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负手立于阁楼之顶,注视着天边缓缓落去的红日,目光飘渺而悠远。

  “你到底是谁?”忽然夜天漫不经心地开口,飘渺的目光依然紧盯着天边的红日。

  那红日,红的像血,红的又像火。

  “呵呵,别装了,没意思!出来聊聊吧,自己一个人呆着不闷吗?”注视着天边的血日,夜天轻笑出声。

  “嘿嘿,被你发现了。”夜天眉心鼎印青光一闪,一个青衣男子出现在了夜天的对面,外貌与夜天有五分相似,他用手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汗,尴尬一笑。

  夜天看着他那虚幻的身形,熟悉的面貌,正是自己梦中经常见到的东方元龙,只是缺少了眉心的鼎印,感觉到他对自己那种不可缺失的感觉,眉头一皱,继续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便是你!”虚幻青年理所当然地道。

  “我是谁?”不理会虚幻青年的话,夜天继续问道。

  “不是说过了吗?你就是我……”看到夜天眼中的寒光,虚幻青年忙改口道,“你是东方元龙!”

  “呵呵,还不说真话吗?看来要给你点儿厉害瞧瞧了。”夜天眼中寒光一闪,不屑道。

  “道友且慢,我是你,这是事实,一时解释不清,但你可以感觉一下对我是否有一种不可缺失的感觉。”说完,虚幻青年在自己胸口重重地击了一下,虚幻青年闷哼一声,而夜天却直接吐血倒地,满脸震惊地看着虚幻青年。

  “小子,这下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看到夜天狼狈的样子,虚幻青年得意一笑,嚣张地道,“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小弟了,听到没有!”

  虚幻青年最后得意地一声巨吼,把夜天从震惊中拉了出来,但是夜天并没有其他动作,又重新呆呆地看着虚幻青年。

  虚幻青年看到夜天的样子,以为夜天被吓坏了,更加得意地说:“你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嘛,人家也是会不好意思的。”说完,做出一脸害羞的样子。

  夜天依然不答话,依然呆呆地看着虚幻青年。

  “你倒是说句话呀!再不说话,我弄死你!”虚幻青年看夜天总是不说话,恼羞成怒地吼道,说着又作势往自己胸口打去。

  “极品!太TM极品了!”夜天呆愣地看着虚幻青年,喃喃道,“你为了让我知道厉害,竟然自己打自己?太极品了!”夜天擦掉嘴角的血迹,一脸震惊地说道。

  “你敢说我极品,看我打死你!”虚幻青年看着夜天那幅震惊的表情再也感受不到兴奋,愤怒的吼道,并疯狂地往自己胸口击打,边打边兴奋地大吼道,“我打死你个臭小子,你再吓我呀!再吓我呀!”

  忽然,虚幻青年的动作戛然而止,口中的吼叫也停了下来,只见夜天站在哪里,双手紧紧捂着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更加震惊地看着虚幻青年。虚幻青年一下子呆住了,低声喃喃道:“你不痛吗?”说完,双手捂住他那虚幻的胸口,肩膀一下一下的耸动着。

  夜天呆呆的点点头,继续看着虚幻青年。

  “那你刚才怎么吐血了?”虚幻青年不信地问道。

  “我装的!”夜天一脸理所当然地道,用一副你很白痴的表情看着虚幻青年。

  看到夜天点头,再听到他的话,虚幻青年嘴角一阵抽搐,抬起手来便重重地击打在胸口之上,还不待夜天反应过来,虚幻青年便痛得大吼起来,“那你TM的倒是告诉我呀!”

  “我也没见你痛呀!看你打的那么起劲儿,我也没好意思提醒你,好吧,我承认,我是被你吓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夜天双手一摊,耸耸肩,一脸无奈与无语地道。

  听了这话,虚幻青年沉默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夜天见虚幻青年不说话了,忙好奇地问道。

  “今天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你也赶快把它忘掉,不然的话……”虚幻青年满脸威胁地问道。

  “不然怎么样?”夜天经过刚才的事,已经不再害怕这个神秘的人了。

  “好吧!你赢了,我要休息了,你自己玩吧!”虚幻青年恨恨地道。

  “还有一个问题,我需要你明确地答复我!”夜天一脸阴沉地道。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我己经明确的答复你了,我就是你!”虚幻青年一脸烦躁与无奈地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受伤,而你却没反应,但我也有了些猜测!”

  “算你过关,还有一个问题。”夜天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不是只有一个问题吗?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别以为我怕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听到夜天还有一个问题,虚幻青年愤怒地咆哮道,但马上一脸紧张地看着夜天,谄媚道:“不好意思,失态了,你有话就赶紧问吧!嘿嘿!”

  “怕我?你为什么要怕我?”夜天一脸好奇地问道。

  “不怕,不怕,我不怕你,开什么玩笑,像你这种小角色,本君全盛时候,来多少本君捏死多少!哈哈,本君怕你?嘿嘿,小子,你想多了!”听到夜天的话,虚幻青年忽的浑身爆发出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猖狂地大笑道。

  看着那如同一把锋芒毕露的绝世宝剑般的虚幻青年,夜天一阵沉默,尽管心中已有一些推测,但为了自己的未来,夜天也不得不装聋作哑来满足一下对方的虚荣心。

  “前辈修为高绝,晚辈只恨生不逢时呀!不能见识前辈全盛时期的绝世风采,但今日能见前辈,已是百世修来的福分。晚辈幸甚!幸甚!”夜天一脸景仰地望着虚幻青年,语气激动而又庆幸地赞叹道。

  “那是,想我元龙道君,修为高绝被称为天下第一高手,机缘众多,若非那桩机缘,说不定我还没有这么厉害呢!而且若非那桩机缘,飞升时……”说到这里,虚幻青年不再言语,抬头望着天,一股悲凉与伤感的氛围笼罩了整个阁楼。

  受他的感染,夜天内心也是一片悲凉与绝望,好想拿把刀把自己杀了来寻求解脱,就在夜天就要沉溺进去的时候,眉心的鼎印传来了一股寒流,使得夜天整个人变得清醒起来。夜天内心一动,到底是怎样的经历,使得一直表现地没心没肺的虚幻青年内心如此的悲哀。

  甩了甩头,他心有余悸地吸了口气,打断虚幻青年的沉思:“前辈功参造化,是天下第一高手,可知道晚辈为何无法引灵入体,从而踏入道途?”

  听了夜天的恭维,虚幻青年又变得得意起来,傲然道:“那是当然,你无法修行是因为遭天厌弃而已!”

  ,g酷++匠'网_正版首OR发s

  “这是为何?晚辈从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天为何厌弃晚辈!”夜天一脸紧张地问道,毕竟天在当今修士心中的地位是最高的。

  听到夜天的问话,虚幻青年左右张望,心虚地道:“我怎么会知道?或许是因为你先天不足的缘故!”

  听到这话,夜天沉默了。

  自己尚未出生,母亲便死于仇杀,自己是在母亲尸体内孕育了三个月,才出生的,自己出生后,虽先天不足导致身体虚弱,发育迟缓,但早慧通灵,感知惊人,更是早早便修出了神识,被称为天之子,没想到却是天之弃子。自己每日拜天求道,却始终无成,本以为是自己心不诚,意不坚,原来自己竟然是遭天厌弃之人!

  “呵呵,天之弃子!”夜天抬头望天,声音低哑地道,:“我每日拜天求道,从未懈怠,却没想到我竟然遭天厌弃,这是为何?呵呵,弃子!哈哈,天之弃子!贼老天,你何其不公!你何其不公啊!”

  夜天对天狂吼,狰狞而又疯狂,平息过后,浑身笼罩着悲哀与孤独,一切都显得那么绝望!

  虚幻青年看着夜天在哪里发泄,看夜天在哪里舔0舐伤痕,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心中一动,伸出右手食指,指向夜天,肃穆道:“夜天,此乃《万劫玄体》,它能帮你炼体修行,你身体已经被改造过,只需一个契机便可炼体达到先天,也就是洗髓境,这我可以助你,但你要发誓以后绝不可以以任何原因,任何方式来对付我!”

  “我夜天对天下众生起誓,若你能助我踏入道途,今后决不会对你不利,若有食言,愿受众生业火焚身而死!”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夜天不再多言,直接发誓道。只不过他不是对天起誓,而是对的世间众生!

  天已弃我,为何尊天!

  “好!”看到夜天果断发誓,虚幻青年眼中一亮,右手射出一道淡绿色的流光没入夜天的天灵。

  接收到流光后,夜天直接盘膝坐下,努力的接受整理着得到的信息。

  而射出了一道流光的虚幻青年,身形变得愈发虚幻,随着风的吹动而飘摇不定,默默地注视着接受着信息的夜天。最终化为一道流光射入夜天眉心的鼎印中,只留下一声叹息,消散在风中。

  “你最终还是要选择他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