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大喝,与木凛的随机应变能力,总算是将这一危险给化去了。

  “辛亏本少聪明,不然所有的准备都白搭了,”木凛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也对自己的聪明而感慨,但是更多的,还是骇然。

  “筑基期的神识还真是强大,要不是我贴了十几张隐灵符,恐怕会被发现,不过你们既然没有发现,那就是你们的错误了!”

  有了之前的教训,这次木凛等了一刻钟后,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后,小心翼翼的将屋顶的瓦片,轻轻的掀开,同时耳听八方,时刻注意着环境的变化。

  “嗯,看来是入定了,哼,还真是胆大,有储物袋不放宝物,竟然将宝物放在桌上,不过倒是给了我机会!”木凛声音很小,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依稀听见。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里面装满了能够在瞬间迷倒筑基中期的迷药,他虽然看不出两人的修为,但是他感觉到有一个气息比大汉还要强大,应该是筑基后期,另一股则是相对要弱小,和大汉差不多,应该是筑基中期。

  “哼,就让你们知道小爷的厉害,看你们还敢不敢杀人!”

  木凛眼中寒芒一闪,直接打开瓶塞,将迷药全部顺着被掀开的瓦片,整瓶倒了下去。

  顿时整个房间充满了一股香气,那两个修士从入定中猛的睁开眼,但是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已经吸进了太多的迷药了。

  “这是!”那周姓修士修为较低,立马就感觉到眼前一花,整个人晕倒了。

  “师弟!”那张姓修士面色难看,他不知道这香气是否有毒,以其强大的修为想要压制,但是他还是吸进了大量的香气,只是感觉到眼前一阵眩晕,便再也坚持不住,晕倒了过去。

  “哼,本少的迷药,可是专门为你们量身打造的,岂会这么容易抵挡?”

  木凛望着下方发生的一幕,顿时就冷笑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立刻下去抢劫,而是在等,等香气彻底的弥漫,彻底的被他们吸进体内,这样即便他们修为再高,也要给他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 ,而他就能安安全全,稳操胜券。

  等了大约一刻钟后,木凛手中拿着一根绳子,这可不是一般的绳子,是低阶凶兽的筋,柔韧性非常强。

  木凛将他们两师兄弟,用筋条将他们死死的绑在一起,还使出了吃奶的劲,使劲的绑。

  并且将他们腰间的储物袋给拿走了,又来到桌子前,将他们放在桌子上一本秘籍和一瓶类似储存丹药的玉瓶一并取走,对着他们拍了拍屁股,做了一个鬼脸,便行云流水般的离开了。

  回到客栈外,小心翼翼的将布置的粗略阵法给收起了,一切都如同他计算的一样。

  “也未免太顺利了吧?算了,东西到手了就行了。”

  木凛感觉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太顺利,让他觉得奇怪,但是他终究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哪会想那么多,目标达到了即可。

  一切都是这么的自然,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那两个被木凛迷晕的修士,感觉眉心一阵痛,艰难的睁开眼睛,似有恍惚之色。

  “额,好厉害的迷药,竟然连筑基后期都能迷倒!”那张姓修士修为较高,第一个醒了过来,迷迷糊糊想要站起身来,结果一个踉跄,摔倒了。

  把还在沉迷的周姓修士给惊醒了,他下意识的站起身来,结果又是一个踉跄,又摔倒了。

  《$看正、_版y@章节?上Y酷,匠,!网`

  疼痛把晕意给消除了,两人这才发现被人用一条兽筋给死死的绑在一起。

  二人使劲的拽,愣是没有将其拽开,反倒是勒的更紧了。

  “可恶,此人真是有够丧心病狂的,放了迷药又将我们给捆得死死的,”那张姓修士挣扎中,一只还能自由活动的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腰间,但是任凭他怎么摸,都摸不到,因为他腰间根本就没有东西。

  “嗯!我的储物袋不见了!师弟看看你的还在不在。”

  “我的也不见了,该死这到底是哪个混蛋干的!”

  张姓修士面容古怪,从种种现象来看,动手的是一个修为最高达到筑基中期的修士干的,而且准备得如此周详,可谓是心智之高啊!

  然而,所有的消息是他们放出去的,照理说只有一个修士知道这件事,而且据他们了解,这个修士也仅仅是炼气第二层而已,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呢?

  “难道,那小子请动了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来帮忙了?”周姓修士一脸愤懑的说道。

  “应该不是,他只是来偷东西,而不是来我们的命,若是筑基期修士,肯定会杀人越货,而不是把我们绑起来,从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对方极有可能是个小孩,只是我不解,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是怎么做到的?”

  张姓修士否定了,修士将杀人越货时有发生,而越货不杀人,也唯有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才会做。

  “我们感应一下储物袋的位置,就能知道是谁干的!”

  随即两人便闭目感应起来,但是筑基期的神识有限,只能略做感应。

  “东北!”两人齐齐说道,他们隐约感应到储物袋的方向就在东北角,也就是木家所在的地方。

  “果然,是木家干的,看来一切都很顺利,我们也算完成了任务了,”张姓修士突然眉开眼笑了起来,虽然他心疼储物袋里的宝物,但是宗门给的更加的丰厚。

  对于这一切,木凛却是浑然不知,他虽说有接触过储物袋,但是不深,万万没想到,那两人凭着感应,竟然就将矛头指向了木家。

  “哈哈,我成功的将筑基期修士的宝物弄到了手了,本少实在是太厉害了!”

  木凛终究是一个孩子,哪里会知道这么多,更不知道,一股腥风血雨即将来临,而且,还是他引来的。

  在木家深处,这里有许多人把手,是木家的禁地,同时也是木家老祖木威的闭关之地,他身子干枯,一身黑袍与瘦小的身躯几乎不成比例,一头的白发,散发出沧桑之意。

  此刻他睁开双眼,一股威压弥漫开来,双眼的浊气消失,露出了睿智与沧桑。

  “嗯,老夫还差一丝就能突破元婴期的壁障,进入老夫梦寐以求的化神期,可是,为什么老夫感觉到一股不安呢?来自天水宗吗?”

  老者凝望着上空,似乎能够看到未来的一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