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千行【四】

  眼前出现开的灿漫的曼珠沙华,大片大片的鲜红,映染了我的眼眶。

  我心中万分欣喜,提起裙角,向着那里跑去,却在踏入花丛的那一刻,一望无垠的的曼珠沙华,被风撕扯,一瞬化成无数的鲜红碎片,眼前只剩一片黑暗,我只觉重心不稳,心惊之间,颓然坠入万丈深渊。

  我陡然惊醒,看了看窗外,深夜了。

  我茫然着打量周围的一切,是另一间客房。

  忽然响起敲门声,使我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

  我看着开门的人,紧张感又荡然无存。

  “王爷……”我气息柔弱,叫了一声,向他请安。

  那人穿着素衫中单,青丝未绾,拥有这样风姿的姿态,任何一人只要远远一看表会被俘获,却又散发着尊严与冷漠的不苟言笑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的,世上唯独他一人。

  他端了一碗热乎乎的姜汤,坐到我旁边,白净的瓷勺与姜汤相比,颜色明亮了很多。

  多少是有些局促,我低下头:“还望王爷恕罪,我无名无分,这种事情,还要让王爷亲自来干……”

  他忽然伸过一勺姜汤,我知道他不想再听我说下去,默默嘬了一小口。

  “我的错。”

  R{酷f6匠E网H唯¤一'正版S4,其C他,V都c是"P盗un版Lm

  我没想到,他说出这句话时,那么自如,仿佛承认错误这种事,他干过很多次。

  可是纵然如此,我也知道,身为王爷,不可能会随随便便去认错。

  他说出这样的话,我除了惊异,亦有些焦急,没等我开口,他又是一勺姜汤灌到我嘴边。

  “是我的错,是我忘了,你是女子的事情。还有便是,不该妄自胡乱推测你的身份。”

  我默默抓着锦被,感受着姜汤在喉头化作的辛辣,没有说话。他继续喂我喝着姜汤,道:“刚才我让太医来看过了,确是头疾,而且容易血亏。”

  我点点头,对自己的病情再了解不过。

  他默默喂完那一碗姜汤,掏出手帕给我擦了擦嘴,坐到我身旁。

  我情绪莫名低落,他却往我嘴里塞了一块东西,仔细一尝,甜甜的。

  “梨膏糖。”

  他掏出一包,交到我手上,“以后头晕了,就含一块。”

  嘴中的梨膏很快化开,荡漾成一丝丝甜蜜的细流,缓缓游走在全身各处。

  “默侄呢?”

  “在一开始我们的那间客房。”

  我点点头,又想起什么来,忽然看着他:“我们?”

  难道王爷您真想就租一间房?

  他唇边淡淡勾起笑意:“你我皆是男子,有何不妥的呢?”

  我感觉我马上急火攻心,差点又晕过去,他赶紧又塞给我一块梨膏。

  半晌,我顺过气了,揣着一点希望问道:“你所谓的大礼,不会是秦默侄吧……”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会在这里碰上他,他本是蜀郡的捕快,秦家大少爷,却比较喜欢四处游走。”

  “那你说的我感兴趣的,是什么呢?”

  他一顿,将他手中的姜汤递给我,我从他手中接下,一声不吭地喝起来。

  他看着窗外,缓缓道:“其实上次阿奈和子暮离开时,听他们说起要来此处,恰巧秦默侄也有事要我帮忙,我想你一人待在长安也是无趣,也许在这里能碰上阿奈他们。”

  心里想着他怎么会知道阿奈的事,却忽然想起当日踏出成衣铺时,他已经在外面等我的情景。

  心里有些愉快,不禁低头看着着捧着的那一碗汤,笑起来:“是呐,他们人很好。”

  没有听到他的回话,一抬头,却捕捉到他刚刚转头,将目光从我脸上移到窗外的残影。他轻轻咳嗽一声,脸有些微红,我不禁看着他哂笑,他却将方才为我擦嘴的手帕随手扔到我床上:“记得多洗几遍。”

  我才想起稷王的洁癖,他接着说:“我先走了,趁热把汤喝了。”

  我点点头,用目光将他送到门口,他前脚踏出门,忽然又回过头来,对上我的目光,又是一顿,才问道:“需要秦默侄吗?”

  我摇摇头,他点点头,出去了。

  秦默侄最终还是来了。

  他一来,就奔到我床沿边哭起来:“子卿,你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我听说你晕倒了,还去找稷王问你在哪,结果连他也没找到,我就一间客房一间客房的找,从一楼最北面那……都说了要你骑马你偏不听,我自己跟着你们那马车回来的……”

  我一头黑线:“默侄,我不清楚坐马车和我晕倒有什么关系,不过我想说,我一直在这里,就在你隔壁。”

  其实稷王也在这里,我张了张嘴,终究没告诉他。

  他说:“对啊,我这不终于找到你了吗!子卿,你不闷得慌那,要不……我们出去逛逛,我知道你大病初愈,不该拉你出去,不过……”

  “默侄,”我止住他,将白瓷碗放在桌上,从床上坐起来。

  “走吧,我也想……出去看看。”

  我刚刚走出客栈,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觉脚下一停。秦默侄回头看了看我:“怎么了。”

  在我确定那人也看到我后,我抬起一只手摆了摆:“阿奈!”

  她看到我之后十分欣喜,疾步走了过来:“子卿,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是阿,若不是苏瑾告诉我,我也不会想到几日前还在长安的你,会来到这里。

  我浅浅一笑:“要不要进来坐坐。”

  她神情犹豫一下:“其实……我来这里,是想要找妋姑娘的……”

  秦默侄忽然瞪眼看着阿奈:“你说的是那个京城新来的秘术师?”

  阿奈疑惑地看向她,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阿奈:“你……这……”

  我一摆手,秦默侄圆嘴张了半天,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我握住她的手,关切地问到:“你可知妋姑娘住在何处?”

  “我听说便在此处,而且几日前刚到这里。”

  我莞尔一笑:“那就进来喝盏茶吧,自然是不急的。”

  我带她回了方才踏出的客栈,在秦墨侄客房的床边做下,点了一盏新茶,秦默侄的脸憋得通红。我便遣他出去寻乐子,莫要妨碍我办事。

  阿奈虽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我却能看出她已心不在焉,我一笑:“阿奈姑娘是等不及了?”

  她笑着回我:“哪里哪里,自是愿意同子卿共饮。”

  我顿了顿,为她斟了一杯茶,碧绿的清汤在白瓷杯中煞是好看。

  我依旧是笑着,“不知阿奈姑娘可否跟我讲一讲,这般找我,是要请我帮什么忙呢”

  她神情一滞,屋子里一时静默下来她只直直地看着我,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一时局促地看向我,“原来……您就是……妋姑娘……?”

  她的脸忽然红了大半边。

  我将茶杯推给她:“不必见外,我们已是朋友,叫我子卿便是。”

  她反复啜嗫着双唇,面色渐渐平缓下来,再看向我的眼神,竟带着乞求,她声音极小,却字字清清楚楚,“那还要请妋姑娘……一定帮阿奈这个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