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紫凝离去的背影,在另一边的皇后却是轻轻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孩子,你这次找回来的朋友不是一般人啊!”

  天界楦紫癜:妖王坐在阳然之前坐的秋千上,楞楞地看着远方,身旁的姚欣说:“大王,阳然确实早有婚约,再说您和她只有一面之缘,她那未婚夫却是和她青梅竹马,您怎么和他比!”

  “姚欣,你再说一遍!”妖王漫不经心的说,可眉宇间的怒气和漫不经心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属下知错!”姚欣自然也看得出妖王生气了,不过她也不该说妖王不如杨梓寒,也难怪妖王会生气。

  “你出去吧。”妖王头也不抬,便赶姚欣走,姚欣见他真的生气了,也不多言,便离开楦紫癜,别怪姚欣不顾尊卑有别,这是妖王定下的规矩,偌大的妖族只有姚欣见了妖王不用行礼,没有原因,也没人知道原因……

  见姚欣远去的背影,妖王自言自语道:“姚欣,你不该喜欢我的!”

  姚欣离开后,走在瑶池边上,没人注意到她红肿的眼睛,和挂在眼角的泪珠,她心里想着: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一点也看不出我对你的心思吗?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可你呢?呵呵,我服侍你这么多年,竟然不如一个和你只有一面之缘的小丫头,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皇宫:三个美少女跑在花园的小道中,整个花园里都响起银铃般的笑声,在一旁的皇后却是半喜半忧,喜得是:她的宝贝女儿很开心,忧得是:紫凝是一个人和一只妖结合出来的,是的,皇后是妖,她能感觉到紫凝身边的白衣女子骨骼怪异,非妖即仙,若是妖,以她的身份,一般的妖是不敢对她的女儿下手的,可若是仙,那可就不好玩了……

  /9酷r匠/Q网;(唯一R正*\版√,%L其%7他/}都Z%是^盗版

  皇后回到房间,便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妖气,赶忙用法术制造出一个结界,说道:“姚欣姐姐,好久不见!”

  “幼月公主。”姚欣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大王以攻下天庭,属下特地前来请公主去天庭庆功。”

  “什么?”幼月惊讶道,随即又说道,“好,我马上就去,姚欣姐姐你先回去吧。”

  “那公主,属下先行告退了。”姚欣淡淡的说。

  幼月点点头,姚欣便消失不见了,幼月打开结界,心里想道:攻下天庭,这是她那个整天不问世事的哥哥干出来的事吗,还是又被什么刺激到了?不管了,这下不管那白衣女子是妖是仙,都不敢对自己下手了。幼月轻笑一声,变出一个分身,便向天庭赶去。

  天界:原本的天兵都变成了妖界的妖兵,见到幼月赶来,都毕恭毕敬的叫道:“公主。”幼月轻轻的点头。

  “哥哥,我回来了。”幼月见到妖王后说道。

  “你还有我这个哥哥啊!”妖王半开玩笑说道,“母后走得早,父王退位后,也就只有你和姚欣能陪着我了,只可惜你迷恋红尘,到了最后……哎,算了,他对你还好吧?”

  “嗯”幼月说,“煜哥哥对我很好的,哥哥你为何不放下对煜哥哥的成见呢?”

  “呵!”妖王轻笑一声,“紫煜抢走了我灵犀半月唯一的亲人,我怎么可能对他没有成见!”

  “哥哥!”幼月有些为难,一边是最爱的人,一边是最亲的人,左思右想之下,想到一个对策,“对了,哥哥,你怎么会突然间攻天庭?”

  “对!你不说我还忘了呢!”妖王突然想起一事,赶忙对幼月说,“幼月,帮哥哥一个忙可好?”

  “哥哥请说便是。”幼月说道,“幼月能做到的,一定会帮的。”

  “幼月,帮哥哥找到画中之人。”妖王答非所问的说道,话音刚落手中便多了一幅画。

  幼月打开画一看心里不由一惊:好美的人,为什么好像在哪见过?哦,对,紫凝的新朋友,果然不是一般人,可哥哥为什么要找她?

  “哥哥,画上上的人是……”幼月试探性的问道。

  “她是天界的公主,也是我喜欢的人!”妖王说道,“幼月,她现在在凡间,用你云国皇后的身份帮我找到她!好不好?”

  “好。”幼月本来是想告诉妖王真相的,但听到阳然是妖王喜欢之人时就改变主意,因为她发现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是,哥哥,你喜欢她直接向玉帝提亲便好,为何还要进攻天庭呢?”

  “此事说来话长。”妖王说道,说完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幼月听完后也是紧皱眉头。

  看来这是哥哥的错,不过那个阳然看起来到不像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要不然先缓住哥哥,在慢慢化解阳然放下仇恨。幼月心里盘算道,可口上却说:“哥哥放心,幼月一定会找到阳然的!”

  妖王欣慰的点点头,接下来的庆功会幼月没有认真参加,妖王却道:“这有了丈夫的女孩就是不一样啊!罢了,你先回去吧。”

  “那哥哥,我先走了。”幼月见妖王先开口,便说道,见妖王点头,便消失不见了。

  皇宫:幼月回来后收起分身,叫来一个侍女道:“去把公主今天找的朋友叫来。”

  “是。”侍女说。

  不一会儿,阳然来了,幼月让身边的侍女退下后对阳然说:“你就是天界的公主吧?”

  阳然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娘娘何处此言?”

  幼月见阳然分明是惊慌却表现的从容淡定,不由一惊:“你不用怕,我既然来问你就说明已经完全了解你的底细,我不想伤害你,你也不用对我有所隐瞒。”

  “你到底是谁?”阳然冷冷的说道,竟然知道自己的底细,那肯定不是一般人。

  “我是妖王的妹妹。”幼月见阳然冷冰冰的样子心底不由一触,但还是装作平静的说。

  “那妖王知道我在这里了?”阳然还是冷冰冰的,其实她心里还是怕的要命,只不过外表装作平静罢了。

  “不是。”对于阳然的平静幼月倒是有些意外,“我不会告诉他,只是求你放下仇恨。”

  “免谈!”阳然还是冷冰冰的,不过看样子幼月已经习惯了。

  “不是,如果你实在想要报杀父之仇的话,我愿意替哥哥死。”幼月说道,“只求你不要伤害哥哥!”

  “呵!”阳然轻笑一声,手向外一斜,玄冰剑便出现在阳然手中,虽然阳然有佩剑,但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用佩剑伤人的,毕竟杀伤力太大,容易伤及无辜,而玄冰剑不同,虽然威力一样的惊人,但却不至于伤及无辜。

  阳然用玄冰剑指着幼月,幼月闭上眼睛,等着玄冰剑刺透她的身体,可等了好久好久都没等到那一刻的到来,幼月睁开眼睛,却看到阳然用剑指着她,眼角还挂着泪珠。

  良久,阳然收起玄冰剑说道:“我答应你,可以不杀他,但是,我会亲自把他请出天庭的。”后面的字都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特别是“请”字,阳然加重了不知多少倍。“你最好不要插手。”阳然有补充道。

  “好。”聊了这么长时间,幼月对阳然也是有了大体的了解,淡淡的笑着对她说,“谢谢你。”

  阳然对于幼月的感谢也是不在乎,转身离开幼月的房间,幼月在阳然走后发现,自己身后竟被冷汗打湿,看来她还是怕的,不过这件事解决的还算是比较合理的,幼月叫来侍女为她沐浴更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