北荒的君主,请来天宫一叙云云。

  众人以为不过是一只杂毛狐狸,若要得到仙界招安,那还不是得屁颠屁颠的过来谢恩。可偏生新封的狐君是个有傲气的狐君,一封招安书石沉大海。人呢,更是没来。

  “看正版Eh章E节@上酷cw匠B●网,…

  天帝这才重视了,好歹人家也是一方老大,有点傲气也是应该的,怎么能是他一封信就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更何况他又不是什么小气人,客客气气的也没什么不好。派了十分之大的排场,特请了东荒的狐君白华,西方梵境的孔雀明王君璃过来。看看那位未来的北君。

  仙界的人这才惊了,东君白华那是什么人,那是自盘古开天地以来,得天地灵秀之滋润的第一只九尾神狐,又得了父神指点,在仙魔大战之中立下大功封为东荒之君。让他去接一只野狐?而那位西方孔雀明王来头更大,连西方佛陀在他面前都是小辈,什么人劳动他老人家前去,实在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这八卦从天界前往北荒的仪仗出发,在天界传了个遍,等到将那北君接回来时,天界殿前围得水泄不通,殿里扫地的小仙,端茶倒水的仙侍,都堵在这里为了一睹这位劳动两位尊神去请的狐君。

  打头从鸾车上下来的是那位东荒的狐君白华,一身整齐的白袍。随后跟下来的是孔雀明王。跟在两位瑞气腾腾的尊神后面的那位,便是狐君离言。

  满阶的小仙都知道为啥人家这么傲了,人家有资本。

  只见那位狐君墨袍雪发,额头上是冰蓝的君印。都说狐狸长得好,此番见到,这话时真的不错的,想当年,又有多少女仙追求那位狐君白华。虽然这位狐君出身说不上好,但人家是凭实力得到了北君之位。能打又好看的仙,那个不招人喜爱。一时间,狐君离言便斩获了无数女仙的芳心。

  只是,这位狐君脑袋上还顶着一对雪白的狐耳,耳尖上有两撮冰蓝色的毛。

  穿着红衣的月老也在看热闹的人群之列,一睹这位狐君风姿。手上便多了这位狐君的画像。只可惜他管得是凡间的姻缘,爱恨情仇。而这仙君的姻缘,造化劫功,只得是看天命石如何安排。

  不过这位狐君实在是太过冷情,凡五百多万年,动过心思的女仙也不算少,竟没有一个能踏进那北荒清冷的雪原里的。不免的心思要歇上那么一歇。

  但是事情有了转机,天帝感觉清净久了,想热闹热闹,时不时起个帖子,召集四方尊神来天界赴宴。

  不少人的心思活络起来。于是来赴宴的女仙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个个人比花娇,只盼着自己能入了哪位尊神的眼。

  白华也带着幺女凉夕前来赴宴。

  小狐狸吃的多,很快就吃饱了。然后又觉得宴席无聊,被宴席上的脂粉香气熏得直打喷嚏。吵着要出去走走。

  白华一想,这仙界又没有什么心思歹毒之人,自家崽儿谁都认识,丢了也有人给他送回来,便允了。

  于是小狐狸就出去了。一通乱走,这一走,不想就遇到了离言。

  瑶池水清,又兼着漫天的星子落在里头,周围是盛开的藤萝。花香阵阵,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此刻狐君离言正站在临水的亭子里,旁边一个女仙正满脸羞赦的递给他一封书信。

  凉夕虽然尚属幼齿,但是自幼被她那个不算正经的娘,和她不算正经的两个哥哥带的联想能力极强。一时间心思打了十好几个弯。满脸兴奋的探出头去看。

  这藤萝花有落的,有一片花瓣就是带着花粉落了下来。好巧不巧的端端落在她鼻头上。弄得她鼻子一痒,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

  等她狠命揉了揉鼻子,把自己弄舒服了,再去看时。那水榭里的人早就不见了。凉夕十分遗憾,痛恨自己那个不和时宜的喷嚏。连带着讨厌起这藤萝花架来,一脚踹了过去。更多花落下来,落了她一身。

  “你是谁家的崽儿?”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出来。

  凉夕一个踉跄,跌在地上,一串藤萝正落在她头顶上。

  说话的人,正是刚才在水榭里的离言。

  其实一开始离言对着小狐狸的印象还算可以,不过是一个冒冒失失跌进花丛里的小孩子,也没打算管。偏偏这小狐狸柔肠百转千回,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深恐自己是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而被杀狐灭口。对着离言伸过来的手就一口咬了下去。小狐狸牙尖,这一口咬得实在不轻。离言皱了眉。

  “谁带你来的,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凉夕也不管,翻身就跑。

  而仙界实在是无聊,有无事之人见了此状,便有一则八卦传开。就是这位离言狐君不知怎么看上了东荒的小狐狸,出手调戏未遂,反而被小狐狸咬了一口。而这小狐狸对这离言神君也不对付。不过都是狐狸,相煎何太急呢!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并且这一结,就是五万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