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风一样的男子!”吴华摸着下巴感叹道。

  “不愧是圣者,果然是神秘莫测啊!要是哪一天我也能有这样的境界那多好啊!”菲娜看着沃尔夫冈离去,眼里满是小星星,其中的羡慕溢于言表。

  “是啊!”吴华摇头晃脑的感叹道,“听说放个屁都能崩死人!”

  “不对!”阿兽突然严肃的反驳道,“应该是崩死一群人。”

  菲娜:“→_→”

  “菲娜,两年不见真的是又变漂亮了不少啊!让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女大十八变呐。”吴华突然打量着菲娜说道。

  “哪有!”菲娜红了一下脸,有些吱唔的说道,“洛伊哥哥才真的是变了好多呢,不仅更高了,而且还变得开朗了很多,让菲娜都大吃一惊呢。”

  要说这个洛伊的形象那自然是天翻地覆搬的变化了,毕竟连灵魂都不是同一个人,能一样吗?要说以前的洛伊是仙剑三里面的“白豆腐白长卿”,那现在被吴华附身的洛伊就相当于是仙剑三里面的主角景天了,景天和白长卿,其中的变化量的确是足够菲娜大吃一惊甚至是好几斤了。

  “这就是时光啊!还有谁能抵抗时间呢。”吴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嘴角勾起三十五度角微笑,挂上一脸淡淡的忧伤说道,“两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却造就了不同的我们,唉,岁月啊!回想起当年你我,黄发总角,青梅竹马,不知尊卑贵贱为何物,不晓律法道义之要义,只想着快快长大,却不料长大了之后……唉!越来越多的责任与束缚,反而不像当初那般了。”

  要说什么样的气质最吸引女孩子,那无疑就是淡淡的忧郁了,有些忧郁时而乐观,这对于每一个女孩子都是杀手锏一般的战略性武器,这是前世的吴华总结的下来的经验。

  “是啊!”菲娜点点头,莫名有些失落。

  “对了!”吴华突然停下感慨模式看着菲娜说道,“菲娜,你都两年多没好好逛一下布鲁诺了吧。”

  见到女孩陷入忧郁之中,立马使其转移注意力,这可是一个很牛逼的细节,因为这样会使得你创造的忧郁氛围回味无穷。

  “是啊,一年就回来十五天,就这十五天还得被父皇压榨!”菲娜扑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说道,“洛伊哥哥,要不然你今天带我去布鲁诺好好玩一下吧,我可是对很多东西都很陌生了呢。”

  “好啊!”吴华当即答应,他等的就是这一句,就算菲娜不说他也会提出来的。

  “我今天就带你在布鲁诺好好玩玩。”吴华拍拍胸脯说道,说的自己是布鲁诺百事通似的,其实就他对布鲁诺的那点印象,恐怕还没菲娜多呢。

  不过这完全不是问题,只要有一个想陪的人陪着,就是去挤农贸市场也会别有一番风味。

  “好啊好啊!”菲娜立刻惊喜的说道,她可是记得以前的洛伊有多么自闭来着,自己叫他出去踏春什么的,除非是沃尔夫冈发话了,不然从来都不会去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主动勾起话题,这让一直暗恋洛伊的菲娜如何不高兴?

  布鲁诺,是大秦帝国的都城,也是大秦帝国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这里也是情圣阁城市繁荣榜的第七的城市,对于第七这个词也许有人不屑,不过若是你知道了前八个城市都是大汉帝国的,你恐怕就知道其份量了,也就是说除了大汉帝国以外,就这个布鲁诺最繁华了。

  而圣血路,则是则是布鲁诺最繁华的商业性街道,每日的交易量都是一个极大的数字,也因此颇受布鲁诺政斧的重视,甚至还派了一只人均等级在白银级的军中精锐血狼骑的一个大队在此驻守,命名为布鲁诺城市圣血路治安与交通管理大队,简称城管大队。

  而在如今这个除了内战基本没有外战的和平年代,军队基本上很少有在战场上露脸的机会,因此血狼骑的名声也从千年前的让人谈之色变到了如今的好像听说过,不过血狼骑的名声弱下去了,城管大队的名声却打出来了:“黄金大法师大闹圣血路,被城管大队十分钟制服!”“国家大帝亚瑟某某世对城管大队予以表扬。”,“大汉时代周刊称城管大队为千年来最精锐的军队之一。”等等新闻的出刊已经早就了城管大队的不世名声。

  甚至还有一位军事奇才写过这么一本书《论城管大队的板砖与自行车VS血狼骑的裂血枪与黑魇马》更是让城管大队名声大噪。

  没有人可以在圣血路撒野!这就是城管大队的宣言,而他们好像也做到了,圣血路成为了大秦最和平的地方之一!

  “洛伊哥哥,你说我们瞒着库奇叔叔偷偷从后门溜出来玩,库奇叔叔会不会生气啊?”菲娜一把拉住吴华的手无不担忧的说道。

  “可是带着库奇,我们还玩个什么劲啊!”吴华很享受的揉了揉菲娜的头,耸耸肩说道。

  “也对哦。”菲娜点点头。

  “你自己想想吧,库奇要是知道你要出来,一定恨不得在你身上绑一个生人勿近的牌子,又或者会叫上皇家仪仗队,给你来一场游街似的游玩。”吴华撇撇嘴说道。

  虽然吴华更喜欢带着一大帮护卫,走在街上人见人怕的纨绔感觉,不过泡妞不是?那首先自然得给对方留下一些不可磨灭的记忆,对一个公主来说什么是难忘的?吴华要是连这都不知道,那前世的电视剧就都白看了。

  肯定是偷偷摸摸跑出来,当一个平民最让其难忘呗,不过吴华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也没听说过真的有哪一个公主跑出来来着,不过目前看来这熙熙攘攘的的景象还是很让公主殿下感兴趣的,事实证明那些编剧其实也不是无的放矢。

  “洛伊哥哥,你看他们在干什么?”菲娜突然指着旁边一个摊位上还价的两个人说道,“你看他们两个吵得好激动哦,不会打起来吧!我们要不要去阻止一下?”

  吴华顺着菲娜的手看去,就看见一个嘴里叼着一根大葱的袒胸大汉正坐在某个摊位前,手里拿着一个黑黢黢的看起来像是个石头的小玩意,正和那摊主讨价还价——那个黑黢黢的玩意到底是十五个铜币,还是十六个铜币。

  “你看你这个东西,黑不溜秋的,而且还没有半点魔力波动,也就是一块破石头,随地都能捡,十六个铜币你怎么不去抢啊?”大葱男抠了抠鼻子说道。

  “嚯哟!你介个银才好笑嘞,不值钱侬买它干甚嘞?侬看看介个花纹儿,侬看看介个造型,侬去捡一个我看看嘞。”

  “你这个……”

  ……

  那位大汉边数落这那玩意儿的不好,还一边激动的挥舞着手中的大葱,看起来确实是骇人得很,而那个摊主——一个胖胖的留着两撇弯胡子的操着未知口音的中年人,手里也提了一把菜刀,不时挥舞两下。也不怪菲娜认为这俩人会打起来了。

  “别管他们了,他们这是在还价,一个想以更低的价格买东西,一个想以更高的价格卖东西,打起来那是万万不能的,要不然肯定会被城管大队丢出圣血路的。”吴华笑着看了看菲娜解释到。

  “不过是一个铜币而已,值得他们争这么久吗?难道我国的国名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哪怕是大帝脚下的臣民也要为了一个铜币而纠纷半天?”菲娜咬了咬下嘴唇,满脸悲悯的摇摇头说道,“我听那个店主说他们两个已经争了半个时辰了,难道付出半个时辰的劳动力竟然还得不到一个铜币?我回去一定要跟父王反应一下,以前没出宫来真的是不知道百姓原来这么贫苦。”

  吴华:“……”

  “我的公主大人哟,您可千万不要自责了。”吴华苦笑不得的看着菲娜说道,“那两个人讨价还价这么久,只是因为他们两个喜欢这种感觉而已,你看看那个露出一个大肚子吃大葱那个买家,就他手上那个戒指,要是我没看错的话竟然是和我父亲手上的戒指同一款的空间戒子,就这一款戒指哪怕是伪劣仿冒的要做成这个效果,那也得要几千金币,你说他们两个还是不是穷人啊?”

  “那他们两个为什么要争一个铜币呢?”菲娜不解的看着吴华,“他们的爱好怎么那么奇怪?”

  “这就叫高处不胜寒啊!”吴华咂咂嘴说道,“这和我父亲日常不喜欢有人服侍,吃饭喜欢小方桌的原因差不多,归结起来就几个字儿——他们的世界寂寞如雪。”

  :酷匠@n网唯IQ一.正~=版w,其pR他‘T都是b盗"!版

  “哦!”菲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而在某间不为人知的房间里,墙上正放着一段投影,赫然正是菲娜与吴华两人。

  “这两个蠢货!都圣阶了怎么还是不开窍?”投影前坐着一个男子,此时这个男子正在无奈的扶着额头骂道。

  刀削般的面容冷毅中透着温情、还有那如星辰一样深邃的双眼与那邪魅的气质都令人忍不住想要将目光投向他,但是却又似朦朦胧胧,想要看清却又看不清,让人迷醉。

  而要是这个神秘的男人没说错的话,那投影上那两个讨价还价的买主卖主竟然是两位圣者!而这位男子更是随意呼斥圣者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