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天,你太自以为是了,以为凭你一人,就能够要了我的命吗,谁给你的自信。”景昊阳没有因为景天那番话而生气不说,同时阴险的笑了起来,“在我看来,今晚死的人是你才对。”

  “残,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把他给弄死得了。”天道很不满景天那无时无刻也在装逼的样子。

  特么的,都是将要死亡的人了,还特么装,难道就不能够痛快地直接死一死?

  在天道看来,少主上已经够装逼,可是景天相比少主上更装。

  “你让所有人现身围着他,不要让他跑了,我有事情问他。”景昊阳很随意地摆摆手,他不想立刻弄死景天,就算要将其弄死,也得在事情搞清楚之后。

  景昊阳是暗卫之首,也就是队长,天道不能不听景昊阳的话。

  天道取出一个通讯器,朝着通讯器,给对方下命令,“所有人立刻现身,把夜枭杀神围起来,在没有任何命令之前,不能将夜枭杀神给杀了。”

  “一号收到...”

  “二号收到...”

  “三号收到...”

  ...

  当众人话音落下之际,嗖嗖嗖地从暗黑之中现身,化身成一道道残影,来到马路之中,围成一个圆,把景天团团包围起来。

  现身的众人杀意腾腾,就像是一群遇到猎物的狼群般,眸子死死盯着景天,仿佛只要景昊阳或者天道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猛扑上去,把景天给撕成碎片。

  看了眼将他围起来的八人,认出当中最为熟悉的一个人时,景天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屑,无视其中七人,朝着那最为熟悉的人嘲讽,“当惯了狗,是比较难学重新做人,也难怪你会回到景昊阳那条老狗身边当一条小狗。”

  “景天,你不要得意,今晚就是你的死期,同时在你死后,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人儿,你不配拥有她。”

  “哼,真是好笑了,老子不配拥有她,难道你配?”

  “你这话什么意思。”

  听了对方的话,景天不由摆了摆手,“幽紫煌,你个叛徒,你觉得小梦会跟一条随风倒,风吹哪里倒哪里的墙头草在一起吗?你死心吧,就算老子死了,她也不会傻得分不青红皂白,跟你这条狗在一起。”

  原本跟火凰睡那晚上,小斌出了点状况,使得景天不得不放弃跟火凰睡。

  然而那晚上,景天溜进去景楚瑶与织梦房间,虽说没有做过分的事,但却告诉了织梦,幽紫煌叛变回去狩猎者的事情。

  当织梦知道幽紫煌叛变后,便对其失望到了极点,那晚上更是叮嘱景天,幽紫煌若是对他下手,那就杀无赦!

  如果幽紫煌知道织梦想什么,他必定会痛苦不已。

  就在幽紫煌准备开口之际,景昊阳抢在前面说道:“景天,织梦会不会跟幽紫煌在一起,那就跟你无关了,反正你也是死人一个,织梦以后跟谁在一起,与你何干。”

  “啧啧,景昊阳,老子真佩服你,居然把幽紫煌这条没有任何进步的死狗从守护者组织挖回去,你是多缺人啊,”景天把景昊阳所说的话当做放屁,撇撇嘴道:“你要是缺人的话,跟老子说啊,老子免费送给你。”

  啪啪!

  景天拍了拍手,星光别墅对面那星辉别墅楼顶,隐藏起来的蔡银龙提着两个如同死狗一般的人现身。

  如果景昊阳能够看清楚的话,就能够看清那披头散发的女人,还有那只剩下半条命的男人是谁。

  “主人,真是不好意思,我下手太重,差点把这两人给弄死。”蔡银龙看向景天,带着笑意说道。

  “就算变成植物人也没关系,只要不死就成。”景天无所谓的回应了一声,他的目的是想在景昊阳面前解决景辰与孙美伊,就算两人奄奄一息又如何,只要目的能够达成就好。

  景天指了指站在楼顶边缘的景辰与孙美伊,“景昊阳,认出那两人是谁了吗?只要你开口,老子免费把他们送还给你,不过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能耐在两人摔下来之前,将他们接住。”

  “如果接不住,他们头朝地下来的时候,就会砰的一声,脑浆涂地。”

  说着景天摆出一副贱贱的样子,做出一个砰的手势。

  “景天,你个杂种。”景昊阳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出来之前,明明把景辰夫妇给藏起来,而且那地方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两人怎会落在景天手上。

  “随你怎么叫,你就算叫老子爷爷,老子也不会放过景辰两人。”

  景天耸耸肩,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看向景昊阳,随之话锋一转,“老狗,老子当初之所以不对景辰夫妇下手,无非就是想试验一下,你这条老狗是否有情有义,会回来救他们。”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冒险回来湘南救他们,同时还想找老子报仇,不得不说,你踏马脑袋被驴踢了。”

  景天觉得景昊阳蠢到了极点,救出景辰夫妇的时候不走,偏偏留下来送死。

  如今整个整个湘南全在他景天掌控之中,想要找他的下落,就好比如动动手指头那么简单,不管他们藏在哪里,都能够将其找到。

  先不说湘南地下世界的人能不能找出他们,光是蜥蜴那个微型的天眼系统,就能够随时查探到他们所在的位置。

  既然如此,想要找出他们,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听了景天的话,景昊阳立刻醒悟过来,随之不敢相信的道:“难道说,你留下景辰夫妇,就是为了引我上钩?”

  “算你不算蠢。”景天打了个响指,随即嘴角上扬,“景昊阳,既然你都已经现身,那就是说景辰夫妇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就让他们到地狱之中为你探路吧。”

  当话音落下那一刻,蔡银龙明白景天的意思,直接松开景辰与孙美伊,使得两人立刻头朝下一头从三楼栽下去,摔下去那一刻,两人手舞足蹈,多么希望能够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可是事与愿违。

  啪啪...

  两人连叫唤的机会也没有,脑袋就像摔在地上的西瓜般,立刻为之碎裂,红白之物洒落一地。

  景辰与孙美伊那无头尸体,抽搐了几下,便再也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死得不能再死。

  亲眼看着儿子与儿媳妇死去,景昊阳的心可想而知有多痛,就算用万箭穿心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本想追问景天一些事情,但现在没有这必要了,景辰夫妇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如今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那条路的名字就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景天~”景昊阳急促地呼吸起来,深陷眼窝的双眼通红不已,就像一头猛兽吼叫般,吼叫着景天的名字。

  “不用吠了,今天你就算真当条老狗,老子也要宰了你。”景天眸子突然一红,散发出来的杀意冲天,气势汹汹的道:“老子父母的仇,大小姐父亲的仇,老子今天一次过偿还给你...”

  好不容易才把景昊阳给引出来,景天绝对不会放过解决景昊阳的机会。

  今晚一定要把这条老狗给宰了,如果让其逃走,他景天以后一定没有好日子过。

  “天道,没有我命令,你不许动手。”景昊阳语气阴沉地叮嘱天道。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死,我也要为景辰夫妇报仇。”

  听到景昊阳决绝的话语,天道知道怎样劝说也没有任何用处,如今景辰夫妇死在景昊阳面前,作为父亲,景昊阳一定要为儿子儿媳妇报仇,他很理解景昊阳的做法。

  “幽紫煌,你想得到织梦的话,就把景天这么杂碎给杀了。”指向景天那一刻,景昊阳命令幽紫煌这墙头草出手。

  虽说他很想亲自动手,但是以他这年纪,还是时不时从后偷袭比较好。

  酷z匠网*永久r免F&费Gi看◎小说

  “景天,如果你选择自杀,我可以看在织梦份上,善待你其他女人,如果你执意要动手,别怪我对他们不客气。”幽紫煌带上指套,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景天直接无视幽紫煌,深呼吸口气,缓缓的道:“蔡银龙,我景天以赤剑之主的名义命令你们全部现身。除了幽紫煌这叛徒,还有景昊阳那老狗不能杀之外,其他人——杀无赦!”

  嗖嗖嗖...

  蔡银龙等十来名守护者护卫,瞬间便出现在马路之上,更是对景天抱拳,“我等定当遵照主人意思,杀无赦...”

  下一刻,包括蔡银龙的十来名守护者护卫,随之散开,往认定的目标狂奔而去。

  那七名狩猎者组织的人,同样在幽紫煌命令下,对蔡银龙等人发动强力的攻势。

  很快两波人便死斗起来,整条马路俨然成为战场。

  而这时候,景天看了眼没有任何改变的幽紫煌,“不要想着小梦曾经跟你认识,老子就会手下留情...”

  “与其废话,不如动手。”幽紫煌冷哼一声,整个人就地一蹬,立刻腾空而起,好像大鹏展翅般。

  凌空之中,幽紫煌突然冷笑起来,带着指套的五指徒然弯曲起来,朝着景天凌空猛然挥动手臂。

  哗啦!

  尖锐的指套划破空气那一刻,空气也是为之破碎,形成肉眼可见的气流,划过指套的时候,发出一道道可怕的呼啸之声。

  与此同时,一道由气劲凝聚而成的巨爪,犹如从天而降的如来神掌,仿佛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威能,气势磅礴,以摧枯拉朽之势地从天而降,往景天拍去。

  不远处的南宫炫斗与南宫炫耀,看到这恐怖的战斗时,不由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呢喃起来,这...特么根本不是正常人还有的战斗。

  就在南宫兄弟以为景天会被这灯光一下,隐隐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巨爪给拍死时,景天突然双腿一弯,整个人朝着巨爪冲去。

  “幽紫煌,如果你的攻击只有这么点能耐,你就可以去死了...”

  一跃而起那一刻,景天紧握起来的拳头被一层层可怕的气劲给包围,对着头上拍下来的巨爪猛然轰出的同时,景天怒吼一声,“风起云动拳,给老子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