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稷王府的第一夜还算不错,他将我安排在双凤阙。景致也好,环境也好,并且没有什么侍女来来往往,乐得清闲。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地方,带这个和浮生山后山上一样的花圃。

  醒来时还早,我去看时,花圃十分整洁,已经被打理过,直接用就好了。

  我从袖中掏出那锦囊,仔细打开着翻了翻,果然发现了花种。

  我兴高采烈地种下去,稷王府中的王公公来召我时,刚好安排妥当。

  我对着我空空如也的衣橱默默叹了口气,换上男装。

  到他的玄夜殿,他穿了素衫中单,身姿傲然而俊朗,正提笔批阅公文,长发绾起,风姿难掩,已是安排妥当。

  听见我的脚步声,他抬起下巴微微向我示意,我进了屋子,四下找地方做。

  他却突然淡淡道“过来。”

  我一转身跪在他桌案前。他将手中的文件推给我,我这才发现并不是什么公务,是从刑部讨来的卷宗。

  我仔细看着卷宗,听着他说话,“几日前成都发生一起命案,一介庶民,离长安也甚远,我本不想插手,可是刑部那边不知怎的却叨扰得很。”

  我不言语,静静等着他的下文,他便继续道,“我与蜀郡的几位节度使和捕头有些交情,可能案情难以处理,有些棘手。是以他们暗中将此事传达于我。我打算今日启程前去那里,也算是——微服私访。”

  我一点头,表示理解,“可是你微服私访,为何要带上我?”

  他依旧是淡淡的,“首先,是我那句说得不想再说的话,其次——”

  我很配合的问道:“什么?”

  “我估计,那个地方,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由于此次前行路途并不遥远,所以是骑马前去。

  我并不大会驾马,马在我胯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跑着。他也不等等我,眼看距离越拉越远,他就似乎有意无意放慢了脚步,这时我就会赶紧催促胯下的马,几步追上他。

  然后再被落下,再去追,再落,再追。

  毕竟不是什么大事,也没必要纵马狂奔。

  我逐渐看到那人平静的脸色终于蒙了铁青,有些忍不住了:“你就不能快一点?”

  我扭头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别人,转头道:“你在说我吗?”

  我看到苏瑾紧抿着唇,不再说话。

  我十分委屈道:“我又不会驾马。”

  他露出鄙夷的神色,“以后遣你办公务的时候,多让你骑几次。”

  我心想,那差不多头一天傍晚就该上路了吧。

  见他也不等我,我很善解人意地狠狠拍了马两屁股,“快跑啊你!”

  那马撂了一下蹶子,立马飞奔出去。惊得我死死的拽着缰绳,不顾形象地大喊,“你这个小浑蛋,快给我停下,哇——啊啊!”

  到成都时,我已经是精疲力竭,转头看着那匹高大的黑马,马的眼里似乎都闪烁着嫌弃。

  我一激愤,大吼道:“这马真是太不适合我了!”

  他转头看我,眼神里流露出“你居然还有力气能吼出来”的模样,看着他目光流转的眸子,我悻悻的低头,不再说话。

  疲惫很快涌上心头,我忽然间一个字都不想说。我们两人就一直这样静默了一路,直到寻了一家客栈,他安排我暂时住下,自己带着案宗去刑部了。

  我一个人在客栈里耗着,无趣自然也是没的说。正想着找些什么来玩玩好,忽然想起离开前岁颜给我的那两株花灵。

  我拿出来反复看了看,到最后,还是收了起来。

  有些疲惫,一觉醒来,已经过了饭时,苏瑾还没有回来。

  我捋了捋衣袖,出门。

  虽然想起没钱的自己,但还是很不自觉的走到客栈,店小二很热情的上来招呼,我也很厚脸皮的进去了。

  一个熟人也没有。

  我对店小二道:“随便上点吧。”

  店小二乐呵呵的下去了。

  上菜的速度倒是不慢,我看着我眼前一盘盘好菜,还有一盘几乎每桌上都有的,一模一样的菜式——想来是这家酒馆的招牌菜。

  店小二还在忙活着上菜,我想起我还身无分文,挥了挥手止住他,“够了。”

  他笑着:“诶诶,客官您慢用。”

  我一甩袖子,一面往嘴里塞东西,一边想着怎么吃完这霸王餐。

  “诶呦,秦捕头你可算是来了,这都几天了!”

  门口忽然响起嘈杂声,我扭头看过去,顿时一身花花绿绿的搭配亮瞎了我的眼。

  是个衣着光鲜的男子,看起来不大会搭衣,眉目也算俊俏,我听见他笑到:“为民除害,为民除害嘛!”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他这句话,想着我是不是也算那个害。

  果不其然,我又听有人道,嗓音十分尖锐:“可不是那,秦少爷今早还帮我教训了一个吃霸王餐的大汉!”

  门口的人又是一阵唏嘘,我只觉后背一身冷汗,浑身的汗毛都昭示着我即将不幸。

  我人生地不熟,自然也不清楚这里有些什么,他们所谓的秦捕头,秦少爷,我自然没兴趣知道,看起来像个脑袋不转弯的傻小子。不,叫直爽。

  我只想着钱的事,如今又来悚我一下子,我顿时闷闷不乐,还是少添点麻烦,安安静静地吃饭,想办法。

  可就是安安静静的吃饭,都能招惹来的麻烦,我算是逃不掉了。

  可能是我安静过头了,反倒引起那位秦少爷的注意,他哄开身边的人,一甩袖子往我旁边一坐,扒着头看我,我没搭理他,往窗户边靠了靠。

  他一拍手:“小哥长得真不错,我敬你一杯酒,交个朋友!”

  我喉头的辛辣一下子攒开了,呛得我一个眼泪没掉下来。

  他连忙帮我顺气,“小哥小哥没事吧!我知道你久仰我的大名,见到我本人甚是激动,也不用激动成这样吧!”

  我掏出手帕捂着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他却依然死不悔改地叫着:“小哥小哥……”

  我急着把那股酒辣吞到肚子里去,憋着红脸,咬牙切齿地盯着他。

  他似乎没看见似的,仍旧的打着哈哈:“你看着好好一顿饭被你闹着这么欢腾,这饭算我一份,我包了!”

  他说地酣畅淋漓的,我一下子也酣畅淋漓了。

  怒气渐渐消下去,他见我由红脸变成白脸,又试探着问,“小哥?”

  罢了,看在他给我付钱的面子上,不同他计较了。

  我撩眼看他一眼,让他接着说。

  他当时就乐了:“让我包饭钱还不好说!你不会是身上没钱吧,没钱还来这吃饭,那也好说……”

  我捂着他的嘴,乞求地看着他,拜托别当众说穿我好吗。

  他将我手放下,很严肃地说:“其实刑部这边正好缺一个人手,就是来回跑跑,干干杂活,看你白白净净的,应该也适合。”

  我摇摇头,不去。

  他看了我半天,忽然瞪圆了眼睛,惊讶地望着我:“难道你……你……你是……!”

  我一挑眉,转头看他。

  “难道你是聋哑人?!”

  我默然回过头,继续吃饭。

  他又继续叽叽喳喳说起来,“聋哑人也没问题的,不是什么技术活,搬运尸体总能干的吧……”

  没等他说完,我默默看向他,“不是。”

  他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忽然又瞪眼看我:“原来你不是聋哑人!”

  我慢慢放下竹箸,透过窗子看了看天,已是未时。

  E看.正●版;S章z。节、g上vy酷5匠*-网2

  他似乎还在说这什么,我拂一拂衣袖,用手帕擦了擦嘴,起身,“吃饱了。”

  我走出酒馆没几步,听见他腰上挂的铃铛叮铃铃的响。

  我停下来,撇了他一眼,鲜艳的颜色刺得我瞬间不想再看第二眼,“跟着我做什么。”

  他一拍袖子,露出很无辜又很自信的表情:“你这个朋友,我秦默侄,交定了。”

  我回过头赶回客栈,他的铃铛玉环玉佩的撞击声,就在我身后边响了一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