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千行【一】

  我很高兴,他让我同他一起坐马车——马车上的小板凳。

  我同他一起回了长安城,却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你从岁颜那里把我要过来,不会只是闲得无聊吧?”

  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下车。”

  我狠狠地拽了拽我两边的鬓发,心里想着岁颜怎么会说这种人“人不错”。

  他声音淡淡的,又补充道:“你是我要过来的人,只要我需要,无论我去哪,你便随着我去哪。”

  为什么岁颜那个老头,那么受人尊敬,我明明也是秘术师,现在看来却像——宦官。

  我心里一阵不快,赖在板凳上不下来。最终是他将我拎下去的。

  我脚尖刚沾到地面,还没等他松开我的衣领,我就冲他一摊手。

  他看了一眼:“干什么。”

  我一抿下唇,抬眼盯着他:“钱。”

  他漂亮的眉毛一挑,面无表情:“要钱做什么?”

  我顺着话茬爬下去:“好歹我也是有身份的人。”

  “然后呢。”

  我狠狠咬了两下嘴皮,道:“多少也要穿得体面点儿。”

  他就那样以高临的姿态看着我,因为他实在高我太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半晌,他道:“你也是有身份的人,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不知道我们两个,谁呼风唤雨的本事更高一些呢?”

  我一垂首:“当然是王爷您。”

  废话,要不然我怎么会管你要钱!

  我又听到他说:“现在的衣服不是很好?”却没等我回答:“你若是去了,也没必要回来了。”

  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我想着我面前的这位王爷说出这句话是个什么样的表情,我想去逛个集市的理由都不允许,还振振有词,甚至要把我赶回去,简直莫名其妙。

  我想了想来到浮生山前前后后的事,心想这稷王我定是不能随便跟他顶的。刚想乖乖道歉,又忽然想起把我送到他手里的岁颜。

  他不要我,我可以回去找岁颜啊!

  想到这个,我抬头正视他的目光,目光坚定,语气坚决,甚至十分自信道:“不回就不回。”

  说完,我一扭头,一溜烟向着相反的方向跑了。

  跑出十几条街,才忽然想起把要钱的正事儿给忽略了。

  更加要命的是,我彻彻底底的在长安城迷路了。

  好在长安繁华,路边都是高高低低的瓦房子,身边来来回回也都是人。我在这之中也不会显得太过无措,不过东西是不能买了,只好随处看看。

  人流里除了独自来往的,还有乔装打扮的王爷公主们,我在朝廷里带了这么多年,眼力倒是不错。

  不少一对一对的青涩男女也从我身边走过,大都是宫中之人和执绔子弟。君子呢,就陪淑女去看看什么布料啊,民间的小东西。大概是因为他们总在宫中,什么荣华富贵都享尽了,却独独连一只草蚂蚱都未曾见过。

  我沿着长安街漫无目的地走着,街边没瞧见有什么吸引人的,我便找了间成衣铺子,进去过过眼福。

  我实在没想到,我在这铺子里,竟真的有上了眼的衣服,我抱着那布料摸了半天,那老板娘很热情的凑过来了:“公子,可是给佳人寻得布料?”

  我愣了愣,大脑反应了两秒,想起我还穿着男装,点了点头。

  老板娘眼里都笑开花了:“公子真是好眼光,这布料啊是我们成衣铺刚进来的,样式什么的都能定制您看这光泽的面料,光滑的手感,啧啧啧,这件衣服啊,可是用八十一只白鹭的羽毛做成的……”

  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幅八十一只光秃秃的白露排成一排立在我面前的场景,心中不得不一紧,为它们觉得可怜。

  老板娘还在喋喋不休,我犹豫了半天,开口打断她:“我没有钱。”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y小t说"h

  老板娘顿时毫不留情地闭嘴,眼神在对我说:“没钱你还摸半天,让我跟你费了这么多唾沫星子。”

  我也心觉尴尬,一时间只有我俩大眼瞪小眼。

  我忽然感觉我手中的衣料被向右扯了扯,我看过去,原来是一对男女也来到店里,看上了我手中的这块料子,看样子那女子也对这块布料钟爱有加。

  老板娘眼珠迅速从我脸上转移,视若无人地跑到那对男女身边,毫不懈怠的把刚才对我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我又听了一遍,开始暗自可怜那八十一只白鹭。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真的很喜欢这块料子。

  当我听见那边那位男子说要买下来的时候,我感觉我眼泪都快挤出来了。

  不过那女人却道:“还是不要了吧,这布料贵了些,穿些平素的便是。”

  那两人走开了,我看到老板娘嘴角抽了两下,随即又跟着那两人在铺子里来回游走,推荐着平素些的布料。

  这样至少让我还能有机会在以后飞黄腾达时来买这块料子,尽管感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我仍是不禁怀着感激抬头看了那女子一眼,二十几岁的年纪,还十分青涩,容貌算不上倾城,却清纯如同春水。

  男子的容貌却俊朗许多,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姿色,不过和苏瑾相比还是差很多。浓密的剑眉下是细长的桃花眼,他淡淡笑着,薄唇微启,俯下身和身旁的女子说着话。

  我闲来无事,对这对男女提起兴趣,也跟着他俩游走。

  女子忽然又在一块布料前驻足,是一匹青绿色的,带着金边袖口,布料上是莲纹刺绣。

  我不得不对这个女子的赏识能力表示肯定,因为她看上的衣服,我也感觉不错。

  我看着这布料半晌,忽然惊叹一声。那女子回过头来看我:“公子也觉得这布料做工精致?”

  老板娘也回过头来看我。

  多熟悉的布料,是我母妃常穿的一种。

  想起我的母亲,不禁有些伤感,我低了低头,淡淡应了一声:“确是极好的布匹,样式也好,做工也细,穿着定是贴身舒服。”

  母亲当年,就是这样说这匹布的。

  终归是个青涩的女子,只跟我对了一句话,脸就有些微红,他一旁的男子笑道:“她素来不同陌生人讲话,看来公子对女人的衣服也了解一些。”

  我脑袋一头黑线,淡淡道:“略知一二。不知阁下是……”

  “他叫子暮,我的夫君。”

  这次倒是这个少女先回了我的话,看起来也是个开朗的性格。

  我同他们又聊了几句,很快便熟络起来。我了解到那个女子叫做阿奈,我们之间的对话,基本上都是我和她在探讨布料。子暮也在一旁淡淡的听着,时而会插上几句。

  最终阿奈将那件绿色布料制的成衣买下了,老板娘也算是没有跟着我们白忙活。

  只是那匹八十一只白鹭的布料,离开时我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引来了老板娘的白眼。

  愉快地走向成衣铺店门口,打算回家。

  可是,我该去哪呢。

  我忽然懊悔起来为什么要跟他顶那几句话呢,要顶也应该早点顶啊。现在都已经黄昏了,独自回浮生山也不可能了,除非我想寻短见,半夜被山上的凶兽吃掉。

  我前一步踏出门栏,漫不经心的四下一看,后一步却迟住了。

  我看到夕阳余辉下,那个拥有绝美的面庞和傲岸身姿的男子,淡淡的看着我。

  我心头一紧,顿了顿,急忙跑到他身旁。

  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我抬首道:“你在这等多久了?”

  他却不接我的话,对身边的近侍景漓淡淡道:“回府。”

  在马车上,感觉有些对不起他,但又不知道去说些什么,只能低着头,侯着他能说句话。

  马车上静的出奇,能听到车轱辘咬着地面的声音。

  他沉稳的嗓音忽然响起:“我说过了,你是我的人,我去哪里,你便随着去哪里。”

  我抿了抿唇,点点头,抬起头来看他。

  他却看着马车的帘子外面,完美的面容,夕阳的余晖为他做着陪衬。

  “明日跟着我,去处理件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