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火辣辣的太阳在空中闪耀,阳光炙烤着大地,人们背流着汗水,街道上,车子来来往往,人行道上,步履匆匆穿过一个个平凡的人们。

  走在去二中的路上,从今天开始的五天,我们将进行军训!

  军训!我似乎不以为然,但是,看看着天气,有看看我的体力,我真怕自己吃不消。

  我虽然有一米六的身高,但是我的身材十分的瘦弱,我的体育从小就很差,跑个四百米我都快累死了。

  感叹着光阴的流逝,很快,就来到了学校的大门。

  学校不大,门口,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刻印着金色的大字,“L区第二中学”这几个大字映入我的脑海里。

  工作人员在一旁指点,说是新生区那幢楼,看看分到哪个班,然后去那个班呆着。

  我迈着步伐,来到了那一张张纸的边上,一共只有六个班,我仔细的看着,翻查着我的名字,在哪儿呢!

  偶尔忽然闪烁出几个小学同学的名字,我的心里十分的激动。

  “易煦天,就在这,嗯……是在四班诶!”

  心里暗自感叹,为何每次都会碰到这种不吉利的数字。

  小学是二班,结果一二到底,到了初中是二中,还好没在二下去了,因为是“死”了吗!

  七年级是气死,九年级是就死。不过我才不在乎这个,我翻看着和我同一班的人。寻找着熟悉的名字。

  “曾逸飞”三个字出现在我的眼里,哈哈,他竟然也在,他的学习比我差点,小学是五年级的时候转校过来的。粗壮的身材,方正的脑袋,小学和他关系不错,没想到这回在同一班。

  话不多说,我往楼上走去,来到了自己的班级,走进门,人还不多,奇异的座位让我有些吃惊,原来,这个学校不算差,那是过往的事了,现在在搞教改,换了个以组为单位的坐法,八人围坐,一共六组,真是诧异,看上去比小学的坐法有趣多了。

  讲台上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旁边,手里正弄着什么,他看到我来,说了一句:“随便找个位子先坐下!”

  人陆陆续续的都坐满了,有感到时光匆匆逝去了,哎!

  那个中年男子是我们的班主任,好像在学校里还有些许名气,叫做叶向能。

  哈哈,我暗自一喜,听着叶老师的说明,貌似军训不用住校,以后七八年级都没有硬性要求住校,到九年级才住。原因貌似是学校太小宿舍不够用。

  这一届的新生差不多才两三百人。整个学校加起来也不足1000人,还是算上老师的,比起其他学校算小的了!

  听说实验有十多个班,人多着哩!

  老师有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学校的秩序,接下来好像要排座位。

  为了每组成绩的平均,老师采用的是成绩分制,例如如果第一名在这个组,那么这个组的下一名就是第七名。

  老师报着名字,人一个个的走到了自己位子上,我被分到了六组一号位,应该是分班成绩在这个班排第六,我这么认为。

  每组的一号位就是组长,二号是副组长,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位,掌管着组内的生杀大权,当然,这只有到巅峰状态才有可能。

  根据后来我的分析我将组长这个职位分成以下几级:无威副组长:起不到任何作用。

  权利副组长:掌握组内大权之一。

  无威正组长:比无威副组长高上一个层次。

  权利正组长:高于权利副组长。

  霸王正组长:所有组员都服从。

  帝皇正组长:在班级也起到一定性的权威。该阶段有分四级(贤者,圣人,太子,帝皇)

  我看了看自己的七个组员,有三个女的,四个男的。

  副组长是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小学是在三班,叫做陈昭荣。

  三号位的女生留着西瓜头,相貌平平。叫做何佳宝四号位的是个女生。大胖子,肥硕的身材想必体重无人能及。叫做赵瑞雪。

  五号位的男生看上去油嘴滑舌,应该和那陈昭荣小学一个班,叫做方建坤。

  六号位也是个女胖子,没有什么言语,叫做赵蔚。

  七号位的男生头发挺长,身材不胖,叫做何奕奕。

  八号位戴着一副眼镜,眼里流落着深沉,一看就是有心事,叫做王空虚。

  与他们互相交谈,认识,一上午就过去了,下午将开始正式的军训。

  酷匠网☆d首%发v%

  午饭后,教室里挺吵闹的,虽然都才刚认识不久,但也玩的有声有色。

  午休结束,教室里进来了一个青年男子,高大的身材,最大也才二十几,他就是我们的教官。

  他叫官无奈,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啊!

  我们来到了操场上,接下来面临着我们的就是军训了!

  “首先,我们一开始练站军姿。”教官洪亮的声音进入我们的脑海里。

  我们胡乱排的队。听着吩咐,站起了军姿。

  火辣辣的太阳在午后并没有消停,照着我们,我们热汗直流。

  我们穿着先前已经发给了我们的夏天校服,短袖,短裤,在寻常不过。汗早已将衣服湿透。

  不知是谁倒下了。老师扶着那个女生,去了医务室。

  “这就不行了吗!再给我坚持10分钟!”教官吼道。

  汗水早就把我浸透,我感觉快撑不下去了,但我并没有就此倒下!

  毅力,干什么事情都需要毅力,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毅力支撑着我。

  “快了,快了!”我一直在心里喊着。

  哎呀,原来时间是流逝的多快啊,可现在怎么还没到!

  又有几个倒下了的,我们班的体质还算是好的,后来听说三班几乎一大半的女生全都倒下了。

  我感觉十分的难受,当时的感受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算快要失去知觉,但我还是挺了过来,不知道是一股什么的力量,支撑着我,是一个信念,一股不能就此认输的信念,这种信念在日后有帮到过我,也有伤到我。

  “好,可以休息一下了!”教官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坐了下来,大伙儿都无力气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