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鲛人

  万年以来,人类为了一颗价值连城的鲛珠而不断寻找鲛族,用尽酷刑而使鲛人一族落下鲛珠,一万年直至死伤殆尽。

  洛浓是南海深处的一位鲛人,她自诩无比憎恨人类,每天的食物也只是些小鱼小虾,但修行三千载,仍只是个半仙,佛曰:嗔怨太深!

  她从不责怪她是个超脱三界之外的半仙,南海仙山的紫菱龙女曾收她为座敷童子,妄图净化她那憎恨人类的心灵,不多时日便对她讲施恩惠,洛浓总是装作很认真的模样,左耳进右耳出,待紫菱龙女讲完,她已经哈喇子像银丝一样垂在半空,龙女看着她,她又不害臊地嗖的一下吸回去,反正洛浓保证龙女不会杀她,她又不干啥偷鸡摸狗的事。

  只是偶尔在仙山实在无趣,跳到了紫菱龙女当做宝贝的仙泉里,扑扑腾腾,好不快活,感叹这仙泉就是不一样!鲛人本就爱水,矜持了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

  待龙女游差归来,正看到洛浓化为鲛人模样,躺在一个白贝里沐浴日光,还特骚包地撩了一把墨发,摆着鲛尾,龙女看着她摇摇头,指尖一弹,便被送到了离仙山不远的一座小岛上,美其名曰:修身养性。

  洛浓心感她的好日子就这样到头了。

  龙女其实让她在小岛上修炼一年,再将她接回去,好让洛浓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她,感谢她,但是她想的实在太妙了,洛浓一下猜中了她的心思,撇嘴心道:老娘好歹也活了三千年!尊严还是一定要有的。

  单纯的她本以为只要是仙岛都还是不错的,再差也不会比南海仙山差到哪里去,事实否定了她那个半仙的想法!鲛人一族都很喜欢亮晶晶的东西,那个破岛不仅没有金碧辉煌的大房子,连只神仙都没有,多的是很多的小妖怪。刚去的时候她还被一条小蛇怪给打劫了!洛浓叹道:他奶奶滴,好歹咱是那南海最神秘的鲛族,不是全仙也是个半仙不是,也曾被观音菩萨点化了许久不是!

  y酷◇"匠网u永Xz久Me免费看}小sI说#\

  只见那小蛇怪化为人形,一头墨发凌乱有序,十六七岁的模样,眼神犀利狭长,像极了那海里最毒的水蛇蛇种,两颗尖尖的牙齿在外,舌头还一伸一伸的,虽长得不错,但那一条长舌很让人受不了。

  “呔!新来的鱼怪,把身上值钱的统统交出来,小爷我……”他话未说完,那舌头一伸一伸着实让人难受,洛浓提起巴掌,一甩,绿光一闪,那小蛇“哎哟”一声,飞出几丈,撞断了好些不细的树,才停下罢!

  他一睁眼,洛浓便立于他身边又扬手欲扇,他便大惊,化为一条红蛇。

  “姑奶奶,别打了!闲枫只是个修炼七百年的小蛇怪,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美丽的姑奶奶手下留情!”

  “啥!?”洛浓一听,瞬间就急了,这是在骂我老吗?停下手,又道:“我有那么老吗?你顶多喊我一声姑姑,姑奶奶就……”

  “姑姑!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闲枫吧!”小蛇怪往树后一躲,畏畏缩缩,生怕她一怒之下杀了他,不过他还挺机灵,改口改的够快,洛浓大人有大量,也就放了他一马,他却硬是要做她的小弟,于是乎,他就跟着洛浓在这岛上叱咤风云!

  这里修行最深的只不过是个修炼了一千三百你的鱼怪,不出意外,不久洛浓成了这里的老大。有了新来的小妖小怪的,闲枫就去打劫,打不过就去找洛浓,仅仅两个月,仓库里满满的都是金银珠宝,看的洛浓眼花缭乱,两眼发光,甚是欢喜!天天睡觉都在仓库里睡,她还特意在门口引了海水,图个方便。

  闲枫那货是水蛇也很喜欢水,所以弄水池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他出力。有时候他游,有时候洛浓游。

  “如果我走了……”洛浓在水池的仙贝里躺着,闲枫化为蛇形在水中扑通。洛浓说这话的时候,闲枫化为人形,在她的身边,舌头在洛浓的严厉管教下已经不再经常一吸一吐了,闲枫在她身边坐着,低头看着两人的倒影,安静了下来。

  “瞎说,你能去哪?你去哪我都把你找回来你信不信?安心呆着吧,在哪都是过,每天就这样乐呵呵的就行了。”他凝视着洛浓一笑,发如未干的泼墨,沾了些水渍,胸前的衣物半开,露出平滑结实的胸膛,还有性感的锁骨,放荡不羁。不愧是蛇,化成人也掩盖不了本性的魅力,如果蛇分种族的话,那么他就是最高贵的种族,且不失灵气,两颗尖牙煞是好看。他不知道洛浓这是在试探他,感叹那孩子心性挺单纯。

  “真的?”

  “真的!”

  “那好,我走的时候先把你弄死我在走,哈哈哈……”洛浓解开了这压抑的气氛,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他被洛浓掐的眉头紧促,也不喊着让她松开。

  “喂,你手劲真大!掐的我……咳咳……差点撒手人寰!”洛浓松开了他的脖子,脖子上面一圈殷红,闲枫手指揉着自己的脖子,试图痛快一些,脸色由通红渐渐转为平常。

  “那是!本大人好歹也是个修炼了好几千年的半仙!”洛浓一阵骄傲加自满,用鄙夷的眼神瞄着身旁的闲枫。闲枫欲损她几句,洛浓一把拍上了他的头,正想躲,却是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揉的有些乱,闲枫只是看着她笑,默不作声,微风阵阵,掀起她的一缕青丝,光阴似乎静止。

  从小到大自己都没什么朋友,在水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因为怕死的缘故,只是潜心修炼,能图个长命,其他的也倒没想过什么。这些日子以来洛浓对他真的很不错,能跟她说说知心话也就够了。

  闲枫就这样看着洛浓,洛浓低着的头一抬起,那货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举起手使劲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个疙瘩,敲完就跑,一溜烟已不见了踪影,留下闲枫一个人在那里揉头,咬牙切齿地看着洛浓消失的地方。

  洛浓所说的话,闲枫回去深思熟虑一番,到底还是猜不透她的心思,毕竟接触的时间太少,也没见过她的处事风格。

  如果洛浓真的走了,会怎样?或许会像他亲口所说的那样,跑到哪里都会去找她。虽然那只是他一时口重,但心中总觉会落实,自那时,隐隐的不安便一直缠绕在他的心头。

  闲枫之后的每天多多少少的时间都会来找洛浓一趟,有时洛浓发呆,即便是远远的看她一眼,看她发呆,陷入沉思,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知何时自己也开始同她一样发呆。

  在破岛上修炼的第三个月,洛浓终是耐不住寂寞,跑了。

  带着几件闲枫打劫来的最喜欢的珠宝,给那小弟留了封亲笔字,告诉他回到了南海深处老家,并好好保管那封信笺,或许这是他们俩最后的缘分了。殊不知闲枫那货竟长了胆子!一怒之下把信笺焚为齑粉,若洛浓当时在场,肯定骂他个狗血淋头,掐他个半死!这最后一点记忆也不好好保存,好歹共患难了仨月的说。

  在洛浓走后的一年里,闲枫渡劫,从蛇化成了蛟,而在他经历雷劫奄奄一息时,洛浓并不在他身边,后来想想追悔莫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