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千行【七】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就像你自己做了坏事,却希望没有任何人知道一样,我想阿奈和子暮在逃奔的那几天就是这种心情了。

  子暮上位时,皇位不牢固,所以各种残忍手段也是用尽了,在宫中杀出一条血路出来。所以这种强制手段也会搞得人心惶惶。

  一些迷信阿奈师傅的邪教信徒们,不知从哪里听得了阿奈的住处。

  腊月十二日,大雪纷飞。

  阿奈被那些信徒们四捆八绑得运到死湖。

  我认为死也并不是可怕的事,活着也不是什么好事。但要说起人这一生最怕的事,感觉就是死一半留一半了,活着但是变成了残疾,甚至失明,虽说命还在,但也太过艰苦了些。

  就好像阿奈。

  原本曼妙的女子,被扔入满是戾气的死湖。

  她沉沉入湖,喘不上气来,她感觉眼中灼灼的疼痛。

  她想,他再怎样保护自己,宫门深似海,仍有纰漏。

  如此算来,虽有朝暮相处,也有三年未见。

  自己的生命好似石粒,便是入海,却再不能见他一面。

  她迷迷糊糊听到湖面响起扑通一声,一人狠狠将她捞入怀中。她从水中出来,狠狠地呛了一口气。

  她听到他的声音:“阿奈,对不起,我来晚了。”

  依旧是那样决然的声音,却颤抖的不成样子。

  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看看他,可是,她什么也没能看见。

  “阿奈,我会娶你。”

  子暮的左手被戾气所伤,想要好起来暂时是不能了。

  舆论的力量是巨大的,很快,皇后是瞎子的事实就摆在天下百姓面前了。

  要是说起,跟现在的国母是差不多的物种,试想假如你看得见国母国母却看不见你,你就被排除在神圣的照耀下了。

  自然受到很多人的排挤。

  虽说她在他身边时,宫里的女子都对她唯唯诺诺,可一国之主再怎么宠一个女人也不得不挤时间办公务。

  随意当她一个人时,是另一番景象。

  “臭女人,当个瞎子在皇上身边过得可安稳呐——”

  “本来相貌就不出众,还是个瞎子,啧啧,不知道皇上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女人。”

  “听说连脱衣都要皇上帮忙呢,你这服侍皇上不周,倒成皇上服侍你了。”

  子暮似乎永远知道宫里这些妃子们勾心斗角的戏码,所以一般第二天,阿奈就听不到那几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了。子暮做了些什么,她明白。也时常一身冷汗。

  他却只是拥着她:“留她们有何用。看一帮我不喜爱的女子欺负我的皇后吗?”

  于是妖颜祸水的舆论也很快上来了。

  但是阿奈毕竟是夫沐的亲传弟子,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夫沐法师生前接管的位子便是祭司。

  阿奈也毫无疑问坐上这个位子。

  子暮挑了个好日子,要举国祭奠些什么。

  他本来不打算让阿奈去了,但阿奈坚持要去,他看着执拗的她偷偷端着灯一次次练习上台阶走直线,摸索灯台的位置然后点灯,不再说什么,只是扶着她一次次走那简单而又简短的路子,这样的爱情何其简单,却是他们所追求不到的奢望。

  要说起皇宫里举行的典礼什么的,我儿时倒也见过几次,我记得那个时候我的十三个哥哥都在,满堂人才济济。

  可是能活到现在的,也该杀的杀,该死的死了。

  我记忆力里有一个清晰的点灯画面,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大堂里的气氛凝固到极点。我虽是孩童,却也不敢再动,看着一个人拿着玻璃盏灯去点所谓的天火。可能是气氛的原因,我忽然觉得这火苗隆重无比,清晰地印在我脑袋里。

  看来祭司就干这个,因为阿奈当日也是干这个的。

  这是阿奈第一次这样光鲜地站在众人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子暮的缘故,满堂俱寂,鸦雀无声。

  她深深吸了口气,踏上台阶。

  一步……两步……三步……

  她默默数着,他默默看着。

  她知道这一次,她代表的不只是她自己,还有自己的丈夫,那高高在上的国君,甚至是整个国家的颜面。

  她已经做到了小心小心再小心,可天意还是弄人,她在离灯台还有两步远的地方被一块石子绊倒。

  下面终于开始议论纷纷。

  他们嘲笑着,这样的瞎子,什么都不能干,也配做皇后?

  她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手心因为摔了一跤,也狠狠地疼着。有一两滴清凉的东西,被火辣的触感蒸干。

  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将她拥入怀中,一边安慰着,转头却怒吼:“方才议论皇后的人,全部诛九族,一个不留,若有纰漏,提头问罪!”

  她在他怀里拼命摇头,他却只是沉默不语地看她。

  小巷里传来的当今圣上被妖精所惑的消息也愈演愈烈。

  最新r3章节上{?酷匠o7网B

  但暗处理的事情,子暮也不是不在做。

  画面一转,我被这故事深深吸引住了,回头却看见幕景消失了,碗里的血剩了将近一半,看来这两人经历的还不少。

  正疑惑着幕景为啥会消失,忽然响起敲门声。原来是被打断了。

  衣着光鲜的秦默侄就在门口站着,手里提着两只鸡:“子卿你看,刚才我出去的时候正巧碰上一户人家那鸡跑了,我帮着他们捉鸡来着,他们就送了我两只……你和稷王爷晚上来我家吃鸡,我娘的手艺可好了……诶,她那是怎么了!”

  秦默侄指着还趴在桌上的阿奈,惊呼一声。

  我拍拍他的肩:“她太累了,睡着了。你说他找我找了这么久,能不累吗。”

  他点点头:“对,有道理。”说着将两只鸡绑成一团扔到桌子旁,那鸡止不住得惨叫,叫的我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阿奈也被吵醒了,于是我就看见目瞪口呆的阿奈看着脚边那两只鸡,还有桌上那半碗血,半晌,看着我:“妋姑娘,是不是血不够了……要用……鸡血……”

  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你前半句说的是对的,血确实不够了,所以还要等下次再施展我才能看到结局,不过这两只鸡,你看起来是用来放血的,实际上……”

  我看了看自己花白的手腕,严肃地看向他们俩:“实际上……它确实是用来放血的。”

  这次换成秦默侄目瞪口呆,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递了个眼神:你要想吃鸡不还是要先放血?

  秦默侄很委屈的瞟了我一眼,小声地说:“应该先拔毛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