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轻抚了抚她,她颤抖的双肩渐渐平静下来。我安慰道:“放心妥当。”

  我并没有准备好施展秘书的工具。我起身看了看,随手抄来一把匕首,寒光在我眼底流转。

  在手腕上割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于是放血便快了很多。我拿来白净的瓷碗,一会儿便放了整整一碗。第一次施展秘术,手腕不禁有些疼痛,我皱了皱眉头。

  她显然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本来已经不见血色的脸更加苍白:“妋姑娘……您……您这是……”

  我用眼神告知她我并没事,然后又拿起桌上的白纱,绕着手腕狠狠地勒了两三圈。

  做完这一切,我含笑拿着匕首,目光停在她的手上。

  我看到她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她踌躇了片刻,咬了咬下唇,把手伸给我。

  我浅浅一笑,想来果真是吓到这孩子了。可她似乎认为我这一笑,是她即将受皮肉之苦的判决书,因为我感到我我住的手,又狠狠地抖了两抖。

  “没什么。”

  我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对她说。

  说罢,我将刀刃架在她指肚上,只轻轻一按,她手指上便出现淡淡的血痕。

  方才割手腕时的幅度大了些,随便一把锈刀便能办到的事,所以现在才发现原来刀刃如此锋利。

  我按着她溢出血珠的手指向我那满满的一碗血里滴了两滴,撕了一张布条扔给她,:“凑合着用吧。”

  我在她惊异而呆滞的目光中掏出一个香炉,在锦袋里取出一朵曼珠沙华细细磨碎,研铂里的香气弥漫开来,整个屋子的气息令人昏昏欲睡。

  我找了把椅子坐下,斟了盏茶:“阿奈姑娘找我,所谓何事?”

  “是这样的,”她缓慢而平静地:“我想知道一个人,现在怎样了。自从那次逃亡,我似乎再未见过他。”

  她的一个“似乎”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嘬了一口茶,听到她微微颤抖的声音:“那个人,叫子暮。”

  我手中的杯一顿,缓缓放下,挑眉笑道:“那日在长安,方见你同他一起。”

  半晌,她没有再说话,我抬眼看她时,她已经在看我,眼中有些晶莹而坚定决然的东西,:“可我知道……那不是他……”

  我笑着点了点头。

  她眸子渐渐无神,扑通一声倒在木桌上,沉沉睡去。

  我将手掐住她的脉搏,闭上眼睛。

  那么现在,一切都开始了。

  一位绿衣女子在桌前拾办着饭食,做好后匆匆地走了出去。

  阴冷无比的天牢,寒冷蚀骨。

  她揉揉双肩,继续走下去,就像走向一个没有未来的歧途。

  “子暮!”

  她拍了拍牢狱的门,轻轻喊着。

  被铁链锁着手脚的男子吃力地抬起头,两只异色眸子也似乎失去光彩。

  他定了定神:“阿奈。”

  她忍着哭腔:“狱官是不是又亏待你了?你放心,我一定能把你救出来的!我一直在和师傅说了,你要撑下去!”

  异色瞳的男子低下头去:“阿奈,你大可不必为我做到如此。我已是囚犯,倘若你被人看到,势必会拖累你。我命数将尽,能看到你已是奢望。”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女子的眼泪在这一刻掉落,“你不重视自己,可你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

  她狠狠攥着铁笼,因激动而指节发白。

  他轻笑一声,目光看向她,温柔而婉转:“你在我心里,也同样重要。早些回去吧,否则要被你师傅发现了。”

  她握住牢笼的手松开,垂下头去:“那……饭放在这里了,你照顾好自己。”说罢,女子在天牢前顿了顿,转身离开。

  r酷4匠网●永久p免z☆费{看$小说(.

  那样美的少年,那般天资娇纵。

  倘若不是他的妖冶的双瞳,他该是这个地方,高高在上的国君。

  时间回到一年前,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那时他的眼里,还闪着不服命的倔强。

  他因为一红一银的妖瞳,被她的师傅污蔑成不详,在他妖瞳完全变色那一日,他母亲正好死去。

  于此,他的妖瞳被民间愈演愈烈,百姓都反着,处处都传着,子暮付诸于天下的心血,瞬间被舆论踏碎。

  于是阿奈的师傅以惩戒的名义,将他关在天牢。

  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那并非是什么妖力,子暮的眼变成双色,是因为他是纯正的诡族血统。

  因此,他要将他封锁在只有他自己一人看得到的地方,吸收子暮的精血来修炼生命,耗尽他的一生来使自己长生。

  他见到阿奈来给他送饭,身为帝王的机警与丧失精力的疲惫,让他不自觉的刻薄地冷笑道:“我能坐到这个地方,还不是拜你师傅所赐?”

  从此她便赌气,在没来看过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那一日,她潜心修炼,却因忽然想起他而分了神。

  法力反吞,她吃痛的躺在地上直冒冷汗。

  她的师傅得知她被法力反噬,将他带到了他的牢前,用刀在他手臂上划了血口。她没想到再次见他,竟然是这样,他已狼狈的不成样子。甚至连吃痛皱眉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徒儿,尝一口他的血,马上就不疼了。”

  他这个贪婪的老东西,又怎会将他视为珍宝的东西让给我?

  阿奈心里清楚,他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也对子暮的血产生依赖,以此来忘记对他的怜悯心。

  他抬着下颚,漠然看她缓缓向他走来,眼神像冰冷的刀刃,毫无情感。

  阿奈深深看了他一眼,嘴唇覆上他的手臂。

  他的眼神,由不屑,转向不解,甚至震惊。

  她的唇离开他的手臂,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扭头道:“果然好多啦,师傅。”

  “尝到甜头了吧!”阿奈的师傅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走吧,以后给你得一会还多着呢!这小子精力旺得很。”

  她头也不回地跟师傅走出天牢。可他分明看见,她全身强忍着的抽搐,单薄的身子,却倔强的不像样子。

  那一夜,她翻来覆去,痛得一夜未眠。不只是疼痛,还想起他的眼神,最后一眼看他,他被折磨地,凄惨却俊朗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