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话音落下,景天轻轻点了点头。

  负责人都把话说到这份上,要是不听,倒是显得不给别人面子,为了一个将死之人,与这么一名高手交恶,并不值得。

  “算你你运气好,不然老子一定要你会尝试,什么叫生不如死。”景天高居临下,低下头对躺在地上,手脚已经变形的哈德森冷笑。

  景天那冷笑,对哈德森来说,就像是九幽而来的恶魔对他微笑一般,让其恐惧非常,瞳孔更是猛然一缩,变成最危险的针芒状。

  话音落下,景天的脚,犹如泰山盖顶,狠狠踩在哈德森脖子上,直接将其脖子踩断,令哈德森死得不能再死。

  景天之所以表现得如此残忍,是让人知道他不好欺负之外,更是让剩下来这些废物,在训练场地当中,不要接近他,否则下场如同哈德森。

  两个组剩下的人,仿佛明白景天要表达的意思,狠狠地吞了吞口水,心中不停唠叨,如果有机会进去,希望不要遇上这林天。

  这人就是个疯子,落在他手上,一定会死得不能再死。

  以后即便见面,特么一定要绕路走。

  “林天,带上你的行李,随工作人员领取装备去吧。”傅老轻轻扬了扬手,这小子,居然是夜枭杀神教出来,怪不得那手段,一样残忍。

  傅老没有再说什么,更没有怀疑,示意景天离开后,便把心思放在接下来的战斗上。

  景天在工作人员带领下,经过舞台时,很是诚恳地对老顽童点了点头,虽然这师傅平时很不靠谱,在紧急关头,还是很靠谱的。

  加上老顽童给他的东西,景天怎可能对其不尊重?

  随着景天从舞台旁边经过那一刻,老顽童没有回头,声音很是傲然,“不要让我失望!”

  听到这话,景天停下脚步,不过同样没有回头,轻轻一笑道:“好的。”

  工作人员并没有多想,只是简单的认为,老顽童看好景天,才对景天说出那番激励的话。

  RR酷匠|网n永!*久;&免费看小X说0

  毕竟连他也看好景天呢,所以根本不会天真的以为,两人有关系。

  随工作人员来到一间存放武器的木屋当中,曾经的回忆,好像潮水般汹涌,一瞬间侵占景天脑袋,令景天看到当年她们十三人一起前来拿武器情景。

  那时候,只有十三岁的他,死活不愿意接过武器,甚至哭着嚷着要离开,要回家。

  最后,要不是火凰火凤两人轮流哄说,他说什么都不会拿起武器,随火鸟等人,进入充满死亡气息的训练场地。

  见叫了几声,景天没有半点反应,工作人员回头,便发现景天神色黯淡,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无奈之下,工作人员拍了拍景天,对其提醒,“林天,不要发呆了,拿上你的武器,然后从武器室后门离开。”

  说着,工作人员指了指另一边敞开的门口,提醒道:“如果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出去之后,先不要走远,武器室延伸开去三百米距离,不会有人闯进来,你可以在这区域调整心态。”

  “等心态调整过来,熟悉环境再离开也不迟,一般人我可不告诉他,但你是例外。”

  话音落下,景天已经接过工作人员手中那短刀,感谢一番以后,毅然往门的另一边走去。

  看着景天走出门口,工作人员喃喃自语,“祝你好运!”

  这一声祝你好运,景天注定听不见。

  走出门口后,景天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往四周看去,这里湿气相比外面严重一些,并且有着丝丝雾气,恐怕再深入一点,这雾气,会更严重。

  此时,即便是下午四点多,但是在数不清的参天大树遮蔽下,仅有那么一点点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照射下来。

  恐怕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这里将会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森林的原住民猛兽,毒蛇等动物,同时也会随之出现。

  想到那让人头痛的猛兽毒蛇,景天心中沉思,老顽童给的药水,要不要立刻喝下去,把压制的实力恢复。

  能够恢复实力,固然是好事,但是这么做的话,将会失去进来的意义,相比提升杀意,自然是从零开始,最有效果。

  想清楚后,景天紧了紧身上的背包,眸子当中射出一道坚定的目光,随即抬脚朝着深林深处进去。

  ...

  当黑夜来临,把整个训练营笼罩起来的时候,生死之战早已经结束,剩下的人全部进入训练场地,剩下的尸体全部运走,至于尸体的目的地在哪里,只有工作人员知道。

  老顽童的木屋当中。

  傅老王老坐在木桌之前,与手持葫芦喝酒的老顽童聊天。

  王老叹了口气,便对一脸淡然的老顽童沉声道:“申屠老头,有件事我本不想那么快告诉你,但是现在不得不说。”

  “希望你听完以后,不要太冲动,更不要乱来。”

  傅老一听这话,便知道,接下来的事,必定很严峻,不然,以他对王老的了解,一般小事,老王定然不会这么说。

  老顽童仿佛没有把这话给当回事一般,笑嘻嘻的倒出一杯酒,将其递给王老,“老王,不管你有什么重要事情,都没有尝我老顽童新酿的酒重要。”

  面对老顽童这玩世不恭的模样,王老恨不得给他一巴掌,把他给拍死,自己跟他认真的时候,他居然给你当玩笑,一笑而过。

  要不是老顽童与他关系匪浅,他懒得管老顽童。

  注意到王老眉头紧皱,一副气得炸弹要炸的模样,傅老立刻对老顽童使了个眼色,“申屠老头儿,先让老王把要事说了,等事情说完,我傅君逸亲自给你品酒。”

  “老傅,这可是你说的啊。”老顽童摆出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指着傅老,“这可是你说的呀,我可没强迫你。”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得到傅老拍胸脯承诺,老顽童再次喝上一口酒,打了个嗝后,对王老问道:“老王,来来来,把你要说的事给说出来,让我老顽童看看,到底有多重要。”

  轻哼一声以表不满后,王老脸色阴沉,满带悲伤的道:“申屠老头,你的缥缈阁嗝屁了,缥缈阁一百六十几人,无一生还,全被灭口。”

  “我得到消息,你师弟徒弟并没有死,在围困当中逃走了。”

  这番话,令老顽童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僵硬,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瞬间变无尽的愤怒所代替,同时那深陷眼窝的双眼,充满滔天怒火,仿佛只要被他看上一眼,就会被烧死一般。

  啪!

  老顽童直接把的杯子给捏碎,随即一道恐怖得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气势,从老顽童身上办爆发出来,犹如核爆般炸开,瞬间把整个房间笼罩。

  房间当中的家具,因为这恐怖如斯的气势,不停晃动,仿佛被飓风给吹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碰撞声。

  坐在老顽童两边的傅老王老,叫苦不迭,老顽童的气势实在强大的可怕,他们已经无限接近无量境界,但在老顽童这气势压迫下,依旧有种喘不过气感觉,那压迫很是强大可怕。

  傅老王老两人相视一眼,便摇了摇头,这一辈子,他们的实力,再也没有追上老顽童的可能,这辈子只能一直被这么压着,直到离开人世那一天。

  老顽童眸子通红,杀意凛凛,剑指王老,开口便如同惊雷,“老王,到底是谁灭了我缥缈阁,你直话直说,是不是那狗屁天玄殿做的好事。”

  老顽童的气势,对王老来说,实在太可怕了,根本难以承受,为了避免老顽童暴走,王老战战兢兢的道:“并不是天玄殿做的好事,是几个与缥缈阁相等的门派,做的好事。”

  生怕老顽童一怒之下,回去找人复仇,王老继续说道:“根据药王传来的消息,你师弟那徒弟,去找过她,后来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王老口中的药王,便是药王宫的宫主,而老王傅老两人,便是药王宫之人,至于另外那些负责人,分别来自药王宫,缥缈阁。

  所有人的身份揭开之后,那么景天等人喝下去,并且能够压制实力的药水,便是出自当今的药王宫。

  至于古时候,那帮被坑武者所喝的药水,是不是出自药王宫,那便不得而知了。

  “既然不是玄天殿做的,我老顽童便要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谁灭我缥缈阁,谁就得死!”

  向来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老顽童,如今表现出来的模样,实在太霸气,简直难以让人相信,他竟有如此狂傲的一面。

  谁灭我缥缈阁,谁就得死,这话实在太霸气了!

  如果缥缈阁的人能够听到这话,一定会热血澎湃,燃得不行。

  但很可惜,缥缈阁除了这里剩下的人之外,便没有任何一个生还者,所以听不见老顽童这话。

  “我现在便回华夏,为缥缈阁一百六十几口人,讨回公道。”

  老顽童充满杀意的目光,落在王老傅老两人身上,“接下来,训练营便交给你们打理。还有,那个叫林天的臭小子,其实是我老顽童唯一的徒弟,景天。”

  “我不在这段时间,你们给我把他照顾好,不能让他出事。”

  话音落下,不等傅老王老开口,老顽童已经消失在房间当中。

  要不是老顽童主动爆出景天身份,王老傅老两人,恐怕并不知道景天便是林天,不过如今知道也不迟。

  “嗨,我真是没想到,林天那小子,居然是景天这杀神给易容的。”苦笑着摇了摇头,傅老轻叹一声,“老王,你说那小子不惜用假身份也要再次回来,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随后,傅老神色一变,那模样严肃不已,摸着下巴猜测道:“那小子不会已经知道药水的真正作用,所以才回来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