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院长奶奶嘴里得知轩辕傲决的叮嘱后,景天一时间犯起了迷糊,轩辕傲决你到底什么意思,透过院长奶奶把这话告诉我,是想给我造成困扰吗?

  如果真是如此,轩辕傲决,你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想转移我的注意力,等我关注司马家的时候,把你给忽略不成?

  在江南的时候,景天即便见过司马相如,司马峰两爷孙,不过也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没有任何的接触。

  可以说是对两人完全不了解。

  不过尽管与司马相如,司马峰两人没有真正的认识,但是景天还是从梁嘉文那里得知,司马相如与夏轩龙的关系,两人关系可是非常的好。

  就连当初苏家有麻烦,也是夏轩龙让苏山河找的司马相如帮忙。

  当初没有司马相如帮忙,苏家恐怕早就不复存在,甚至就连苏灿贤也不能活下来。

  景天回想起那些事,便是得出一结论,夏轩龙很信任司马相如,两人几十年的关系,夏轩龙对其应该知根究底才对,如果司马相如真有问题,夏轩龙早就告诉大小姐,让其小心他们爷孙。

  可夏轩龙偏偏没有跟梁嘉文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再想起问轩辕问天与轩辕家关系那一幕,轩辕问天很确定地告诉他景天,与轩辕家不是一路人。

  不过这话当中的含义,到底想告诉他,轩辕家与守护者组织不是一路人,亦或是轩辕家单单与轩辕问天不是一路人。

  本来只需要烦恼一个问题,踏马的谁知道就这么随便一想,居然又要多烦一个问题。

  景天揉了揉脑袋,很后悔昨晚怎么就没把话给问清楚,如果现在打电话再次询问,轩辕问天恐怕就不会告诉他答案了。

  一时间,景天陷入了两难。

  尽管对轩辕傲决的话抱有怀疑,但无疑不是给了他一个信号,那就是司马家很不简单,否则轩辕傲决怎会叮嘱,没有绝对实力之前,最好不要招惹司马家。

  同时那番话也是给了他一个猜想,那所谓的狩猎者组织的主上,是否就是轩辕傲决本人。

  见景天揉着脑袋,满脸纠结的模样,院长奶奶安慰道:“孩子,奶奶虽不知道你烦恼什么,不过奶奶劝你一句,有些事,想不明白就不要想,越是想弄明白的话,那只会像落入沼泽一样,更加的深陷其中!”

  正如院长奶奶所说,不管怎样纠结,都不会有答案,那还不如不去想,顺其自然,等时间来证明一切。

  “奶奶,谢谢您提醒。”放弃猜想后,景天笑着说了声感谢。

  易武峰这先生已经解决,如今只剩下另一位先生,另一位先生,对他来说,已经构不成威胁,加上湘南有龙霸天这半步超脱之境的高手坐镇,应该不会有危险。

  除去先生,剩下便是隐藏够深的狩猎者组织。

  不过狩猎者组织有其他守护者抗衡,景天倒是不怎么担心,这可怕的组织有人阻止抗衡,那他就可以专心对付外来势力,与防范隐藏起来的景昊阳。

  加上他景天很有信心,相信很快就可以把把另外一个先生给引出来,让他露出真面目。

  透过窗户看了眼外面漆黑的环境,景天不着痕迹的笑了起来,先生,希望你这老鼠,会喜欢我精心给你准备好的奶酪...

  如果先生得知,景天特么的已经暗地里算计他,不知先生知道后,会不会很后悔,当初没有直接弄死景天。

  “对了孩子,还有件事奶奶得告诉你...”院长奶奶本来不打算打扰景天,不过为了孤儿院那些孩子安全着想,她不得不把大嘴与猴头抓孩子的事情给说出来,让景天知道。

  其实院长奶奶也是担心,如果事后再碰上这样的事情,那该如何是好。

  知道是轩辕傲决把孩子们给救下来,景天撇撇嘴,轩辕傲决,你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

  不管是什么都好,踏马的,你就不能吱个声,非得故布疑阵。

  “奶奶,轩辕傲决其实说得对,你们是时候搬离这里,这种地方,不可以再继续住下去。”景天苦口婆心的劝说。

  其实景天很清楚,没有轩辕傲决出手,指不定孩子们全被抓走,而院长奶奶也将会惨死对方手中。

  “孩子,如果有地方搬,奶奶早就搬了,这种地方谁愿意住?”院长奶奶无奈的叹了口气,能够有个有瓦遮头的地方就不错了,要是到了其他地方,指不定很快就被人给赶出来。

  到了那时候,能不能找个有瓦遮头的地方也是问题。

  这里虽然残破是残破了点,至少有瓦遮头,算是有个家,不用风餐露宿。

  以前不知道林战天支助的孤儿院这么差就算了,如今得知这情况,景天怎可能视若无睹?

  答应院长奶奶一定会给一个比这里好百倍的地方后,景天走出院长奶奶房间。

  B…酷@匠e网s√永{i久^免费看小说(

  “每天过得都一样

  偶尔会突发奇想

  只要有了多啦a梦欢笑就无限延长

  快乐时与我分享

  难过时陪在身旁

  掏掏它的神奇口袋就能把烦恼遗忘

  找传说的宝藏冒险到远方

  看我的任意门

  嗯嗯嗯...

  多啦a梦和我一起,让梦想发光...”

  大厅当中,梁嘉文摆出一副可爱的模样,教导孩子唱歌的时候,还配上手部动作,看得孩子跟着摆动小手,打起了节奏。

  走出房间那一刻,景天意外的发现,原来大小姐唱歌是这么动人,如果不是她教孩子唱歌,景天恐怕真没机会听到梁嘉文的歌声。

  “大小姐,你们继续唱,当我不存在就好。”对梁嘉文调侃了一声,景天便是对慕容晓晓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发现慕容晓晓盯着自己的时候,梁嘉文就明白过来,当即对其摆摆手,示意慕容晓晓赶紧过去。

  她相信,景天一定有重要事才找慕容晓晓。

  慕容晓晓走开后,梁嘉文对孩子笑了笑,然后拍拍手,“接下来由你们唱好不好?”

  “好!”以小明三人为首的孩子,大声答应后,便抢着唱了起来。

  此时,慕容晓晓走到景天身边那一刻,就被拉进院长奶奶房间。

  进了房间,慕容晓晓向院长奶奶打了个招呼,随即疑惑的看向景天,“有什么事非得在奶奶面前说,在外面不能说吗。”

  “里面外面都可以说,这不大小姐教孩子唱歌,我不想打扰他们吗。”

  轻轻捏了捏慕容晓晓鼻尖,景天简单的把孩子遇到危险的事情说了遍,便好声好气的把想法给说了出来,征求慕容晓晓同意。

  “把所有孩子拉去天门会所,你没开玩笑吧?”慕容晓晓忍不住惊呼起来。

  景天一脸的郁闷,这种时候,谁有心情开玩笑,要不是太急,一时间找不到地方,他也不想把孩子给拉去天门会所,再说不过就一晚上的时间,就算不同意,也不用这么大反应好不好。

  这不是摆明让他景天难堪吗?

  刚才他信誓旦旦的告诉院长奶奶,会找到地方,现在却整这么一出,叫他景天以后怎么面对院长奶奶,岂不是尴尬死!

  院长奶奶以为慕容晓晓不愿意,又害怕景天为此事与慕容晓晓发生争执,便所谓的的道:“孩子,不方便就算了,其实这里挺好的,奶奶跟孩子住了那么多年,住下了有感情。”

  听了这话,慕容晓晓顿时心头一凸,坏了坏了,这坏人跟院长奶奶,一定误会她的意思。

  在床边身边坐下,慕容晓晓抓过院长奶奶的手,微微一笑道:“奶奶,你误会我意思了,其实我早就找到一个安置孩子的好地方...”

  事到如今,慕容晓晓也懒得隐瞒,把事情全盘托出,其实来了燕京不及,她就从落月嘴里得知,孤儿院这地方,亲自前来观看后,就让落月利用关系找了处地方,建造一间新的孤儿院。

  算起来新的孤儿院,应该可以建好,并且可以入住。

  “晓晓,你不是哄院长奶奶开心,才故意这么说的吧?”景天显然有些不相信慕容晓晓所说。

  从踏进这孤儿院,看到它的残破时,景天已经打定主意,动用一切资源,建造一家新的孤儿院,不过还不等他把想法说出来,慕容晓晓却是告诉他,新孤儿院已经建好了。

  向景天吐了吐舌头,慕容晓晓嗔了景天一眼,“坏人,有你这么怀疑自己女人的吗?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火凰还有小七,建造孤儿院的事情,她们也有份。”

  “我从来没怀疑过啊。”景天搔了搔头,不好意思的道:“那样讲,也是担心院长奶奶不相信嘛。”

  在慕容晓晓打电话确定孤儿院能否入住后,景天通知夺命与断浪,各自开一辆商务车前来孤儿院。

  安排妥当一切以后,景天示意慕容晓晓跟梁嘉文,带院长奶奶跟所有孩子吃一顿好的,当做庆祝新孤儿院入伙。

  “我们都去,你这混蛋为什么不去?”梁嘉文要景天给个解释,为什么只有她跟慕容晓晓去。

  对此景天倒是没有隐瞒,开心见诚的告诉梁嘉文去哪里,“我想去收集一些关于易武峰那个狂化战士研究室的消息。”

  “那你自己小心点。”叮嘱景天注意安全后,梁嘉文给出一个要求,晚上的时候,必须带亲自接她跟慕容晓晓回紫御府别墅。

  景天答应后,等到夺命与断浪前来,才急忙离开,他希望来得及赶过去。

  ——————

  军区大院当中,范成斌住处。

  房子里面,范成斌把最后一道菜给端桌子上,便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给放旁边的椅子上。

  看了眼闷闷不乐的范云曦,范成斌摇摇头叹了口气,“云曦,人死不能复生,我想不凡不希望看到你不开心,你别怪责自己了。”

  “老范,是我害了凡叔叔,如果我当时够理智,这一切就不会...”

  然而不等范云曦把话给说完,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把她的话打断。

  范成斌有些不满,谁这么不通气,偏偏在吃饭的时候打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