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是劫,躲不过,唯有渡过,才有木家的生机,而他木家就是如此的团结,但是此次的劫,却是让他感觉到不安。

  “涅果真仙,你究竟带给我木家的,是福还是祸啊!”

  老者轻叹,这一劫他明白缘由,但是却不能将一切因果出卖,因为这是他木家的誓言。

  天水宗,位于天水大陆的第一高峰,天水峰,此峰看去,远远与水天相接,因此得名天水峰,天水宗的山门便是矗立在此。

  此刻有一群修士,其中老者占大多数,他们的修为都不等,最低的也有结丹后期,最高的则是元婴后期,足足有七十二人,他们正行色匆匆的前往最高峰上的一处大殿,这是每当有大事的时候,才会齐聚天水宗的所有长老。

  他们不知为何?明明还没有到要开展宗门会议的时间,宗主却将他们全都召集起来,让他们不解。

  他们到了大殿中,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个没完没了的,都不知道宗主此刻是为了什么?

  过了一刻钟后,一个身穿蓝衫,面容颇为俊美的中年男子,他的眉宇间隐隐有一股超然脱俗的气息涌现,更是有一股常年位居权贵的气质,为其增添了威严,他,正是天水宗的宗主水乾韧,也是天水大陆明面上的第一高手。

  当所有人见到水乾韧的出现,纷纷都不语了,水乾韧的威望可是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了。

  水乾韧直接走到了大殿的至高处,那里有一把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太师椅,水乾韧直接就坐下了。

  “诸位,本座今天召集你们前来,是想要商讨一件大事,一件攸关我天水宗称霸朱金大陆的大事,因此我需要倾尽全宗之力,去办一件事。”

  水乾韧平静的说道,但是其话语却是如同惊雷!称霸朱金大陆,那也就是说,打败拥有分神期修士的朱金,要知道他们天水宗最强者,也只是区区化神初期,竟然说出了称霸朱金大陆的壮举!

  “宗主,此事非同小可,老夫敢问宗主凭何依仗,又有几成把握!”

  这时,从修士群中,走出了一个老者,他长相平平凡凡,但是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元婴后期。

  “大长老,本座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若是有一个真仙的宝藏,你认为我天水宗无法称霸朱金大陆吗?”

  水乾韧很是平淡的说道,似乎对称霸朱金大陆已经是触手可得的样子,他神色平静,却是让下方人员都轰动了。

  真仙宝藏!那是个什么概念啊!

  那大长老身子像是被雷击中似的,快速的后退着,那张原本古井不波的脸,出现了骇然的表情。

  “不瞒你等,本座闭关这百余年来,感悟天地,感悟我宗至宝天水镜,窥视到一丝天机,若是我天水宗能够找到那真仙的宝藏,那么称霸朱金大陆,指日可待!”

  所有的长老都是一震,真仙宝藏,那可是真正的仙人啊,还是位列真仙,那实力,可谓是滔天。

  “本座窥视的天机,这真仙的宝藏的线索,就在木家身上,因此本座已经先派宗门两个筑基期弟子,前往木家打探消息,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了,”水乾韧神色依旧入常,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这种运筹帷幄的气质,是其奠定威望的手段之一。

  长老们又乱了,这实在是超乎想像,真仙就算实在仙界,也算是中流砥柱了,强大的真仙甚至实力堪比大罗金仙,若是获得其宝藏,莫说称霸朱金大陆,甚至成为一方大势力都有可能。

  “老夫敢问宗主,此事有几分把握能够成功?”

  之前说话的大长老又站了出来说话了,这才是所有人的心声,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们长老团有那个资格去反驳宗主的话语。

  “七成,本座有七成的把握,若是有全宗支持,本座有八成把握!”

  全部长老都沉默了。

  话说两头,那两个筑基期修士,以天水宗特殊的传音方式,将他们的经历告知了宗主,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结果,水乾韧让他们带着天水宗的名号去威逼木家。

  不过在水乾韧看来,他们将会无功而返,毕竟木家的护短,是出了名的,况且被找上家门来,不把他们轰出去才怪,不过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果不其然,那两个筑基期修士来到了木家,不过却被木家守卫给拦住了,进不去。

  k%酷/匠…网首O发◇

  “你们木家,好大胆子,敢偷我天水宗弟子的宝物,将凶手交出来,否则我天水宗将与你木家不共戴天!”

  那张姓修士怒了,他们真的被偷了东西,而且是顺着储物袋的感应,找到了这里,可是却被拦住了,进不去,这才无奈搬出了天水宗的名号,结果呢?

  还能怎样,照样被阻拦,甚至引来了更多的木家之人。

  “哦,天水宗?本座怎么不知道有天水宗的贵客来临?你们有什么能证明你们就是天水宗的门徒?”

  这时木家当代家主,木天风走了出来,带着一股常年位居高位的气势,很是平淡的望着那两人。

  “你是木天风!很好,昨晚我们师兄弟,在入定中被暗算了,歹人还将我等的宝物全都取走,我等顺着感应找了这里,却被你们的守卫给阻拦了,还请木家主给个说法!”

  那周姓修士一脸阴沉,他认出了来人是木家家主,更是对他的话语感到了压力,他们的储物袋都被偷了,还有什么能证明他们是天水宗的门徒呢?

  “我只认证据和身份,没有就给我滚!”

  木天风一脸阴沉的望着他们俩,他倒要看看这两人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我们的身份令牌在储物袋一同被偷走了,至于证据,我们有一条兽筋,是那歹人留下的!”

  那张姓修士从怀中取出几段兽筋,扔给了木天风,木天风一把抓住,顿时面色一凝,他认出了此物,不过他却是一把将其捏碎,冷哼一声。

  “你等无法证明身份的修士,拿着一条兽筋就想要来我木家要人,好大的本事!来人,将他们轰出河西城!”

  木家的护短,是出了名的,何况木天风认出,那是木凛之物,难不成还要将他儿子交出去吗?

  “你!我们是天水宗的,你可知道这是挑衅天水宗,是在威逼天水宗 你木家好大的胆子!”

  听到木天风的话,两人顿时神色大变,这是赤裸裸的护短,还将证据给毁了!

  “聒噪,你等冒充天水宗,还敢大放厥词,本座今天替天水宗教训你们这些宵小之辈!”

  木天风闻言一怒,开玩笑,他木家何时惧过任何人了?何况这两人来历不明,他出手合情合理。

  木天风是元婴后期修为,对付这两个小辈,轻轻松松!袖袍一挥,将他们给轰出个十万八千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